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平心靜氣談逃犯 「三個避免」須緊記

【明報社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立法會答問環節,就修訂《逃犯條例》與議員針鋒相對,議事堂內人身攻擊言論四起,行政立法關係滑到谷底。修訂《逃犯條例》爭議,觸及一國兩制和信心問題,政府的修例建議未足以釋除疑慮,不應倉卒行事,各方應當平心靜氣,就事論事,勿讓政治喧囂代替理性討論。香港身處中美角力之中,身不由己,將修例爭議推向大國博弈漩渦,只會令事態變得更為複雜敏感,導致政治迴旋空間更窄,無助解決問題。

弄清條例通過背景

不代表港人無憂慮

答問會上,林鄭主動談及《逃犯條例》修訂,關注社會因為「誤會不理解」,出現「極端言論和不必要恐懼」,並與部分議員展開激辯。林鄭表示,有人認為回歸前通過的《逃犯條例》刻意將中國其他地方排除,有關說法「全是廢話」,叫議員翻查立法會檔案;有議員則認為修例打破香港與內地的防火牆,批評林鄭「自作聰明」,說到激動之處,更是罵聲連連。

立法會是議員和官員議事論事的地方,有時爭辯正酣,措辭較為強烈,並非不能理解,然而無論官員和議員都應該避免意氣用事,少用挑釁刺激字眼,也不應惡言相向人身攻擊,以致議事堂充斥謾罵攻擊,小學生式鬥嘴爭吵不時出現,意氣之爭壓倒一切,理性討論拋諸腦後,很多市民相當無奈。社會對《逃犯條例》修訂有疑慮,需要心平氣和討論。昨天行政長官答問環節所出現的場面,並非市民所樂見,亦令人關注行政立法關係急轉直下,重墮谷底。

議題愈是敏感,愈要講道理和重視事實基礎。追源溯本,回歸前立法局通過《逃犯條例》,目的是將港英年代的引渡法例本地化,當年法案委員會的會議紀錄顯示,有議員問將「中華人民共和國或其任何部分除外」等字眼刪除有何影響,官員回應說,草案是以英國所簽協定為基礎,將既有安排本地化,由於原本安排並不包括中國,突然刪除有關語句意味條例草案會超越本地化範疇,變成對條文作出重大修改。換言之,當年《逃犯條例》立法,的確不是因為擔心內地法制等政治理由,刻意將中國大陸剔除,而是出於技術原因。

不過話說回來,弄清了《逃犯條例》來龍去脈,不代表港人對內地司法制度沒有信任問題。一國兩制要義之一就是處理港人信心信任問題,《基本法》所提供的司法保障,也是為了釋除港人對內地司法長臂伸延到香港的疑懼。香港與內地討論逃犯移交問題20多年,至今仍然未有移交協議,正正突出問題的複雜和敏感,這一事實同樣不應迴避。

林鄭不點名引述當年民主黨議員的發言,提到回歸前審議《逃犯條例》草案,有議員冀盼條例可以成為借鑑藍本,以便回歸後香港與內地訂立逃犯移交法律,惹來民主黨反駁「斷章取義」,雙方各執一辭。政府認為以個案方式處理移交逃犯,由法院把關,已足以回應外界關切,然而觀乎社會反應,很多人覺得這些安排並未足以消除疑慮,政府剔除9項主要關乎經濟的罪行,更有袒護商界之嫌。政府應該先尋求與台灣達成單次移交協議,處理陳同佳案,之後才考慮修例問題。

理性討論忌倉卒行事

捲入大國博弈幫倒忙

《逃犯條例》修訂爭議,需要有「三個避免」,一是避免倉卒行事,二是避免討論失實和情緒化,三是避免將事態推向大國博弈漩渦之中。今次政府修例惹起甚大爭議,一些外資機構和外國商會在香港做生意,關注修例對他們有何影響,提出不同意見,並非難以理解,然而當修例問題變成大國政治角力戰場,只會令到事態變得更為複雜,對香港是禍非福。

日前,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下稱「委員會」)發表報告,認為港府修訂《逃犯條例》,將為美國國家安全和在港經濟利益帶來「嚴重風險」,又聲稱修例可能違反《香港政策法》內的關鍵條款,建議華府重新審視現行與香港的長期引渡協議,云云。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被捕引渡風波殷鑑不遠,美方擔心什麼,各方心中有數,然而必須留意,這不是「委員會」首次拿《香港政策法》做文章。

去年「委員會」發表報告,認為北京持續侵蝕香港自由法治,「香港漸漸與內地城市無異」,惟建議卻是呼籲政府檢視「美國對港科技出口政策」,令人覺得「委員會」不過是借題發揮,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中美角力愈演愈烈,香港夾處其中,處境凶險。華府要打「香港牌」壓制中國,總有法子搬些「理由」出來,香港身不由己,不易置身事外,然而各界至少應該盡量避免將香港進一步推入漩渦當中。以為可以借助華府壓力反對修例,將事件提升至國際政治層次,結果很可能幫倒忙,當局為免顯得向外國政治勢力屈服,更難退讓,令到修例問題的迴旋協商空間變得更小。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