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社會壓力煲吱吱響 政府進退勿聲聲慢

【明報社評】2003年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遊行的浩大場面,再次在香港出現。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惹來強烈反彈,社會躁動不安,數以十萬計市民上街反對修例,反映民情沸騰,這是特區政府必須面對的嚴峻政治現實,當局必須認真體待,妥善處理修例問題,以免政治危機加深。政府堅持繼續推動修例,勢將加劇對立,對撼下去,局勢有可能急轉直下,難以收拾。當局應該臨崖勒馬,暫緩修例,重新展開廣泛諮詢;倘若政府執意為之,則由立法會議員「良心投票」,若能按既定機制否決修例草案,可以避免社會動盪加劇。

反修例遊行人潮洶湧

社運重新凝聚再壯大

修訂《逃犯條例》爭議白熱化,支持和反對陣營都在傾力動員。有支持修例團體表示,收集了超過71萬個有效簽名支持修例,然而聲勢卻完全被昨天的反修例遊行蓋過,畢竟聯署簽名只是舉手之勞,酷熱天氣之下遊行卻要身體力行,政治成本高很多。網上簽名與遊行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政治動員活動,蘋果與橙不能直接比較,不能硬將兩組數字拿來做對比,唯一肯定的是社會再度撕裂,不同市民支持和反對修例立場鮮明。

上周本報發表的隨機抽樣民調顯示,社會沉默大多數,包括中間派、溫和派和無黨派市民均傾向反對修例,今次遊行規模正好印證了這一點。民陣說有超過100萬名市民遊行,數字有否「水分」可以討論;警方表示遊行高峰時有24萬人,是否低估人數,同樣可以斟酌,惟觀乎人潮情况,遊行規模相信可以跟2003年的50萬人遊行相提並論,成為香港回歸以來其中一次最大規模的遊行。特區政府必須認清民情沸騰這一事實,不能自欺欺人,將反對修例的聲音視為社會少數意見。倘若政府執意硬推修例,只會將大批無黨無派溫和市民推向對立面,黎民百姓離心離德,當局往後施政必然寸步難行。

2014年佔領運動之後,本港社運和政治反對運動陷入低潮。立法會議員DQ(取消資格)風波也好,高鐵一地兩檢爭議也好,未嘗出現過真正大規模的示威,普羅大眾對街頭政治感到倦怠,然而這次修例爭議,卻再度激起了一般市民上街的意欲,社運和政治反對運動得以重新凝聚壯大起來,過去數年的低潮期或平靜期,似乎已告一段落。

無可否認,修例爭議發展至今,攙雜了大量政治操作、扭曲和謠言,例如有人刻意散播流言,揚言由於港府修訂《逃犯條例》,日本等多國考慮取消香港免簽證、外資亞太區總部出現逃亡潮,藉以製造恐懼煽動群眾;一些遊行市民擔心,修例後香港言論自由不再、不會再有上街機會,甚至拒絕讓記者拍照,擔心內地秋後算帳政治清算,這種憂慮強烈程度是否與事態成比例,似乎亦可以討論。前律政司長梁愛詩認為修例被「妖魔化」,不過話說回來,一地兩檢同樣有「妖魔化」問題,卻不見得議題能夠炒熱,若非《逃犯條例》修訂本身確有問題,觸動了市民神經,也不可能出現這麼多的政治操作空間,讓人有機可乘,令政府陷入有理說不清的困境。

港府撤回修例最明智

北京宜思考對港政策

港人對內地法治缺乏信心由來已久,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為港人提供司法保障,亦是為了釋除港人對內地司法長臂伸延到香港的疑懼,當前的修例風波,實際是回到1980年代港人信心問題的原點。政府再三強調,《逃犯條例》不允許以政治、宗教等原因「交人」,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指出,即使內地以干犯搶劫等普通罪行為由,要求港府引渡,政治犯不引渡等原則一樣適用,若涉「巧立名目」,法庭會把關,他相信中央會非常克制,不會輕易提出引渡要求,以免有可能被法庭裁定政治逼害某人。問題是港人對內地司法制度沒有信心,情况從未改變,港人需要的是機制保障,而非講個「信」字,即使港府和專家嘗試解釋,似乎也起不了多少作用。

今年初政府提出修例,無人想過最終會引發一場大型群眾運動,政府低估民情,自陷困境。刻下民情鼎沸,政府堅持繼續推動修例,將要面對不可知、不確定的發展,對撼下去,情况難以估計,臨崖勒馬撤回修例,即使有損管治威信,仍是明智選擇,總好過將社會推向動盪不安的局面。倘若政府堅持不撤回,立法會議員應「良心投票」,不受政治立場綑綁和政治力量支配,為自己的抉擇承擔所有政治責任和後果。這次修例風波,再度突顯部分人「逢中必反」取態強烈,即使借助外國勢力施壓也在所不惜,然而北京當局亦不能將大多數反對修例的市民,與這一小撮人綑綁一起看待,北京宜思考怎樣的對港政策,才更加適切。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