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議會失效禮崩樂壞 鬥打茅波於事無補

【明報社評】立法會就審議《逃犯條例》修訂事宜,陷入前所未有的制度僵局,法案委員會失序失效,泛民與建制均認為己方主導的會議才是「正統」,議事堂上講口又「講手」,有損立法會聲譽。泛民建制爭持不下並不鮮見,今次事件如斯嚴重,在於傷及立法會規章制度,政治僵局和制度僵局糾纏交織,治絲益棼。解鈴還須繫鈴人,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政治僵局,需要政府化解;至於立法會的制度僵局,則要泛民建制兩派知所分寸,透過對話協商尋找出路,停止鬥打茅波「做壞規矩」,以免進一步破壞立法會規章制度。

鬥鑽空子做壞規矩

泛民建制均有責任

上周六,建制和泛民立法會議員就《逃犯條例》修訂爆發衝突,泛民強調,涂謹申已獲選為法案委員會主席,建制派則表示之前由涂謹申主持的會議不合法,雙方各執一詞。今天早上,涂謹申和石禮謙又將各自召開會議,議事堂會否再度出現肢體衝突,令人深以為憂。

成立法案委員會的原意,是在不佔用大會時間下,提供更多機會讓官員和議員商討草案,提高議會運作效率,惟現時法案委員會已完全失效,無法運作。立法會應該是講道理而非「講手」的地方,就算泛民或建制派搬出百般理由,辯稱「錯不在我」,看在無黨無派的公眾眼裏,恐怕都只會搖頭嘆息,對立法會淪落至此感到極為無奈。市民不想見到今天會議又有粗暴場面,還請兩派議員「高抬貴手」檢點克制。

立法會陷入如斯田地,泛民建制均有責任。為了阻撓修訂《逃犯條例》,泛民利用「最資深議員負責主持會議選主席」的慣常做法,在法案委員會拉布,一再開會仍然無法選出主席,身為「主持」的涂謹申被指越權處理規程問題。建制派眼見形勢不妙,透過內務委員會運用權力,向法案委員會發出指引,以石禮謙取代涂謹申主持推選主席程序,並將立法會秘書處牽扯進來,由秘書處以傳閱文件方式將涂謹申「DQ」(取消資格),惹來泛民怒憤,演變成各自召開會議的局面。

世上沒有萬全的議會規則,灰色地帶在所難免,有心鑽空子,必然找到法子,當各方都不講規矩鬥打茅波,制度就會崩壞,不幸地這正是當前立法會的寫照。在建制派眼中,當日涂謹申無權以「主持人」身分代行「主席」之事,破壞慣例純為拉布;在泛民眼中,雖然內會有權向法案委員會下達指示,惟根據《法案委員會主席手冊》,除非主席批准兼無委員反對,否則不可以傳閱形式作書面表決。諷刺的是,泛民和建制面對質疑,反駁理據其實異曲同工,就是「沒有明文規定說不可」。泛民不認為涂謹申越權,建制派認為「DQ」涂謹申主持身分時,根本未有主席,《主席手冊》並不適用。

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形容,近期事件反映立法會自我規範功能「徹底崩潰」。今次風波已不止是泛民建制又一次政治對抗,而是立法會規章制度的危機,各黨派必須以大局為重,以免立法會規範走向分崩瓦解。立法會主席斡旋危機責無旁貸,遺憾是過去數天市民耳聞目睹的,並不是現任主席如何積極調停,而是幾位前主席各抒己見發出呼籲。前主席比現任主席表現更為活躍,市民難免會問現任主席是否在隔岸觀火。

兩派對話尋找出路

勿再破壞規章制度

政府倉卒推動修例,引起社會反彈,政府進退維谷,立法會亦陷入制度僵局。倘若政府願意分兩階段行事,先解決台灣殺人案,再處理修例問題,當然是一條出路,然而泛民與建制亦不能守株待兔,必須盡快對話,防止危機惡化對立法會構成更大破壞。有建制派認為,法案委員會完全失效,為今之計是破天荒直接將草案提交大會審議,然而有關做法實際是飲鴆止渴,變本加厲「做壞規矩」。

目前建制與泛民劍拔弩張,若草案直接交予大會,不過是轉移戰場,况且大會做不到法案委員會的功能,議員與官員無法一問一答逐條審議條文,大會只是雙方各自發言,與審議是兩碼子的事。更大問題是有關做法背後的邏輯,跟導致當前立法會危機的原因殊無二致,總之就是鬥鑽空子,議會規矩沒說不,史無前例又如何。今次先例一開,日後任何重大法案一遇阻滯就直上大會,法案委員會廢掉武功,立法會規章制度將遭受進一步破壞。

以目前形勢,無論建制還是泛民都不可能轉軚,承認對方所牽頭的法案委員會是「正統」。為了讓雙方有下台階,另設專責委員會審議《逃犯條例》修訂,值得仔細考慮。泛民反對修例立場鮮明,建制派內部並非鐵板一塊,理應有談判空間,以合理方法向政府施壓。若泛民擔心按立法會兩派議員比例入會「蝕底」,可以向建制派開出條件,務求「扯平」形勢;若建制派擔心選主席再起爭拗,可以要求泛民許下君子承諾。當然,這一安排充其量只能處理眼下立法會制度僵局,解決不了圍繞修例的政治僵局,倘若泛民建制決意繼續鬥打茅波,協商找主席的僵局仍會「無限輪迴」,然而另設專責委員會至少可以讓泛民建制有一次機會「重新來過」,嘗試走出死胡同。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