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東方之珠變抑鬱之都 繫鈴須解鈴政府有責

【明報社評】香港大學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公布的過去10年抑鬱症狀及自殺念頭的精神健康追蹤調查顯示,隨着近年社會事件的爆發,香港人抑鬱症狀及自殺念頭與日俱增。今次修訂《逃犯條例》風暴,更出現疑似有抑鬱症狀的港人比率升至9.1%,幾乎每10人就有1人陷入抑鬱。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更形容社會正瀰漫一種「精神健康疫症」,猶如SARS、禽流感及豬流感等大型傳染病,社會需要思考「良方妙藥」處理。這一警號,值得所有港人,尤其是政府警惕,應盡速採取有效措施改善社會氛圍,勿令疫症蔓延,勿讓東方之珠變成抑鬱之都。

社會躁動隨時爆煲

瘋狂打義工須譴責

據該項自2009年至今年7月10年間的調查顯示,2011至2014年約有1.3%(基線)港人疑似有抑鬱症,2014年佔領運動時升至5.3%,今次的反修例風暴再升至9.1%,較基線水平升6倍。潛在自殺念頭的人口,亦由2011至2014年的1.1%(基線),升至2014年佔中時的3.6%,再升至近月的4.6%,亦較基線水平多出3倍。可怕的是,出現抑鬱症狀的比率,在20歲以上的所有年齡組別均有增加。

應該承認,港人精神健康問題並非新課題。政府早年公布的精神健康普查曾指出,在年齡介乎16至75歲的人口當中,一般精神病的患病率為13.3%,即推算在香港700多萬人口當中,約100萬人出現焦慮、抑鬱等一般精神問題。嚴重精神病患者例如患有思覺失調、躁鬱症、嚴重抑鬱症等,推算估計亦佔人口2.5%,即近20萬人。而香港作為發達經濟體,精神科醫生與人口的比例僅1:20,000,落後世衛標準足足一半,更遠不及英美等先進國家,有關的社區支援和大眾對精神健康的認知亦相對缺乏。

相對於長期存在的生活壓力,因社會事件引發的焦慮、憤怒和絕望,對人們情感的創傷更為嚴重。今次的反修例風暴,持續近一個月時間中,報章、電視和網絡每日充斥了各種驚心動魄的畫面和令人痛心的新聞,不時傳出各種流言蜚語和「語言偽術」,親人之間、朋輩之間因政見不同引發的撕裂反目,一些悲愴的行為……給人心帶來的壓迫感和震撼都是空前的。

社會空前撕裂,昨凌晨淘大花園附近「連儂牆」出現市民撕毁標語及瘋狂毆打義工的暴力場面,油塘大本營「連儂牆」也見推撞及零星暴力,這等暴力行為必須強烈譴責之餘,某程度反映港人的壓力及躁動,隨時有「爆煲」之虞,還幸事件並未演變成集體毆鬥,否則更不堪設想。

所以,港大調查中顯示的抑鬱症狀比率和潛在自殺者都大幅上升,並不令人意外,這結果與市民的切身感受脗合。

該項調查指出,無論是否參與抗議遊行,或是普遍支持逃犯條例修訂,可能出現的抑鬱症狀幾乎沒有分別,表明患病率的增加可能與更廣泛、社群範圍內的「溢出效應」有關。而疑似有抑鬱症的年齡群組中,50至59歲佔最多,佔該群組的12%人口,緊接其後的是60歲或以上人士,亦達11.5%人口,7.8%的30至39歲則疑似有抑鬱症。研究又指出,抑鬱比率出現明顯隨年齡而上升的趨勢,這是過往研究中從未出現過的。近日,隨着反修例風暴在各區「遍地開花」,在個別地區發生的市民之間的衝突現象,已反映出這類苗頭。正如梁卓偉所言,政府應聆聽年輕人意見及付諸實行,社會亦不應忽略年長一族的情緒。

對於這種精神健康疫症,醫學專家並無靈丹妙藥,梁卓偉承認,流行病學傳染病尚可用疫苗、特敏福醫治,又可透過數據推算高峰期及完結期,但是社會議題則沒有確切時間表,無人能判斷運動是「谷底還是山頂」,情况令人擔憂。

面對這一波新「疫情」,解鈴還須繫鈴人,始作俑者政府應負起治標治本的最大責任。治標方面,社會福利署較早前已去信社福機構,對於其調配資源為近期社會紛爭中受情緒困擾的年輕人及家庭提供支援,社署審視本年度津貼及服務協議(FSA)服務標準時,會考量「特殊情况」彈性處理。此外,鑑於網上世界已成為青少年表達內心悲喜的重要平台,發展網上青少年外展亦應成為重點支持的社會服務模式。

治標救人全力以赴

治本回應扭轉氣氛

自反修例風暴爆發以來,香港已有多人聲稱為抗爭自殺身亡。港大團隊自6月22日至昨午,收到68宗有輕生念頭的個案。在抗爭現場和網上,很多社工都在撈個案救人,從連登、WhatsApp,到facebook、Instagram,主動聯絡有危機的青少年,「救得一個得一個」,對這場搶救運動,政府亦應全力以赴提供支援。

治本方面,心病還須心藥醫,急驚風等不及慢郎中,政府應該針對風暴的起源對症下藥,盡快回應民間訴求,避免無謂的拖延,以徹底扭轉社會氣氛;另一方面,市民亦應接受醫學專家忠告,保持理性冷靜,避免長時間沉迷新聞和社交媒體。同時,抗爭者和警方都應避免用暴力手段來宣泄情緒,大眾應設法避免家庭及社區的政治爭拗。只有這樣,香港才能避免成為悲情城市。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