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暴力就是暴力 譴責衝擊立會

【明報社評】數以十萬計市民參與七一遊行,場面浩大和平有序,與小撮激進示威者暴力衝擊立法會的混亂情况,形成鮮明對比。暴力是一種瘟疫,當社會不去譴責暴力,它就會迅速滋長。和平理性非暴力是香港社會核心價值之一,暴力衝擊立法會行為,必須予以最嚴厲譴責。近年多宗涉及政治暴力的案件,法庭亦再三強調「暴力就是暴力」,不能找藉口美化。當小撮人的暴力行為持續升級、泛民議員好言相勸亦被推撞受傷,社會必須站出來與暴力劃清界線,不能採取和稀泥態度。

暴力可如瘟疫擴散

不予譴責就是幫兇

短短4周之內,數以十萬計港人三度在星期天走上街頭,參與反修例遊行,井然有序場面,反映絕大多數港人都是和平理性非暴力,亦印證香港仍是一個自由開放社會,可是同時間發生在立法會的暴力衝擊,卻突顯社會有小撮人執迷於暴力。昨午1時半起,一群暴力示威者以鐵通和鐵籠車等工具,撞擊立法會玻璃幕牆和玻璃門,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到場勸阻,提醒衝擊立法會涉及暴動罪,亦有示威者即場「割席」反對衝擊,然而暴力分子未有理會,混亂中有議員被示威者拉扯推倒受傷。警方節節後退,最終示威者闖入立法會大樓四處破壞塗鴉。

政府強推修例,引發一場「完美風暴」,「6.12」金鐘一役,示威者及其支持者指控警方濫用武力,警方和撐警人士則指部分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企圖以暴力攻入立法會,事態不斷發酵惡化,演變成今天的局面。為了讓社會平靜下來,政府應該正式撤回修例,回應市民訴求,同時盡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還原「6.12」真相,避免別有用心的人繼續利用相關議題進行政治操作,又或有人以之為暴力的藉口。

「6.12」衝突後,美國《紐約時報》刊出長文分析,提到「1997年香港回歸後一宗接一宗的重大事件,示威暴力程度持續上升」,又說現時「香港特區政府面對的風險,是公眾——尤其是年輕人可能得出一個印象,認為阻止政策倡議唯一辦法是訴諸暴力示威」。觀乎最新事態發展,似乎證明了這一趨勢。「6.12」一役,警方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等,成為眾矢之的,行動明顯多了很多顧忌,此後激進示威者的行動持續升級,先後兩度包圍警總,又向立法會發動暴力衝擊,根據警方所述,昨早還有示威者投擲懷疑含有腐蝕液體的水彈,導致13名警員受傷送院。倘若社會不予嚴厲譴責,暴力只會不斷蔓延。

過去數年,本港法院不止一次在判辭中,談及與示威衝突相關的暴力問題,背後傳達的是同一個信息﹕香港是法治社會,不容為暴力找藉口,佔領運動「七警案」也好,旺角暴動案也好,但凡涉及暴力,法院都會嚴肅對待。2017年,區域法院法官沈小民就一宗旺角暴動案頒下判辭,強調「暴力就是暴力」,不會因為行使暴力者的動機或目的而改變。近年香港示威活動激進化,法院裁決一大作用,是為社會重新劃清紅線,說明什麼可以做、什麼不應做,不幸的是,這條界線最近又被模糊了,一連串判決為社會總結的慘痛教訓,竟被拋諸腦後。

破窗效應在港出現

「有權抗暴」不成藉口

暴力一旦滋長擴散,遏止將非常困難,心理學家提出「破窗效應」,說的就是這個道理。不少示威者稱,政府對他們的訴求不聞不問,絕望的他們無計可施,暴力行為是政府「逼出來」的,一些政客亦嘗試以類似說法,為暴力衝擊立法會的示威者開脫,然而2017年高等法院審理反對東北發展衝擊立法會一案時,已明確反駁了「民眾有權抗暴」一類說法,強調這種邏輯容易淪為濫用暴力藉口。雖然終審法院後來以「判刑指引」有誤為由,讓被告當庭釋放,然而亦重申日後法庭會更嚴厲對待涉及暴力的非法集結案。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對闖入立法會的示威者表示失望,指他們可能違反多項刑事罪行。他認為政府不應讓步予衝擊行為,但同時應回應市民部分訴求,包括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察使用武力。基本法委員會成員陳弘毅提到,昨天公民黨聲明未有譴責暴力衝擊,只把事件歸咎政府,變相縱容暴力,情况令人痛心。際此危急關頭,社會上下更應該重溫昔日法院裁決,想清楚應否縱容暴力。

七一遊行人潮如鯽,突顯政府管治危機並未化解,市民並不信任政府,當局若依然故我,不採取實質行動,不管如何高談「革新聽取民意工作」、「施政以青年為本」,聽在公眾耳裏,不過是宣傳口號,很難取信於民,然而社會上的沉默大多數,心中同樣有一把尺,懂得判斷激進示威者是否已經遠超可以接受的底線。暴力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在議事堂四處塗鴉破壞,塗污區徽,掛起港英政府旗幟,究竟想傳達什麼政治信息,公眾看得一清二楚。所有支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者,不應縱容昨日的暴力衝擊,以免示威活動被小撮人劫持變質。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