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暴力無補於事 唯盼香港平安

【明報社評】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和平示威最終演變成暴力事件,激進分子衝擊警方防線,警方以橡膠子彈和布袋彈等武器反擊驅趕佔路示威者,政府定性事件為暴動。香港社會再陷動盪,事態發展令人痛心。港人和平合法示威權利必須捍衛,然而警方制止違法佔領亦是職責所在,各方必須冷靜克制,避免暴力衝突升級蔓延。野火燒不盡,政府必須面對現實,即使今天能夠驅散佔路示威者,明天他們又有可能重來;示威者亦要面對現實,今天阻得了立法會開會,不見得可以永遠阻下去。修例問題最終仍得在制度內處理,和平示威敦促立法會「良心投票」,可以避免衝突,減少對香港傷害。

激進分子挑起事端

暴力行為應予譴責

暴力事件中,有72人受傷,當中有警員和示威者,也有新聞工作者。警方形容激進示威分子是「暴徒」,以削尖的鐵枝和磚頭等作為武器攻擊警員。一些示威者和同情者則指控警方「過度使用武力」,導致有示威者受傷。修例風波令香港社會再度撕裂,如何看待這次亂事,很多人其實又是根據政治立場歸邊,只看自己想看到的電視畫面、說自己想相信的論述,並非實事求是。

由昨晨8時激進示威者出動佔領街道開始,各大電視台新聞一直有現場直播跟進,只要願意客觀看待事情經過,應當承認原本在政府總部一帶的和平集會突然變成佔領行動,不是「臨場自發」,而是以一群黑衣激進分子為骨幹,他們「有備而來」,行動亦很有組織。警方對於示威者佔領多條街道,最初採取克制態度,未有清場,直至下午3時左右,部分激進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向立法會推進,事態才急轉直下,警方開始使用催淚彈和布袋彈等武器反擊,驅趕佔路人群。

警方使用武力是否合度、有否傷及無辜,事後可以調查檢討,如果證實過分,應予譴責;部分激進分子發起暴力攻擊,亦是鐵一般事實,必須強烈譴責。各界應當將小撮暴徒與其他和平示威者區分開來,不能因為政治立場,對他們的暴力行為視而不見,變相包庇縱容。警務處長盧偉聰一度形容今次事件為「騷亂」,其後警方新聞稿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定性事件為「暴動」。從法律角度而言,香港只有暴動罪,沒有「騷亂罪」;論中文字眼,兩者在規模層次上有微妙分別,暴動予人觀感更嚴重,惟英語都是同一個字「Riot」。Riot的定義,就是有一群人以暴力破壞和平秩序。以平常心看待激進分子的暴力行徑,應該承認昨天發生了暴動或騷亂。

香港發生亂事,成為了國際焦點,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警告,倘若港府通過修例,美國國會「別無選擇」,將重新評估香港是否仍享有高度自治,又說「美國與香港人站在一起」,北京旋即抨擊是干預香港和中國內政。當前中美關係緊張,華府打「香港牌」呼之欲出,在北京眼中,佩洛西的聲明形同要脅港府、離間香港與中央關係,現在民陣呼籲國際社會介入向港府施壓,絕非明智之舉,只會令北京更提防外國勢力插手,港府撤回修例迴旋餘地變得近乎為零。

佔領行動癱瘓政府總部一帶交通,立法會無法如期開會審議修例,從阻撓會議角度而言,示威者算是暫時達到目標,不過政府亦表明不會撤回修例,動盪持續多久,實屬未知之數。

港人不愛暴力

何苦自殘自傷

修訂《逃犯條例》,觸及港人對內地的信心信任問題。對政府來說,最理想結局當然是條例通過後,一切安穩正常,中央以實際行動證明不會濫用移交機制,經過一年半載,市民明白是「虛驚一場」,就如高鐵一地兩檢一樣,然而就算這種結局可以成真,當局也必須想清楚即時代價。政府強推修例有違民情,管治權威可能一去不返;民情沸騰社會動盪對香港傷害有多深,實難以預料。政府與其等待出現「最理想局面」,較穩妥做法還是暫緩修例從長計議;另一選項則是讓立法會議員「良心投票」,按制度和程序處理修例草案。

今次政府修例失策失算,惹來社會反彈。目前民情跟2014年佔領運動確有接近之處,然而當年佔領以失敗收場,就算現在真的來一次「佔領運動2.0」,也不見得一定對反修例有幫助,反而可能令社會撕裂惡化,亂上加亂,付出更大代價。以為激進暴力手段施壓,一定比和平理性抗爭為強,是全無科學根據的錯誤想法。港人不愛暴力,唯盼我城平安。香港七大宗教領袖舉行座談,呼籲政府市民以克制、和平方式尋求解决之道,10間大專院校校長亦呼籲各方冷靜。示威者應該三思,以自殘方式暴力抗爭,是否真的比和平示威更有機會達至目標。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