社評

社評:約翰遜奇招為脫歐 行政命令權充民主

【明報社評】英國在脫歐問題上陷入僵局之際,新任首相約翰遜使出奇招,凍結國會5個星期,使得反對派在時間安排上無法在議會內阻止硬脫歐,決定一出,舉國嘩然,引發辭職潮、抗議聲浪不絕以及司法覆核訴訟。即使反對派紛紛譴責這是違反民主原則的做法,但行政手段也是合法的,一切抗議和反制措施,都在合法的範疇內進行。

英國面對脫歐問題,已經陷入死局,任何方案在國會通過的可能性幾乎等於零,因為執政保守黨和反對派工黨內部都存在不同意見,朝野都看不到一個能夠取得共識的解決方案。首相約翰遜提出的硬脫歐建議,推翻之前跟歐盟已經達成的協議,推倒重來招致更大的困難,所以,循慣常的政治機制是無法解決的,約翰遜兵行險着,請求並獲得英女王批准,國會休會5個星期,阻截反對派阻撓硬脫歐。

英相硬脫歐方案

應能夠如願以償

約翰遜在距離脫歐死線只有65天之際出手,反對派原已厲兵秣馬,準備在國會復會後,以拉布及任何可以拖延的手段,在國會拖垮約翰遜的硬脫歐大計,並迫使執政黨宣布提前大選,然後一舉在大選中變天。而目前國會要推遲到10月14日才能復會,屆時約翰遜跟歐盟的談判將會如火如荼,如果談判成功,國會只能從「要與不要」之間選擇,根本沒有時間提出替代方案,即使談判失敗,國會否決硬脫歐方案,而儘管反對黨成功發動不信任動議迫使執政黨要宣布解散國會重新選舉,最快也將會在11月才能舉行。約翰遜的無協議脫歐大計,無論如何也能夠趕上10月31日最後限期前脫歐而得逞。所以,有人形容這是一個「天衣無縫」的計劃,反對方則嗤之以鼻,認為這是聰明的污穢手段。

無論硬脫歐對英國來說是否最好的解決辦法,以及約翰遜的奇招是否符合政治倫理,但畢竟行政命令還是在合法範圍內操作,而且行政命令也是民主政制的組成部分。約翰遜這次運用這種方式的行政命令,並不尋常,但在美國,卻是司空見慣。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已120次使用行政命令,他雖然在參議院擁有多數議席,但行政命令較方便和有效率,所以他較隨意使用。這是民主政治的一種玩法,繞開立法機構,去實施主政者的政治主張。

美國總統的行政命令,有些是修訂原來不合時宜的政策,有些是因為時間緊急,不能等待立法程序批准的,有些是個人主張的因素很強,避免冗長的反覆討論與辯論,影響效率。但有一些明顯是要繞開立法機關的,比如甄別難民身分的程序,特朗普總統明知道在參眾兩院對於移民問題十分敏感,所以他以反恐為藉口,採用行政命令手段,實際上起到選擇性地接納來自不同地方難民的作用。

克林頓在8年任期內,頒布了364條行政命令;小布殊任期291條,奧巴馬任期276條。而特朗普上任不足3年,已經頒布了120條行政命令,按照這個數字推算,如果連任,總數一定超過近屆任何一個總統。從過去4屆總統的數字看,行政命令是愈來愈少,同時必須指出的是,前幾任總統的行政命令,很多都是在任期即將結束的時候頒布,比如特赦某些囚犯等,而特朗普在任期前幾年,已經開足馬力使用行政命令這種手段,風格別樹一幟。

約翰遜凍結國會會期,被反對派抨為「政變」,甚至是違反憲法,引發多名保守黨要員辭職,有人提出司法覆核訴訟,並收集到超過140萬人簽名反對,全國各地有零星示威,倫敦街頭有堵塞交通的抗議,工黨威脅將在下周二的會議上提出反對。保守黨內部也出現分裂,黨鞭楊格勳爵在辭職信中表示,約翰遜的這一招將損害議會角色的根基。本來在脫歐不同方案上有分歧的成員,現在更加分化,即使仍然支持脫歐,但對於約翰遜採取這種手法,也有微言,黨內蘇格蘭領軍議員戴維遜公開表示受到困擾,並於周四辭職。

民主政制或有疏漏

破壞平台得不償失

出面凍結國會會期的是英女王,雖然有人批評王室被拖進政治漩渦實屬不智,但這是憲法賦予英王的權力,沒有人可以反對。所以反對派可以做的只是在喧鬧聲中接受,雖然可能不合情理,但畢竟是合法的,正如很多美國人批評特朗普的很多行政命令隨意性很大,而且引發國家內部分化和國際指摘,但美國的議員也只能啞忍。現在特朗普為約翰遜的硬脫歐背書,形勢變得更加複雜,畢竟不少英國人願意脫離歐盟轉投美國懷抱,所以約翰遜的做法,還得到不少國人支持。

在民主政治中,妥協有時是必須付出的代價,在民主政制中,行政命令是合法的,所以反對派無論有多不高興,還是要在合法的範疇中「玩這個遊戲」,即使是走上街頭抗議,也是在合法的集會中以和平方式抗議。在成熟的民主國家,沒有人會願意砸爛民主政制去革命,因為如果這樣,就喪失了爭取利益最大化的民主平台,得不償失。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