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修例殘局港府收拾 中央不宜高調介入

【明報社評】《逃犯條例》修訂爭議,正朝港人不想見到的方向發展。這邊廂,立法會陷入僵局,泛民建制談判無果;那邊廂,中聯辦和港澳辦開腔支持修例,令人關注爭議死結會否愈扯愈緊。這次修例風波愈益國際化,美國高調過問,令事態更為複雜。中央對外部勢力干涉,很難無動於中,可是支持特區依法施政,與避免介入特區事務,分際必須小心拿揑。政府強調修例是要堵塞本地法律漏洞,並非為內地度身訂做,既然如此,特區政府應該自行收拾局面,中央高調介入既無必要亦無好處,應當盡量避免,以免影響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的獨特性。

各方態度趨強硬

連場硬撼添震盪

立法會應該是解決而非製造問題的地方,可是眼下現實卻是法案委員會無法運作,上周六議事堂的肢體衝突,更叫社會輿論嘩然。化解當前立法會制度僵局,最理想做法是泛民建制談判磋商,讓法案委員會得以重新運作,又或另設專責委員會審議《逃犯條例》,以正常程序處理分歧而非鬥打茅波。經過周六一役,泛民與建制一度互釋善意,有泛民議員提出「一筆勾銷、從頭再來」,建制派亦擺出休戰姿態。外界原本期望兩派代表好好坐下磋商尋求出路,未料會面匆匆結束,雙方又再企硬。

泛民在會上開出的條件,是要建制派游說政府撤回修例,兼要承認涂謹申是法案委員會主席,簡言之就是要建制派屈服,站到泛民一方,至於建制派代表也未有提出實質解決方案。究竟雙方是否有誠意談判,還是擺擺政治姿態以示願意會面,市民心裏有數。內務委員會今天將討論法案委員會困局,觀乎最新形勢,不排除內會選擇繞過法案委員會,將草案直接提交大會討論。這種不依正常程序的做法,除了令議員失去逐條條文審議的機會,更是做壞規矩,立下不良先例。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已表明,不可能在現階段撤回修訂,未來數月,政府、建制與泛民有可能連場硬撼,引發政治震盪,實非香港之福。

今年初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以來,坊間一直有很多揣測,有人說是中央一早指派的「死任務」,惟亦有很多政界中人表示,這是特區政府提出的主意,林鄭希望為台灣殺人事件的家屬伸張正義。陰謀論揣測沒完沒了永難求證,只會妨礙實質問題的討論。觀乎過去數月事態發展,唯一可以肯定是中央態度出現了變化,由最初低調未有多談,變得愈來愈高調。

上月初本港六大商會代表到中聯辦出席晚宴,會後眾人均稱席間並未提及修例,中聯辦主要是講解「兩會」精神。然而隨着事態發展急轉直下,最近內地官員接連高調開腔,支持港府修例,先有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勇表示,香港應當按照《基本法》盡早立法,中聯辦副主任陳冬亦說支持修例。及至日前,港澳辦和中聯辦網站更分別刊出文章,各自引述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和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不同場合的發言,強調修訂《逃犯條例》合適、合理、合法,港人毋須太擔憂,又說港府修例與包括澳門台灣在內的全國地區,建立區際司法協助關係,是「落實《基本法》的應有之義」。

中央關注可理解

分際拿揑要小心

修訂《逃犯條例》在本港引起軒然大波,還被外地政府拿來借題發揮,以達到政治目的。近期台北方面不時拿移交逃犯問題做文章,華府也借勢介入開腔過問,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以「修例對美國國家安全利益帶來嚴重風險」為由,建議華府重新審視與香港的引渡協議,在當前中美博弈激烈形勢下,必然觸動中央神經。一些泛民人士以為借助外地勢力,可以達到施壓效果,其實只會幫倒忙。鑑於形勢愈益複雜,中央認為有需要表明態度,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並非無法理解,關鍵在於分際的拿揑掌握,一旦過了火位,便會變成直接插手香港事務,對香港和中央都不是好事。

回歸初期,中央的態度一直是盡量不過問香港事務。時移世易,隨着本港和國際政治形勢都出現巨變,要回到上世紀末的狀况,已不大可能,然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原則必須堅守。《基本法》第95條提到,香港「可」與全國其他地區的司法機關協商互助,然而談不上是「硬性規定」。政府常強調,修訂《逃犯法例》是要堵塞法律漏洞,並非針對某一司法管轄區。既然修改《逃犯條例》目標是避免香港成為逃犯天堂,不涉《基本法》規定的憲制責任,也不是為內地度身訂做,修例問題便應該留給特區政府自行處理。

當前港府處境進退維谷,是思慮不周倉卒行事的結果,港府應該一力承擔收拾殘局,爭取輿論也好、「箍票」也好、與各黨派討價還價也好,都是政府的責任,中聯辦不宜介入。現在特區政府無論撤回還是強行通過修例,都注定要付上沉重政治代價,中央出手未必可以幫助港府挽回管治威信,反而導致更多政治陰謀論不脛而走,中央水洗難清,最壞情况是事態演變成中央與反對者的對抗,衍生更大政治危機,衝擊一國兩制。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