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一則孔子軼事 或有助林鄭思考脫困

【明報社評】今日先講有關孔子認「真」為「直八」的軼事。

話說孔子周遊列國,一次與弟子趕路至向晚,衆人飢腸轆轆,孔子着顏淵到一家飯館討點飯菜果腹。顏淵啣命前往,向主人表明身分來意,老闆聞言說:「要飯可以,不過我有一個要求,我寫一字,你若認識,我就請你們師徒吃飯,若不認識就亂棍打出。」

顏淵以跟隨孔子多年,區區認字,有何難哉,隨口應允。主人於是出示竹簡,上面寫了一個「真」字。顏淵哈哈笑道:「老闆也太小看顏回了,估道是什麼難認的字,此字我5歲兒時就識得了。」老闆微笑問道:「這是什麼字?」顏淵說:「是認真的『真』。」老闆冷笑一聲,「無知之徒竟敢冒充孔老夫子門生,來人,亂棍打出。」

顏淵帶着狐疑返回孔子歇腳處,說了經過。孔夫子笑道:「看來他要為師前去不可。」動身來到飯館,道明來意,主人照樣出示「真」字竹簡,孔夫子答曰:「此字念『直八』。」主人聞言笑道:「果然是夫子駕臨。」盛情接待孔子一行吃喝之後,不收分文歡送離去。

其後,顏淵不解地問:「老師,這個不是『真』字嗎?怎麼變成『直八』了?」孔子微笑說:「有時候的事,認不得『真』啊!」

這個「故事」,名為軼事,有衆多版本,在四書五經、諸子百家或正史等,都沒有記載,相信此乃後人杜撰,借孔子編故事,講道理。現在,人們對孔子這個認「真」為「直八」的解讀,多傾向為孔子睿智,在關鍵時刻當機立斷,以機智達至目的。有編故事的人甚至說,孔子認為凡事認真,是為人處事基本要求,惟若事事皆認「真」,或許會失去轉圜機會。從故事情節而言,顏淵循事理直說竹簡的字是認真的「真」,被飯館主人驅走,勞駕孔子登門求飯,設若孔子也拘泥剛愎,說是認真的「真」,則弟子一行大概無飯吃,繼續飢寒交迫了。

歷來就這則軼事,有人認為孔子為飽餐而認「真」為「直八」,偏離了理念原則,不足為法。不過,更多人認為孔子圓融,抓住機會與弟子一起脫困,體現了大智慧,最重要是此乃彈性運用,有別於事先預謀欺騙。事實上,按這個故事的編撰,那位飯館主人是和孔子一行鬥智,成就了認「真」為「直八」的佳話。

孔子認「真」為「直八」

顯示關鍵時刻當機立斷

我們嘮叨了這麼多,認「真」也好、「直八」也好,與特首林鄭月娥有什麼關係?

7‧1回歸慶典之後,昨日,林鄭再一次回應反對人士對修例事態5項要求。總體而言,林鄭就暴動定性、現階段特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回應與過去比較,顯得更完整和相對合理;另外,她表示繼續為市民服務,也算是表明不會下台了。這4項回應得到的理解,或許較以往為高,不過,關鍵的修例草案,林鄭仍然堅決不撤回,甚至講到修例已經「壽終正寢」,the bill is dead,期望爭取理解;只是,林鄭可以把修例「糟躓」到體無完膚,卻是不肯「撤回」以終結爭議,這個取態之強橫,完全無法理解。

修例引發大規模示威以至暴力事件之後,林鄭宣布「暫緩」修例,示威者不收貨;她進一步說政府不會再推動修例,待明年本屆立法會會期結束之時,草案就會「自然死亡」;到昨日,她說修例工作完全失敗,條例草案已經「壽終正寢」。從事態發展,林鄭對於不再修例的表述,語態之強烈,一再加碼,言辭之間,甚至可以感受到她對草案的「痛恨」,即使如此,她堅持不埋葬這個「殭屍議題」,仍然讓修例殭屍獻世,給反對者彈藥,繼續鼓動支持者在各區遍地開花。這是固執、愚蠢,還是有什麼其他原因,我們無法理解。事實上,建制派政黨已經說不介意撤回草案了,因此若說向支持者交代,也不成立。反對人士表示不接受草案壽終正寢的說法,堅持要求撤回,說明林鄭未能甩開這個包袱。

林鄭應該「真」撤回

掃清「直八」留掛慮

我們認為林鄭應該撤回修例,有關論述和觀點寫到江郎才盡了,再寫下去難有新意。今日,我們希望林鄭看看孔夫子這則軼事,來箇認「真」為「直八」一下。我們姑且說孔子的認「真」為「直八」,是正向思維,以此消解飯館主人的「考試」,解決飢寒之苦;林鄭月娥就修例,按認「真」為「直八」的思維,應該是逆向思維,就是說不要用其他概念、遣詞用字或成語尋求理解,認可她和政府不會再推動修例,即是勿再搞「語言藝術」,而是用公衆最容易、也是最接受的詞彙——撤回,宣示政府終結修例爭議的決心。只要撤回宣諸林鄭之口,則修例草案之死,就不會再有懸念和掛慮了。

即是:林鄭月娥的認「真」為「直八」,「真」不是「直八」,而是「真」,認真的「真」,如假包換。只要林鄭月娥用撤回取代「暫緩」、「自然死亡」、「壽終正寢」,就是「真」。屆時可能會見到天邊露出曙光,再連接、再出發也會有着力點了。林太,試試汲取軼事中孔夫子的睿智。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