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真溝通促進和解 政治騷無助和諧

【明報社評】香港經歷連串大規模政治對抗,元氣大傷,現在各方都呼籲和解,尋求重新起步的契機,特區政府錯誤估計民意在先,主動承擔責任是應有之義,撤回修例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都是當務之急,而邀約學生組織會晤,亦是聆聽民意的第一步。學生組織提出先決條件,會晤是否成事仍有懸念。關鍵是政府與青年學生是否能夠在尊重法治的前提下,認清會晤目的,才有可能達成共識。英國首相文翠珊在辭職聲明中說,達成共識的唯一途徑,是涉事各方願意妥協。香港的涉事各方,有這個意願嗎?

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法案,引發一場劍拔弩張的風暴,而今政府威信盡失,社會撕裂,香港是否能夠逃過這場大劫,為全體市民期盼。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回歸紀念日講話中表示,「政府的施政風格需要改變,要變得更開放、更包容,聽取民意的工作要革新」。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原因是政府沒有拿出實際的行動,對於社會上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和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等訴求,充耳不聞。現在邀約學生組織會晤,是否能夠體現聽取民意的革新,有待拭目觀之。

幾間大學的學生組織,對於政府伸出的橄欖枝,提出一些條件,諸如要回應五點訴求,而且要公開對話,對示威者永不追究。觀乎過往政府高層的多次表態,對撤回修例等立場強硬,對依法追究暴力行為的法律責任,態度堅決。從表象看,雙方立場南轅北轍,難有相向而行的意願。

各執一詞 不見也罷

政府與學生都不缺乏申述各自立場的機會,政府要開記者會,詳談不能撤回修例,不成立專責調查委員會的理據,隨時都可以。學生組織要重申五點訴求的立場,也不乏媒體曝光機會。各執一詞,毋須會晤。特首林鄭月娥明確表示,要接觸不同背景的年輕人,是要聆聽他們的心聲,會見不同背景人士的目的,是要讓政府保持政治觸覺,掌握社會脈搏。最終是要更全面、準確、及時掌握民情。如果政府沒有準備回應社會的訴求,緣何要提出跟學生組織及不同黨派的人士會晤?學生組織如果不準備理解政府的理據,也毋須與政府高層會晤。

學生組織提出要公開會晤,合情合理,現代政治必須在陽光底下透明進行,閉門會議如果是勸說學生收手的話,是緣木求魚;如果是要學生保守秘密的話,更加是無知。然而,對於學生有關永不追究示威者的要求,則未必容易得到接納。法治是香港賴以成功和落實一國兩制的根基,不應破壞。執法機關根據特區法律,有足夠證據下作出追究,送交法院審理,這是落實法治精神的具體做法。至於是否審訊後特赦,那是林鄭的考慮了。

只求和氣收場 不要玉石俱焚

政府與學生組織的會晤,能夠體現雙方對和解的意願,是社會各界的期盼,一定會得到市民支持。雙方應該要有溝通的誠意,才能滿足市民的期望,政府如果只表示誠意但不打算認真聆聽或者回應學生組織的訴求;學生組織可以理性提出訴求,如果只是藉機會曝光而高喊政治口號,雙方都會給市民留下政治騷的形象,不但不能促進和解,反而會擴闊裂痕,給以後有可能的會晤增添新的成本。

學生組織對會晤提出條件,如果只是提高要價,可以被認為是談判策略,無可厚非,但會晤的目的是為香港爭取更大利益,要知所進退。政府過去應對連串示威的手法,進退失據,如果這次要促成會晤,卻寸土不讓,不但不能兌現傾心聆聽和轉變施政作風的承諾,還會加深市民對政府冥頑不靈的印象,放下身段是為了取得社會更大的凝聚力,何嘗不能以退為進。

依照目前的政治風向,政府與學生組織以及示威者代表,的確缺乏和解的氣氛與條件,雙方即使會晤,可能不會真的達成任何共識,但若能夠和氣收場,也可以為下一次會晤奠定更好的基礎;如果能夠各讓一步,取得成果,則是意外收穫,全港都是贏家。如果政府和學生組織連會晤的一步都沒有勇氣邁出,則是玉石俱焚,全港都成為輸家。香港福兮禍兮,全賴一念,期盼雙方以香港福祉為念,走出善意一步。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