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暫緩修例盼紓危機 政府致歉有助療傷

【明報社評】修訂《逃犯條例》爭議引發社會動盪,政府最終轉軚,同意暫緩修例重新諮詢。政府橫柴入灶強推修例,未有好好理順民情,惹來巨大政治反彈。當局判斷有誤處理失當,一再錯失臨崖勒馬時機,直至危機幾乎一發不可收拾才「恍然大悟」暫緩修例,雖然總比堅持硬推下去好,然而官民關係破壞已深,難望短期內復元,當局必須汲取沉重教訓,施政切忌一意孤行。今次修例爭議代價很高,社會動盪不安,政治撕裂加劇,傷口癒合需時。政府需要思考如何消解民憤,第一步應先就倉卒修例向市民致歉。

未做諮詢即提修例

錯判民情暫緩遲來

今年初政府建議修訂《逃犯條例》理由有二,一是處理台灣港人謀殺案,二是堵塞現行法例漏洞,以免香港成為逃犯天堂。今次當局宣布暫緩修例,理由大抵亦有二,一是修例引發動盪,需要盡快讓社會平靜下來,倘若恢復二讀修例,有可能引致更嚴重衝突,二是台灣表示絕不接受根據現行修例草案安排移交疑犯,令草案在今個立法年度通過的迫切性不復存在。

過去數月,港府多番表示,台灣港人謀殺案疑犯陳同佳不久後將獲釋,為了有法律基礎可以及時向台灣「交人」,修例有「迫切性」,然而台北當局其實已多番表示,不接受以這種個案移交方式處理陳同佳案。不管台灣方面拒絕「收人」背後有何政治盤算操作,港府一直堅稱修例後有法可依,便可跟台北當局詳談安排,明顯是一廂情願。政府現在才承認「迫切性不復存在」,未免「後知後覺」。

修例爭議出現以來,我們一直呼籲分兩階段處理,先處理陳同佳案,之後才從長計議討論修例問題,因為修訂《逃犯條例》,觸及一國兩制最根本的信心信任問題,不能硬來。港人對內地司法制度缺乏信任由來而久,政府處理修例最大錯誤就是倉卒行事,未有理順民情。今年2月,政府未有正式諮詢公眾便提出修例,第一步便走錯了。

港人擔心疑犯移交內地後得不到公平公正審訊,雖然政府設法解說,再三強調修例草案不允許以政治、宗教等原因「交人」,然而社會憂懼之心已起,修訂《逃犯條例》在市民心中留下的污名,變得很難洗刷。立法會泛民、建制為修例問題鬥打茅波,法案委員會陷入僵局無法運作,本是政府暫緩修例從長計議的良機,可是政府不僅錯過這一機會,反而橫柴入灶,貿然決定「直上大會」,擺出一定要速戰速決的姿態,結果反而是加速了官民硬撼,導致形勢急劇惡化。六九民陣遊行聲勢浩大,已是一個警號,沉默大多數「以腳表態」反對修例,政府本可把握這一機會知難而退,可惜當局沒能拋開2003年《基本法》23條立法失敗心魔,堅持修例。政府在上周三金鐘一役之後,為免社會動盪加劇承受更大衝擊才暫緩修例,實在是來得很遲。

香港社會不堪折騰

官民對立妥善處理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立法會大會修訂《逃犯條例》工作暫停,「直至完成溝通解說及聆聽意見為止」,整合意見後將向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匯報,以及徵詢議員意見,之後才決定下一步工作,當局無意就解說工作設時限,總之今年內都不會返回保安事務委員會討論。儘管港府的說法是暫緩,不過《金融時報》等外國媒體都用了「無限期押後」來形容最新情况,問題是修例爭議已重挫官民關係和信任,政府宣布暫緩修例,未必人人收貨,部分反對者強烈要求撤回修例,不易善罷甘休,加上其他政治操作,後續發展仍有可能出現一些激烈鬥爭博弈,當前最重要是各方保持冷靜克制,避免香港再受折騰傷害。

根據林鄭說法,決定「暫緩」而非「撤回」修例,皆因當局認為修補法律漏洞初衷和需要仍在,只是政府解說工作不足,一旦現階段撤回修例,就形同修例「無立足之地」。根據本報在5月底和6月初委託中大所作的大型民調,民眾反對修例佔多數,惟亦非鐵板一塊,民調顯示倘若有「港人港審」,修例支持度可達到接近五成半,連泛民和本土支持者也傾向收貨。

現在當局需要做的,是真的不設前提開放討論,包括與不同意見的法律學者和專家,重新全面審視「港人港審」等主張,而不是像之前般早早落閘關門。泛民議員曾提出,可以修例給予本港法院域外法權,處理港人在境外觸犯謀殺等嚴重刑事案件,倘若政府仍認定,現行方案很難再作顯著改動,「港人港審」「域外法權」等全都不會考慮,當局應選擇撤回而非暫緩修例。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