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平等尊重不同文明 排擠非我族類招災禍

【明報社評】中美貿易戰正酣,早已不是單純貿易糾紛,而是21世紀中美浮沉博弈一環,不少學者擔心中美墮向修昔底德陷阱,華府官員還要加柴添薪,將中美角力,提升到東西方文明衝突乃至「非我族類」鬥爭層次。世界潮流講求互利共贏,一旦扯上「非我族類」狹隘偏見,就會變成零和遊戲,當前華府看待中國態度,與廿多年前《考克斯報告》時如出一轍,在此背景之下,北京召開首屆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呼籲平等尊重不同文明,別具警世意義。

文明型國家崛起

國際秩序遭顛覆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大會演講,呼籲不同國家民族交流互鑑,強調每一種文明都有存在價值,並無高低優劣之分,「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只會帶來災難。這些話似乎是老生常談,惟放在當下大國博弈和價值觀之爭的背景理解,卻別有深意。

過去200年西方主宰世界,是史無前例的秩序格局。現代國際秩序以「民族國家」為本,歐美發達國位居中心,非西方文明和發展中國家大多位於邊陲。整個秩序的運作,雖有雨露均霑時候,惟大抵以西方利益為本。西方除了享有政經霸權,在形而上層次,亦成功將自身歷史經驗和自由主義價值觀,提升至普世價值層次,為整個霸權秩序披上意識形態外衣,鞏固其合理性。冷戰後出現「歷史終結論」,認為自由主義民主定於一尊,正是此一邏輯的延伸。

然而踏入21世紀,歷史並未終結,自由主義等西方價值並未定於一尊,反而面臨不少挑戰,當前西方最關心的就是中國崛起。美國已故漢學家白魯恂(Lucian Pye)曾說,「中國是一個假扮成民族國家的文明」,近年西方和內地一些學者,都開始用「文明型國家」(civilization-state)的新概念看待中國。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容得下一兩個「異例」(諸如日本),然而中國並非典型民族國家,盛載的不是簡單一個民族,而是一個大型文明,其崛起必然動搖整個系統。

東西方文明不一定要走上衝突之路,可是華府有些人顯然認為,美國不僅要維持世界一哥地位,更有責任維護西方文明霸權。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事務主任斯金納(Kiron Skinner)形容,美蘇對抗只是西方文明同室操戈,美中之爭才是「真正不同文明的對抗」,將中國視為「首個非白種人的強大競爭者」,正是一次清晰表述。

斯金納將信仰基督的俄羅斯視為西方文明一員,看似言之成理,實質很易反駁。舉例說,菲律賓是天主教國家,可是不會有人將它歸入西方文明體系;在非洲,就算有國家「完美貫徹」自由主義民主價值,也不會變成西方文明一員。美國學者華特(Steven Ward)認為,斯金納的文明衝突論,無關意識形態,而是關於種族,背後邏輯是中國不似俄羅斯,並非以白人為主,是「非我族類」,必須區別處理。斯金納是黑人,由她表達這種白人至上世界觀,看似奇怪,惟亦可以理解為這是華府不少保守精英想法,躋身其中就得有這種世界觀。歷史說明,當這種世界觀化為政策,將帶來災難。

《考克斯報告》氛圍重現

美日戰爭教訓勿忘記

中國是否美國首個「非白人強大競爭者」,其實可以爭議,畢竟上世紀40年代日本曾硬撼美國,儘管論綜合國力,當年美日其實差距甚大。日本軍國主義侵略是戰爭罪魁,不容卸責,惟二戰前西方霸權排擠遏抑「非我族類」,確亦埋下計時炸彈。上世紀國聯成立,日本爭取加入種族平等條款,不得要領。在美國,日裔移民遭歧視,1924年美國國會更禁絕日本移民。觀乎近期美國以國安之名打壓中國企業,有國會議員更要求嚴限向中國學生發放簽證,美國保守勢力對「非我族類」的排斥歧視,百年來有否變過,值得深思。

當前華府看待中國的態度,令人不期然想起1990年代《考克斯報告》時的情况。刻下中國5G科技領先國際,惹來美方打壓;當年《考克斯報告》的背景,則是中國火箭技術發展迅速,美方視為威脅。美國共和黨議員考克斯指控中國「竊取美國軍事技術」,儘管美國智庫批評《考克斯報告》煽動有餘,實質證據不足,部分美方核武數據更屬公開資料,談不上竊取。當年華裔科學家李文和無辜繫獄,成為事件象徵人物;現今的5G風雲,象徵人物也許就是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

每個國際秩序都靠一套論述支撐。19世紀支持西方殖民侵略擴張的論述,是所謂「白人責任論」(White man's burden);20世紀美國霸權確立,自由主義民主「普世價值」發揮支撐作用;21世紀中國崛起,北京拋出的論述是「不同文明平等尊重」。中方的論述戳中美國死穴,惟北京亦要面對「自由民主」這個痛點。國際秩序面臨巨變,中國與美國(西方)其實可以透過溝通對話,建立一個兼容兩套論述的「文明雙核心」國際秩序,任何一方執意要壓住對手,最終只會走上死鬥窮途。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