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地球染「肺炎」巴西有責 發達國心態亦須反思

【明報社評】「地球之肺」亞馬遜雨林火災肆虐,是一場影響全人類的生態災難。「巴西版特朗普」博索納羅出任總統以來,巴西亞馬遜雨林非法伐木、焚木墾地加劇,這次巴西政府救災撲火表現備受質疑,可是西方富國批評巴西「為發展毁環境」、威脅杯葛巴西牛肉等農產品之餘,也要撫心自問,有否就全球暖化和生態危機承擔應有歷史責任、有否全力協助過窮國「富起來」,讓國際秩序更公平。如果西方只是居高臨下指指點點,對支援新興國家可持續發展口惠實不至,只會惹來偽善批評。博索納羅抨擊法國總統馬克龍「殖民思維作祟」,反映的正是發達國與發展國這一長期矛盾。

都是巴西牛肉惹的禍

亞馬遜林火全球關注

巴西亞馬遜雨林火災,雖說發生在地球另一邊,與香港有萬里之遙,然而不能因此說事不關己。亞馬遜雨林面積550萬平方公里,相當於世界雨林總面積一半。亞馬遜雨林對全球生態系統極為重要,它不但吸收大氣層折射回地球表面的熱力,還會吸收二氧化碳、為地球製造兩成氧氣,被稱為「地球之肺」。溫室氣體排放加劇全球暖化,本已令地球「發燒」,這次巴西亞馬遜雨林大火,火場面積95萬公頃,不僅製造大量碳排放,同時亦會影響地球生態系統調節功能,地球得了「肺炎」,世人豈能不去關心。

巴西是全球最大牛肉出口國,香港入口量位列第一,佔近兩成半,就算剔除部分走私到大陸的巴西牛肉,港人消耗的巴西牛肉總量,相信仍可位居全球前列。今次亞馬遜雨林大火,跟巴西牛肉也有密切關係。近年當地不少農民焚林墾地用來養牛及生產飼料,希望增加收入改善生活。環保組織指出,養牛是亞馬遜雨林遭破壞的主因,當地逾65%伐林得來的土地用於放牧,今年林火遠比過去嚴重亦非偶然,矛頭直指右翼民粹總統博索納羅。

今年初博索納羅上台,支持發展亞馬遜雨林地區作商業活動,非法伐木和焚林墾地大增。博索納羅大削環保部門開支預算兩成半,放寬監管非法伐木,又被指漠視林火警告。今年巴西已發生逾7.8萬宗山火,較去年同期多出八成。由於本年當地雨水充足,不大可能因乾旱而自然起火,相信不少火災均屬人為。環保人士質疑博索納羅默許甚至鼓勵焚林墾地,巴西政府則堅決否認。

博索納羅一邊強調亞馬遜面積比歐洲還大,巴西缺乏資源,難以獨力對抗焚林縱火,另一邊廂又堅稱火災「受控」,拒絕外國協助救災。博索納羅這種態度,難免惹來非議,加深外界對巴西當局的猜疑,然而他抨擊西方富國抱着「殖民主義思維」向巴西施壓,也不是全無道理。被視為「富國俱樂部」的七大工業國集團(G7),日前在法國舉行峰會,東道主馬克龍表示要優先討論亞馬遜雨林情况,警告巴西如果不合作救火,法國不會確認早前歐盟與巴西等南美四國達成的自由貿易協議。這種要脅手法,很難叫巴西人接受,亦會影響其他南美締約國,做法並不公道。

富國心態高高在上

協助發展國欠積極

亞馬遜雨林大火事關全球,聯合國是最理想跟進平台,如果G7有心幫忙,應邀請巴西等南美國家政府代表列席共商,這才是平等尊重做法,現在卻是小撮西方富國高高在上指指點點,區區撥款2000萬歐元派飛機協助滅火,流於小恩小惠施捨。博索納羅抨擊這些「殖民主義與帝國主義」做法,猶如將巴西當作「殖民地或無主之地」,有關說法在西方不會有太大迴響,可是在發展中國家卻可以很有市場。

發達工業國與發展中國家如何分擔環保義務,一直是具爭議話題。西方享受了200年工業革命的好處,利用長期累積得來的政經軍事力量,建立起以西方利益為中心的國際秩序,然而直到上世紀末之前,西方工業國從未為它們對地球生態破壞承擔過多少責任。1990年代的《京都議定書》,奠下「共同但有區別責任」這一重要原則,發達工業國須負起歷史責任,同時讓新興國有發展空間。G7富國人口7.5億,相當於全球一成,GDP卻佔全球四成,掌握先進環保科技,絕對有能力大力扶持發展中國家脫貧、實現可持續發展,然而現實是很多援助都有附帶條件,諸如要發展國向工業國開放市場,環保技術轉移也不見得很慷慨。

減排方面,雖然歐洲一些國家較為積極,可是富國的高碳排放消費習慣整體未見改變,美國更退出了《巴黎氣候協定》。西方富國一邊未有大力提供金錢和技術支援,協助發展國推動再生能源,另一邊卻要發展國少用石化燃料,惹來印度等發展國不滿,認為這是剝奪新興國家民眾改善生活的機會,繼續鞏固西方富國主宰全球這一不公義的國際秩序。今次亞馬遜雨林火災,巴西政府抗災不力,必須負起責任,可是當西方多國呼籲抵制進口巴西牛肉之餘,也應想想自己為巴西農民改善生活,究竟做過多少事。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