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三思「三罷」影響 盲動可毁我城

【明報社評】立法會今天審議《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反修例團體號召罷工罷課罷市,網上還有人呼籲採取更激烈手段。危機愈深刻,愈要講理智,凡事三思後行。有人針對中資銀行,呼籲「全民沽港元」,不理製造金融恐慌的後果,言論不負責任,應予強烈譴責。《基本法》訂明港人有罷工權利,惟各行各業必須三思罷工罷市影響,不應輕舉妄動,中小學生學業為重不應罷課。修例屬立法事務,民間可以據理力爭,惟最終還是要在制度內處理,由立法會「良心投票」是較為妥當的出路,以自殘式手段向政府施壓,不惜玉石俱焚,不理社會代價,做法鹵莽,絕不可取。

死亡恐嚇倡擠提

頭腦發熱失理智

修例之爭迎來關鍵時刻,立法會預留兩個會議合共61小時審議修例,預料下周四表決。多個反修例團體發起在政府總部和立法會外集會,社福界組織、大專院校學生會和一些商戶則分別發起罷工、罷課和罷市,民主派議員和民陣更呼籲下周一「全民三罷」。政府堅持修例,反對行動升級,未來一周局勢難以逆料,現在各方面最需要的是冷靜克制。政府應暫緩修例從長計議,反對團體亦須認清目標堅定宗旨,想清楚每一項行動的影響和後果,不能失去分寸。

香港是法治社會,大多數市民都認同抗爭要和平理性非暴力,不應訴諸暴力,遑論威脅他人性命。昨天特首辦及律政司多名職員收到恐嚇電話,要求撤回修例草案,否則會對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律政司長鄭若驊及其家人不利,包括揚言危害對方性命。發出死亡恐嚇的人,即使只是出於一時激動,實際已經觸犯刑事法例,至於威脅他人家屬,更是下三濫的流氓手段。恐嚇者因政治而狂,已到了罔顧法律和倫理底線地步,不能以一句「政府不仁我可不義」作為託辭。

因為修例爭議頭腦發熱失去理智的,還包括一些在網上呼籲「沽港元」、「搞擠提」的人。網上充斥不負責任言論,確是見怪不怪,可是一些流言謬論,有時可以導致意料之外的嚴重後果,不能視作兒戲,莫說付諸行動,僅是隨口說說也不應該。老一輩港人都記得,1983年夏天,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市民出現信心危機,港元急貶,引發超市搶購風潮,社會一片混亂,最後港府推出聯繫匯率制度,港元信心危機才逐漸平息。金融危機影響每位港人,任何擠提流言和誤會,都有可能引發意想不及的蝴蝶效應,引發人心恐慌,動搖整個金融系統,傷害香港根基。不想清楚所為何事,就去發表這類不負責任言論,跟發出死亡威脅,同樣需要嚴厲譴責。

抗爭行動不能脫離理性。死亡恐嚇也好、呼籲擠提也好,即使只屬個別人物的瘋言瘋語、在社會未成氣候,不理性反應在社會是否有擴散蔓延之勢,仍需密切關注,社會必須及早喝止。際此關頭,抗爭團體必須時刻保持清醒理智,提醒參與者不忘初心。民陣強調會本着和平、理性、合法、安全四原則舉行反修例集會,每次集會都會通知警方,態度值得肯定,盼可貫徹到底。至於「三罷」問題,各方必須三思行動可能帶來的影響,考慮社會整體代價,切忌頭腦發熱幹了再算。

學生無罷課必要

修例按制度處理

《基本法》第27條訂明,港人享有集會、遊行、示威和罷工的自由。不過任何罷工行動都必須深思熟慮,審慎評估對市民以至整個社會的影響。市民日常生活,承受不了缺乏鐵路巴士等公共運輸服務的折騰,也必須及時得到醫療等各式各樣的服務。香港是高度發達社會,各行各業分工極為精細,一個行業或機構罷工曠日持久,都有可能觸發骨牌效應,對社會帶來意料之外的巨大影響,罷市面對的問題,亦是同一道理。2014年佔領運動一個失敗之處,就是從來沒有細想退場安排,進退沒有分寸,經驗必須記取。主事者決定是否罷工之前,必須先想通想透退場等一系列問題,不能草率而為。

6月初夏,多間大專院校都已開始暑假,除了個別院校,罷課對大專學生影響相對有限,然而全港絕大多數中小學,目前都在考試季節,罷課影響很大,部分政治意識較高的中學生若想表達意見反對修例,大可在課餘或周六周日,參與和平集會,罷課絕非他們表達意見的唯一方法,亦看不到為何一定要罷課。學生與其草率決定罷課,不如跟校方商量,利用課堂或早會時間,深入理性討論修例問題,認清坊間各種論述,哪些是後真相政治操作,哪些是真議題。

抗爭不能盲動,除非有人天真認為革命是出路,否則任何事情最終都要按機制按程序,在制度之內處理,由立法會「良心投票」處理修例問題,是當前較為妥當的做法。採取任何抗爭行動之前,必須先想清楚目標和手段,切忌「為升級而升級」。以為用自殘手段向政府「極限施壓」就是上策,不去通盤考慮社會代價,實際是玉石俱焚。不擇手段蠻幹一番,有可能未達目的便先毁我城。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