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曾蔭權案告一段落 防賄漏洞仍須堵塞

【明報社評】終審法院裁定,前行政長官曾蔭權就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上訴得直,撤銷定罪及判刑,案件不會重審。終院從法律技術角度,認為原審法官對陪審團指引不足,裁決標誌曾蔭權案正式告一段落,然而由曾蔭權任內被揭接受富豪款待所引伸的高官利益衝突規管問題,仍然有待當局處理。公職人員需要比白紙更白,應當盡量避免瓜田李下,面對利益衝突必須清楚申報。行政長官的獨特憲制角色,不應成為操守監督障礙,現行防賄條例對監管行政長官有所不足,相關法律漏洞應當盡快堵塞。

法律技術打贏官司

富豪款待不合倫理

曾蔭權2012年退任前爆出一系列醜聞,包括接受富豪以私人飛機及豪華遊艇款待,以及廉價租住雄濤數碼廣播大股東黃楚標名下的深圳豪宅等,社會輿論嘩然,廉署介入調查。事件擾攘超過3年,律政司考慮到定罪門檻等法律技術因素,最終只就兩宗醜聞提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檢控,包括曾蔭權參與行政會議決定雄濤廣播牌照申請,卻沒有申報他與黃楚標洽租豪宅一事。

兩年前高等法院裁定曾蔭權罪成入獄,曾蔭權一路提出上訴,昨天終審法院裁定他就定罪上訴得直。終審法院主要是從法律技術角度,認為原審法官引導陪審團處理「明知故犯」行為失當元素,所作指引存在不足。終院認為「有意」不一定等於「明知故犯」,決策者考慮過是否要申報利益,最終決定不需要,即使這是錯誤決定,惟不足以斷定這是蓄意隱瞞,又或忽視披露責任,原審法官在引導陪審團時,未有解釋這個元素;另外,在評估曾蔭權偏離職責的嚴重程度時,要考慮他不申報的動機,以及不披露的後果,惟原審法官沒有就這些問題作出充分引導。

香港是法治社會,定罪與否,法庭只能根據法律理據和證據辦事。曾蔭權身為行政長官,多次接受富豪優厚款待,無視公職人員應當比白紙更白的政治倫理要求,現在只是以法律技術打贏官司。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認為,曾蔭權上訴得直,不代表公職人員面對利益衝突不需申報;有份為曾蔭權求情的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談到案件對公職人員有何啟示時亦說,公務員需要「比雪更白」,做事前必須三思。所有公職人員均應記取這些教訓。

曾蔭權案歷時7年有餘,堂堂特首淪為階下囚,終院撤銷定罪判刑,有同情者認為他坐了8個月冤獄,然而必須指出的是,若非曾蔭權服刑完畢,終審法院大可將案件發還重審,決定曾蔭權是否有罪。去年7月上訴庭駁回定罪上訴後,曾蔭權一方向終院上訴,選擇不申請保釋,寧願等待刑滿出獄。現在終院以「服刑完畢重審不符公義原則」,決定不會重審,姑勿論當日曾蔭權放棄申請保釋有何考慮,客觀事實是8個月的鐵窗生涯,令到現在案件得以告一段落,曾蔭權脫罪毋須再次受審。

特首憲制地位獨特

防賄機制有待完善

在香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主要是彌補《防止賄賂條例》不足,尤其是一些近似貪污惟又難以歸入貪污的案件。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屬普通法罪名,並無成文法明文規定,很多情况都適用,有人認為存在灰色地帶,可能令公職人員「過分避嫌」,不敢去做決策,導致「施政失效」,云云。問題是灰色地帶的存在,不代表每宗個案都不能分清黑白。本港公共機構人員只准收取具象徵價值的紀念品、收受價值數百元或以上的禮物都要向上司申報,資深高官沒理由不懂得避免瓜田李下,更沒理由在收受明顯利益後,還認為沒必要申報。拒絕接收富豪優厚款待,怎麼看都不是「過分避嫌」。

香港《防止賄賂條例》相當嚴厲,最大不足是第3條「索取或接受利益」以及第8條「賄賂公職人員」,並不適用於行政長官。控方只能針對曾蔭權兩宗醜聞,控以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正正反映法律工具不足。倘若防賄條例第3及8條涵蓋特首,曾蔭權坐豪華遊艇和私人飛機等行為皆能受到規管。

2012年曾蔭權醜聞曝光後,由終審法院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領導的利益衝突獨立檢討委員會,提出多項建議,包括行政長官要接受防賄條例第3條規管,收受利益要得到由終院首席法官參與任命的獨立委員會許可,禮物價值不超過400元。上屆和現屆政府均表示會處理相關問題,惟修例遲遲未有下文,一大原因是行政長官憲制地位獨特,同時向中央和特區負責,任命權在中央,由獨立委員會審批行政長官收受利益,意味有人可以凌駕行政長官,中央認為有違憲制秩序。憲制地位問題事關重大,必須審慎處理,可是防賄條例對行政長官監管不足,法律漏洞亦必須堵塞。特區政府應與中央商量,在不違憲制原則下,盡快完善行政長官防賄規管機制。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