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金融戰山雨欲來 中美脫鈎成大勢

【明報社評】中美繼貿易戰、科技戰之後,金融戰亦山雨欲來。美國法官裁定3間中國大型銀行「藐視法庭」,拒絕遵從美方有關「違反朝鮮制裁」調查的傳票,不排除華府重施封殺華為故伎,向涉事中資銀行開刀,最壞情况是禁止進入美國金融系統,無法從事美元交易。過去美方從未援引相關法律處理同類糾紛,今次事件標誌華府企圖以更富侵略性的法律工具,對付中資銀行和企業,中美經濟「脫鈎」勢將加快。G20(20國集團)「習特會」在即,每逢中美對話迎來重要時刻,美方為增談判籌碼,例必傳出新動作,然而金融戰風險絕對不能低估,華府貿然行事,有可能衝擊全球銀行體系。

封殺中資銀行陰霾起

「侵略性」執法恐成常態

今次風波與兩年前華府一宗民事行動有關。當時美國司法部指控中國交通銀行、招商銀行和上海浦東發展銀行違反美國制裁措施,為朝鮮外貿銀行「洗錢」超過1億美元,3間銀行則強調一直有嚴格遵守聯合國制裁決議。根據《華盛頓郵報》獨家披露,上月美國法院裁定,3間涉案中資銀行藐視法庭,「拒絕遵從有關違反朝鮮制裁調查」的傳票,裁決特別指出,其中一間銀行違反根據美國《愛國者法案》發出的行政傳票,矛頭直指上海浦發。

論資產規模,上海浦發是中國第九大銀行,9000億美元資產規模足與美國高盛相比。上海浦發業務集中內地,在美國沒有分行,惟在美國有戶口處理美元交易。最新裁決意味美國司法部和財政部可以首度援引一項條款,將上海浦發拒諸美國金融系統門外,無法操作美國戶口處理美元交易。美方專家形容,若然華府真的援引相關制裁條款,等同要求判處「金融死刑」,企圖搞垮涉事銀行,就算成不了「致命一擊」,亦肯定足以造成嚴重傷害。

美國透過國內立法單方面制裁古巴、伊朗、蘇丹等敵對國家,例子不勝枚舉。過去華府不時以「違反美國制裁禁令」之名,向歐洲銀行「罰款」,惟鮮有威脅要搞垮一間外國銀行。今次事件爭議在於,美方以域外法權逼中資銀行交出客戶資料;涉事銀行則強調,根據中國法律,不得未經許何向境外提供客戶資料,美國法院若要索取,便應按照《中美刑事司法協助協定》處理。美方強人所難,涉事銀行不可能為了遷就美方要求,違反中國法例。

《愛國者法案》於九一一恐襲後由美國國會倉卒通過,多年來屢惹侵犯人權爭議,常被批評為「惡法」。現在美方援引這樣的法律向中資銀行動手,惡意滿滿,顯然已不是着眼於制裁朝鮮的問題,就連一些美國法律專家亦認為,今次事件標誌華府已準備採取「最具侵略性的司法權力」,對付中資銀行和企業,這類「執法」行動未來有可能成為常態。

回首過去一年中美角力,每當對話談判來到關鍵時刻,美方往往都有新動作,企圖增加手上籌碼。去年12月習特會,美國便出其不意向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下手;今年5月初中美有望達成貿易協議之際,特朗普又突然下令向2000億美元中國貨開徵25%關稅,並展開封殺華為行動。本周六G20峰會「習特會」舉行在即,難免令人關注白宮是否又想故伎重施。

香港問題國際化

是福是禍須想清

今次事件性質,跟美國打壓華為頗有相似處,美國前官員指出,就像打擊華為、劍指中國高科技產業一樣,今次事件華府的策略,也是「以點擊面」。美方搬出一些過去鮮有使用的政策工具,打擊個別中資銀行,藉以向中國整個金融業施壓,然而華府這一做法其實相當危險。全球金融系統緊扣相連,2008年金融海嘯經驗說明,一間大型金融機構出事,隨時引發意想不到的骨牌效應,危及全球。中國很多大型銀行的規模,若在美國已屬於「大到不能倒」之列,倘若華府以為玩火無妨,貿然出招封殺個別中資銀行,有可能打開潘朵拉盒子,引發全球銀行體系震盪,隨時害人終害己。

1970年代中美建交,兩國關係一直朝戰略合作大方向發展,然而來到這一刻,中美關係已由「接觸合作」(engagement)走向「疏遠脫鈎」(disengagement),由貿易戰、科技戰到金融戰山雨欲來,均反映這一趨勢。美國認為過去40年的「戰略接觸」,不能令中國乖乖服膺於美國霸權秩序之下,反而令中國得以壯大,挑戰美國地位。華府愈益傾向拉下各式帷幕排擠中國,5G通訊科技、數碼經濟、電子支付、人工智能等高科技產業,均隱然出現「兩個世界兩套模式」勢頭。

美國政府對華態度,已由上世紀後期的「戰略接觸」、21世紀初的「戰略競爭」,演變成刻下的「敵意打壓」,澳洲前總理陸克文近日撰文,對中美兩大經濟體出現「根本性的脫鈎風險」深以為憂。中美對立日益尖銳,香港作為東西方橋樑的傳統角色,將迎來百年最大考驗,香港應當盡量避免捲入這場鬥爭漩渦;試圖將香港問題推上G20峰會日程,對香港是福是禍,必須認真思考。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