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世界的貝聿銘 中國的貝聿銘

【明報社評】世界著名的華裔建築師貝聿銘5月16日與世長辭,享年102歲。他一生的經歷,是近現代中國的一個縮影;他一生的成就,折射出華人的智慧,以及東西方文化合璧的光彩。貝聿銘跟香港的關係,除了經常穿著由香港裁縫手工縫製的西裝,和他精心設計的中國銀行大廈外,還為香港的年輕人樹立了一個榜樣:如何糅合東西方文化,在國際上闖出一條康莊大道,探索出新的前程。

貝聿銘1917年出生的年代,是中國積弱、中華民族飽受欺凌的年代。他1935年出國的時候,是日本全面侵華的前夕,中國人心惶惶。到了他學成想回國的時候,中國正飽受蹂躪,有家歸不得。1949年中國大陸政權易主,他的事業剛起步,留在美國發展成為順理成章的選擇,此後中國仍然動蕩,中美關係解凍後,貝聿銘參加美國建築師訪問團到中國,以外人身分窺探國家的變化,待到中國改革開放,貝聿銘才有機會堂堂正正回國,並接受邀請設計北京香山飯店。2002年,85歲高齡的貝聿銘為家鄉蘇州設計博物館,以鄉情加獨到的眼光,鑄出心血之作。他102年的人生,見證了中國不同階段的變化,他以不同的身分,體驗民族從弱變強的過程。

貝聿銘出身名門望族,祖父貝理泰飽學詩書獲得功名,在朝為官,後創建上海商業儲蓄銀行;父親貝祖詒是中國銀行行長,貝聿銘自幼接受西方教育,後來到美國攻讀,受西方文化薰陶。然而,貝聿銘的童年,是在充滿傳統文化氣息的蘇州庭院長大,耳濡目染,對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仰視敬慕。貝聿銘即使在成為建築界翹楚後,仍然經常讀老子的書,他說過,老子的著作影響他對建築的看法遠勝其他。

糅合中西文化

結合古今風格

學貫中西是知識的收穫,能夠融會貫通糅合東西方文化的精粹,將古典與現代相結合,運用於建築設計方面,使貝聿銘能夠平步青雲,成為世界頂尖級的建築設計師。他的傑作,為世界不同文化背景的國家所接受;他的設計遍佈歐洲、美國、中東、日本,以及他的老家中國。美國已故總統甘迺迪遺孀點名讓他設計紀念圖書館,經典之作的華盛頓國家美術館東館開幕,總統卡特親臨剪綵。

貝聿銘的得意之作是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羅浮宮要擴建,是法國總統密特朗點名邀請貝聿銘設計與規劃,當貝聿銘提出大膽的玻璃金字塔想法,整個法國都驚呆了。工程完成後,這座全球最大的美術館,入口多了一個源自埃及會發光的金字塔,帶着比羅浮宮還要古老的象徵意義,採用的玻璃金屬材料則更現代新穎,結合古今,從此獲得法國人喜愛,全球遊客的青睞。

華人在海外獲得成功,大多是由於在異國他鄉,要付出比當地人雙倍的努力,以求出人頭地;而另一個重要因素,是華人憑藉中華文化的底蘊,補充西方文化,如果結合得宜,可以沉澱出凌駕兩種文化的創意。貝聿銘從小接受西方教育,但沒有忘記流淌在血液中的中華文化,並且能夠將之發揚光大,贏得了西方人士的尊重。

鄉情傳統文化

一生一以貫之

為貝聿銘撰寫傳記的作家坎奈爾在書中說,貝聿銘的華裔身分,曾使他受到一些心胸狹隘的建築委員會的歧視,甚至有時因為風格跟西方傳統迥異而成為箭靶。書中還引述一位美國評論家對貝聿銘的評價:他是最古老文明的產物,舉止溫和、品位高雅,他披着文化的神聖斗篷,彷彿意味着,我是如此高貴的華人,你們野蠻人永遠無法理解。

然而,最諷刺的是,在海外受到異樣目光對待的貝聿銘,回到中國展示第一件作品的時候,卻又受到另一種異樣目光。對於北京香山飯店的設計,貝聿銘的想法是,糅合西方建築技術和中國古老的民間建築風格。希望以此為中國創造新的建築語言,這是新與舊的混合,以供年輕的中國設計師仿效。可是,在文革剛結束的中國,貝聿銘建築理念的結晶並沒有獲得欣賞。雖然如此,香山飯店這個傑作還是讓他奪得建築界最高榮譽的普利茲克獎,貝聿銘其後捐出10萬美元設立了一個獎學金,幫助中國學生到美國留學。

貝聿銘的另一不朽之作,是他為中國銀行香港分行設計的大廈,屹立在維港的風景線上,與在香港並駕齊驅的匯豐銀行大廈各有千秋。他當時認為,香港是金融中心,中國銀行大廈應該是現代風格的,而且必須體現出堅穩的結構。更為難能可貴的是,貝聿銘的父親曾經是中國銀行行長,大陸政權易主後中國銀行成為國家的資產,貝聿銘並沒有因此記恨,仍然在有限的預算中,出色地給中國銀行建成一座傑出作品。

貝聿銘的一生,事業跌宕高低但從不言棄,身居海外而不忘中華文化,值得香港年輕人認真細味琢磨。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