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中國留學40年 香港落後20年

【明報社評】40年前,改革開放後第一批52名留學生開始在美國攻讀課程,去年66萬學生出國留學。20年前,香港特區政府首次提出要將香港打造成國際教育樞紐,但香港高等教育踟躕不前,不但未能藉此招攬人才,在吸引內地學生來港升學方面,也未孚眾望。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需要大量新型的人才,香港應該急起直追,既為國家培養人才,也為培訓香港青年打出去闖出一條「血路」。

內地富商狂花650萬美元,製造虛假課外活動證明,賄賂大學辦事員,讓女兒從「側門」進入史丹福大學,最後東窗事發,學生被開除學籍,事件轟動國際,一是美國大學招生制度的漏洞,二是中國人對留學以及進名校的狂熱。這當然只是偶發的個案,但內地學生對出國留學的熱中,隨着內地整體經濟水平上升而增加,更多人可以負擔得起高昂的留學費用,同時學生的學業成績也大有進步,對於海外大學的要求,也愈來愈高。

捨北大清華取港大

內地生此情不再

過去內地生對香港學府趨之若鶩,連續好幾年出現有優異成績的考生,放棄北大清華而取港大和中文大學的案例,而今情况已經悄然轉變,箇中原因複雜,「仇視內地」的政治氛圍、香港的學術範疇多元化不足、就業市場不佳等等,即使如此,香港高等教育對內地生仍然有一定吸引力,來港升學的數字近年仍然有小幅上升。然而,香港的輿論對於內地生人數的增加,還在不斷提出質疑,指內地生搶佔了香港的資源。

其實,搶佔香港資源的說法缺乏根據,以香港大學招收的內地生情况為例,該校去年共有6078名內地生就讀本科和不同類型的研究生課程,其中2706人是攻讀非政府資助的研究生課程,即44%的內地生沒有接受任何政府資助。與此同時,港大有3490名國際生,71%就讀不同等級的政府資助課程。特區政府對資助國際生以提高國際化水平是否做得足夠另說,但對內地生沒有特殊的照顧則是事實。即使56%的內地生受到某種比例的政府資助,但他們對提升港大的學術水平,以及學術氛圍的多元化,是有幫助的。

中國留學生學成回國後,很多目前已經成為政府高官、商界翹楚、學界精英,對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科學有驕人的貢獻。內地學生在香港學有所成,回到內地也有巨大貢獻,手執國際市場牛耳的無人飛機創辦人、蓄勢待發的無人船發明者,都是香港科技大學研究生;河北省現任省長許勤是香港理工大學博士;今後將會有更多的香港校友成為國家棟樑,也是可以期待的。

香港兩任特首都提出過要將香港發展成教育樞紐,成績未見彰顯,但也並非一事無成,有大學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留學生,擔任香港和內地生的嚮導,帶領他們到自己的國家參觀訪問,拓闊香港學生的視野,為內地生跟一帶一路國家建立聯繫,打通香港在一帶一路的「任督二脈」,今後在這方面成為樞紐作用,可能是一個「並非出於設計」的意外效果。

爭教育樞紐地位

新加坡較香港進取

教育樞紐的想法,並非獨創,也沒有專利,新加坡在這方面的做法更加大膽和進取,目前在新加坡留學的中國學生,人數達到5萬,相比香港只有12,000多名內地生,香港應該感到慚愧。新加坡面積比香港小,大學數量沒有香港多,尚且可以吸納這麼多留學生,何况香港還有為國家培養人才的任務。

香港地小人多是不爭的事實,但在爭搶教育樞紐地位的最大障礙,在於觀念上的落後,墨守成規認為公帑不能資助「外人」,更加不能跨越深圳河。香港浸會大學14年前在內地開辦的聯合國際學院,至今已經培養出1萬多名畢業生;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校區,在內地的名聲與日俱增,吸引了不少精英學生報考;即將開辦的香港科技大學廣州南沙分校,面積是香港總部的一倍,將來在科研上也會有很大的進步;目前城市大學也在密鑼緊鼓籌建內地分部。這些是香港高等教育在內地的延伸,不但可以為國家培養人才,也可以直接及間接為香港帶來有形和無形的好處。

粵港澳大灣區正在起步,將來需要的新型人才,並非內地與香港現行的教育體制所能承擔,香港的大學在大灣區辦學,地理和文化上靠近生產的企業和市場,無論在科研成果轉化和企業管理方面,都會是百利。目前特區政府的資助不能離開香港,連香港學生在內地就讀,理論上減少了政府在教育開支的負擔,但在享受資助方面,只得區區幾千元,對於投資在他們身上將來可能帶來的「回報」,實在不成比例,香港要對這個問題來一個認真理性的探討,改變目前的落後觀念。

香港高等教育發展有優越的條件,成為教育樞紐也並非不可期,香港教育還可以為香港提高國際聲譽,招攬人才,更應該為國家培養人才,如果礙於目前的桎梏而不思進取,無疑又會成為另一方面的「鴕鳥」。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