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年輕人絕望感須處理 官民坦誠對話覓出路

【明報社評】示威者佔領立法會告一段落,社會撕裂政治對立卻有增無減。數以十萬計市民參與七一遊行,反映民情依然沸騰,社交媒體上一些年輕人流露的絕望情緒,亦是真實存在,當局必須正視。正式撤回修例、獨立調查還原修例風暴全貌,是撫平傷口最佳方法,政府亦應盡快與反對者和年輕人對話。當前香港需要冷靜理智,讓緊張局勢降溫,為政治對話創造條件。政府須以實際行動,證明願意改變家長式心態與民溝通,各方亦應停止渲染「死士」、「死諫」等字眼,以免鼓吹極端自殘行為。

政府改革施政風格

須以行動取信於民

經歷「七一」一役,立法會大樓滿目瘡痍,預料未來兩周無法舉行會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警方均譴責衝擊事件,表示會對違法行為追究到底,社會上亦有不少聲音譴責暴力。泛民和示威支持者則批評政府未撤回修例,林鄭是民怨爆發罪魁禍首,必須為立法會衝突負責。同一件事,兩種迥異觀點,折射社會撕裂加劇,香港要重新出發,必須盡快修補裂痕。

政府漠視民意硬推修例,肯定大錯特錯,當局與其堅持「暫緩」修例,讓這個「殭屍議題」拖至明年立法會會期結束胎死腹中,不如現在就回應市民訴求,宣布正式撤回,讓修例議題徹底告一段落。然而,即使政府有錯在先,不代表可以把任何暴力抗爭行為「合理化」。政治表達有很多和平方式,完全沒必要訴諸暴力,美國國務院也發表聲明,認為香港的成功有賴法治及對基本自由的尊重,包括言論自由及和平集會,敦促香港各方避免暴力;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早前亦對於示威者闖入立法會表示失望,認為政府不應讓步予衝擊行為,但同時應該回應市民部分訴求,包括撤回修例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使用武力。過去高院裁決表明,「民眾有權對抗暴政」一類「以暴易暴」說法,很易淪為濫用暴力藉口。示威者佔領立法會後,未有破壞圖書館文獻、放下錢才拿汽水等行為,的確顯示他們負責任和理性的一面,但同時暴力破壞立法會設施也是事實。

香港是法治社會,暴力是絕不能接受的。與此同時,政府亦要正視反對者尤其是年輕人的不滿情緒,了解為何有些人會支持訴諸暴力,否則很難釜底抽薪,解決問題。林鄭出席七一回歸酒會致辭,提出5點施政風格革新,承諾安排更多時間,親自會見不同黨派、不同階層、不同背景人士了解民情,包括透過不同途徑主動接觸不同背景年輕人,聆聽他們心聲。政府願意多跟反對者和年輕人溝通是好事,然而更重要的還是看政府有何實際行動。

林鄭競選時強調「與民共議」,可是修例風波卻正正反映當局施政「離地」,市民對政府信任跌至谷底,不管林鄭怎樣高談革新施政風格,公眾一日不見實質改變,只會視為口號空談。政府加強與民溝通,首先必須克服家長式管治和高官精英心態等積弊。行政長官日理萬機,徒靠林鄭多抽時間「見人」作用有限。改善與年輕人溝通,需要有效平台機制而非單靠特首一己之力,如果政府只是沿用以往模式,只靠青年事務委員會等諮詢機制,找來找去都是同聲同氣「自己人」,對於了解年輕人和改善施政,不會有太大幫助。

多談希望勿言「死士」

圓桌對話困難也要做

反修例風波發展至今,一些年輕人確有很強的政治無力感,覺得政府未有理會他們的訴求,在現有體制下也無計可施。過去數周,香港先後三度有數以十萬甚至百萬計市民上街,歐盟談到本港近期的和平示威集會時,亦認同香港展現了基本集會及示威自由,然而部分年輕人認定現在就是Endgame終局之戰,打不贏這一場就將失去所有,甚至出現當「死士」的極端明志念頭,有教育心理學家呼籲,年輕人在社交平台分享新聞消息時,應避免把極端行為合理化。不過,絕望感在一些年輕人之間的確有擴散蔓延的迹象,必須正視。

面對年輕人的無力感,各界在支持之餘,也需要思考如何支援和開解感到困擾的年輕人,最重要的,是政府亦應採取實質行動,使年輕人看到希望。我們重申,特區政府需要做四件事﹕1)正式撤回修例;2)改組政府和行政會議,撤換問責官員;3)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修例風波前因後果,特別是「6.12」和「7.1」衝突;4)與反修例人士對話。我們建議採取圓桌會議形式,邀請大學校長、法律界和宗教界等有威望的社會領袖一同商議。雖然示威者常強調沒有「大台」,然而政府仍可邀請他們自行推舉代表,也可邀請民陣和泛民政黨派代表參與會議。

目前社會氛圍高度對立,要舉行多方圓桌會議確有難度,可是正如科大校長史維所言,重複相同內容的言論又或頑強對抗,只會帶來更多對立,刻下最重要是各方抱着開放和願意聆聽態度直接對話,即使困難也要去做,所有關心香港未來的人都應該為對話努力。現時各方需要做的是釋出善意,同意不設前提舉行會晤,盡快為緊張局勢降溫,為對話創造條件和空間。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