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中日關係回正軌 基礎未固待強化

【明報社評】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周的日本之行,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會晤無疑是主要焦點,但這也是習近平2013年就任國家主席以來首度踏足日本,更是中國國家元首9年來首次日本之行,抵日當晚,他就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晤並接受明年國事訪日的邀請,標誌着中日關係在經過多年低迷徘徊後,終告重返正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日本進入令和新紀元之際,雙方宣布,中日兩國進入發展的新時代,應共同致力於構建契合新時代要求的中日關係。但必須看到,中日關係的深層次根本矛盾仍未解決,關係的改善有更多的國內國際背景,權宜色彩較濃,修好基礎依然薄弱,今後再有風吹草動,關係恐怕還會遇挫。

習安各送大禮吹暖風

受美壓迫權宜色彩濃

對於安倍來說,今次習近平到日參加峰會,接受了明春訪日的邀請、對日本改善與朝鮮的關係表達支持、中方指定三菱日聯銀行作為境外人民幣清算銀行,可謂是既有面子,又有裏子,收穫甚豐。而在雙方達成的10點共識中,日方確認參與共建「一帶一路」,確認為中方企業提供公平、非歧視的營商環境,也算向中方展現了誠意。

自從2012年日本政府將釣魚島「國有化」後,中日關係冰封長達6年多,直到2017年中共十九大結束、習近平開始第二個任期,雙方關係才漸漸回暖。在此期間,安倍對修復對華關係較為主動,其間設法與習近平在各種場合會晤10次,而中方卻一直在等待日方的實質舉措來展現誠意,轉捩點是去年日方改變態度,表示願意參與「一帶一路」倡議,之後中日關係的改善才出現實質突破。

中日關係改善的因素既有各自的國內因素,又有國際因素。對安倍來說,作為有望成為日本戰後在位時間最長的首相,在解決經濟困難遇到樽頸、還要實現修憲目標時,迫切希望能夠藉外交突破來贏得民眾的支持。而在日本現行的幾組對外關係中,日俄關係推動乏力,日朝關係改善無門,日韓關係日形惡化,與美國這個唯一的同盟國關係亦難有大突破,只有與最大的貿易伙伴中國的關係,具備突破空間,因此成為安倍最着力之處,而中日關係的突破,可為他成功主辦二十國集團(G20)峰會、在7月贏得參議院選舉,乃至修憲等政治議程,積累外交業績。

對習近平來說,十九大後權力更形鞏固,外交突破已少掣肘。而在中美關係遇到重大阻滯、對歐關係又突破不易的情况下,改善對日關係也成為可取的方向。日本對華外交一向較少意識形態色彩,八九六四後就是七大工業國(G7)中率先打破對華制裁的國家,今次香港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中,日本也遠較歐美國家低調。

促成中日和解的最大國際因素就是美國的特朗普政府,習近平見安倍時所指,「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全球治理體系深刻重塑,國際格局加速演變。中日兩國擁有愈來愈多共同利益和共同關切」,就是對這種國際因素的真實寫照。特朗普上台後的外交風格,不僅令北京大受挫折,亦令東京無所適從。更重要的是,中日都從經濟上受到美方的壓力,頗有唇亡齒寒之感。

深層次安全矛盾未解

南海台海突變有隱憂

據日本官方統計,去年赴日中國遊客多達838萬,在日消費近千億元人民幣;遭美國制裁的華為,業績一旦下降,為其提供電子零部件的村田製作所、TDK、京瓷和太陽誘電4家日本公司,營業利潤下降總額將達到250億日圓左右。佔日本出口總額20%的對華出口中,很多產品是用於中國對美出口,3萬多家在華日資公司的產品,也有相當部分是出口美國。今年首季日本出口同比下降1.7%,其中對華出口下降5.4%,可見中美貿易戰對日本經濟影響很大。

中日和解雖是互利雙贏,但兩國仍有東海劃界和釣魚島主權爭議等深層次矛盾難解。近年來,中國海警船對釣魚島海域恆常巡航,習近平抵日的前兩天,海警船編隊還在附近海域巡航。中國海軍艦艇編隊進出太平洋亦常態化,並多次穿越宮古海峽、津輕海峽和宗谷海峽,引起日方警惕。日本新版的《防衛大綱》和《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都將矛頭指向中國,擴軍備戰的重點由北方轉至西南方向,構築西南防禦網;在宮古島配備先進巡視船,為應對中國海警船,成立首相官邸政策室,並主動出擊南海,配合美方「自由航行」挑戰中國……

更重要的是,日本在政治上是美國堅定盟友,在印太戰略中舉足輕重;在經濟上,日本有「跨太平洋伙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可恃,對於「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和「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並無中方的熱心。在關係重回正軌後,兩國在上述問題上都會有所克制,「鬥而不破」,一旦周邊南海或台灣突發事變,中日難保不再針鋒相對。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