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良好政策設計缺乏監管 舉一反三查找不足

【明報社評】私家醫院以免地價或象徵式地價獲批地建院而未能按批地條款向病人提供低收費病牀的問題,早在2012年由審計署揭發,問題拉扯7年,至今仍未解決,私家醫院不主動向病人介紹可使用低收費病牀,要病人主動向醫生查詢才獲使用機會,揭示政府執行不力,浪費資源,病人權益得不到保障,政策原意沒有得到落實,暴露出更大的問題是政策缺乏監管,政府應該亡羊補牢。

公院迫爆

轉介不足 私院不義

今次申訴專員點名要主動調查的私家醫院問題,涉及荃灣港安醫院及聖德肋撒醫院,早在2012年已被審計署報告批評違反批地條件,其中聖德肋撒醫院遲了8年才開始按規定提供低收費病牀,截至2012年仍欠27張,短缺率逾兩成,2007年至2011年其低收費病牀使用率只有17%至24%,更被揭低收費病牀病人的藥物費昂貴,高於二等病牀病人收費的50%。至於荃灣港安醫院,則被發現低收費病牀收費每日高達500至550元,遠高於聖德肋撒醫院每日收100元。

在立法會帳目委員會會議上,對於審計報告批評私家醫院提供低收費或免費病牀的信息不足,時任食物及衛生局長高永文曾表示,會要求私院提高收費透明度。

政府對於低收費病牀使用率低,一直未見提出針對性的有效措施去處理。如今申訴專員提出要主動調查,負責監督的衛生署披露,現行批地條款只寫明要提供低收費病牀,惟條款沒有涵蓋低收費病牀使用的要求,衛生署只能在切實可行情况下,就改善低收費病牀的使用向有關私家醫院提出建議。

其後醫管局跟兩間私立醫院簽訂協議,於流感高峰期由該局轉介合適的公院病人,使用該兩間私家醫院的低收費病牀,病人只需支付等同公院的基本住院費用,私院收費的差額由醫管局補助。這個政策原本是一個極佳的設計,既可以推動兩間私院「牀盡其用」,增加低收費病牀的使用率,也可在公立醫院病牀不敷應用、病人無法得到醫療服務時,壓力得以暫時紓緩,騰出牀位治療更嚴重的病人。

這個良好的政策在執行過程中卻沒有徹實推行。在2017年夏季流感高峰期及2017/18年度冬季流感高峰期間,公立醫院出現「人滿之患」,個別醫院的牀位佔用率達到123%,連走廊都放置了臨時病牀也不敷應用,醫生護士忙得「焦頭爛額」也忙不過來,病人在不符規格的治療環境且得不到應有的照料。然而,兩間私院按照協議提供164張病牀,兩個流感高峰期卻分別只接收35名及25名轉介病人。申訴專員公署指轉介人數偏低,反映現行機制未能改善低收費病牀使用率。

食物及衛生局長作為保證市民獲得最佳醫療服務的部門首長,當出現傳染病高發期間,病人數目急劇增加,首先想到的是加開病牀,以及聘請額外的醫護應對,甚至打「感情牌」,多謝付出額外精力的醫護人員捱義氣,局長忙得團團轉還是要「受氣」,受病人埋怨的氣,受醫護人員的氣,但為何沒有想到要充分利用跟私院轉介病人的協議呢?食衛局長又有沒有定期檢視有關的轉介數字?有沒有察覺到轉介數字偏低而主動查找原因?這些都有待申訴專員去調查,但在流感肆虐香江,公立醫院迫爆,病人無法得到適切的治療時,當局卻無動於中,實在難辭其咎。

官僚作風

左手右手 互不協調

事實上,有病人組織早在2012年指出,有私家醫院雖聲稱會提供優惠價錢的牀位,但沒有向病人宣傳,病人在不知情之下無法享用,故要求立法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跟進私家醫院的資源運用,也要求政府與院方及病人共同討論訂立透明機制,加強監察私家醫院。

衛生署是監管私家醫院的主責部門,職責之一是政府的衛生事務顧問。作為顧問,不應該是被動的「有顧才問」,而是應該為食物及衛生局主動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案,為上級分憂,衛生署沒有履行這個職責,是不作為的表現,跟衛生署聲稱:精益求精、以人為本、接受問責的使命背道而馳。

申訴專員出於專業的敏感,察覺到公立醫院在流行病橫行之時窮於應付,但轉介安排的作用沒有充分發揮,主動調查是應有之義,希望能夠剖視結構性的問題,建議政府對症下藥改善。但申訴專員是補遺的部門,是政府部門出現大紕漏才會介入的功能,總不能事事等到政府部門疏於職責出現失當才啟動申訴專員的效能,每個政府部門應該尺步繩趨,定期主動檢視本身是否有漏洞。

類似轉介病人安排沒有發揮最佳效益的例子,相信在政府部門中不是孤立個案,特區政府應該舉一反三,查看還有沒有政府願意出資改善服務,並且設計好如何有效運用,但到頭來資源還是使不出去又缺乏監督,市民也得不到最佳服務,民生大事還是得不到改善而不斷遭市民責難的情形。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