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吸引醫生外援踏首步 業界保護主義待糾正

【明報社評】放寬海外專科醫生實習爭議,醫委會以主席關鍵一票通過政府屬意方案。有關方案以原先的「政府方案」為藍本,對於豁免實習期要求,是3個付諸表決方案之中較為寬鬆的一個,投票結果算是給社會一個合理交代,惟不代表業界保護主義有所消退,整個制度還有很多無理關卡和刁難,令海外專科醫生感到屈辱,連港人子弟也對回流卻步,若不進一步拆牆鬆綁,就算放寬實習要求也不會有太大作用。政府必須繼續推動醫委會改革,確保專業自主不會凌駕公眾利益。

輿論制衡起作用

保護主義未消退

本港醫生短缺,短期內需要吸引更多合資格海外醫生,以濟燃眉之急。豁免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期,是提供更多誘因的第一步,未料上月初,醫委會全數否決4個豁免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方案,要求相對寬鬆的「政府方案」得票最多,仍以一票之差飲恨。

上次醫委會否決四大方案後,醫生業界拋出「業界共識方案」,變相對在大學醫學院和衛生署工作的海外專科醫生,設下更多門檻障礙。昨天的醫委會會議,實際就是「業界共識方案」與「政府方案」較量。雖然醫委會表決結果,最終選擇了較為寬鬆的「政府方案」,然而必須留意,這次投票爭持極為激烈,兩大方案各有16票支持,「政府方案」全憑主席投下關鍵一票,始能險勝,反映很多業界代表仍然是「捨鬆取緊」。投票結果僅反映輿論對業界起到一些制衡作用,不代表業界保護主義消退。

本港私家醫生收入,比起英美等地同行都要高,部分醫生更是「月球人」、「星球人」(即月薪甚至周薪超過百萬元)。政府投入大量資源培訓他們,目標是服務社會、照顧病人,可是醫生團體的保護主義傾向,確實令市民懷疑業界是否以社會福祉為先。部分業界代表稱,公院人手不足原因是醫管局管理不善,以及投訴文化「過於惡劣」,導致公立醫院工作環境太差,留不住本地醫生,也吸引不到海外醫生,云云。本港公營醫療問題叢生,醫管局難辭其咎,惟業界保護主義顯然亦是導致合資格海外醫生卻步的因素。

海外專科醫生經歷多年訓練,有一定工作經驗,要求他們再實習,去做收症、抽血等最基本的工作,實際是將他們視作「初哥」、製造屈辱感,即使業界稱呼這是「評核期」,堅持只是為了「海外醫生熟悉本港醫療制度」,都不會改變事情本質。「政府方案」通過後,海外專科醫生在醫管局、大學醫學院或衛生署工作,做滿3年並考獲執業試,便可豁免半年實習,成為註冊醫生,然而整個制度還有很多關卡,有意無意地刁難海外醫生,令他們感到屈辱。這些關卡看似瑣碎,疊加起來卻足以拒人於千里。

以海外醫生執業試為例,很多安排實際都是強人所難,製造不必要障礙,多於為醫生質素把關。海外醫生執業試一般在年底舉行,然而醫委會往往在考試前6周才公布確實日期,對在職海外醫生應試構成頗大障礙,皆因海外醫生工作也相當繁重,往往需要提早多時向醫院請假,很難臨急請假來港應試。另外,執業試及格率僅得兩成左右,亦備受詬病。

無理關卡製造屈辱

折牆鬆綁減少刁難T

海外醫生執業試分為筆試及臨牀試,臨牀試包括內科、外科、兒科及婦產科。業界常辯稱,降低考試門檻會拖低醫療質素,惟一些「過來人」指出,考核內容超出實際臨牀需要,以兒科臨牀考試為例,部分考核內容極為專門,甚至出現萬中無一罕見病例,若非兒科專科醫生,考核這些病例對評估能力並無多少幫助。有海外資深外科醫生對於臨牀考核竟包括最基本的洗手步驟,也感到相當侮辱。將針對醫科畢業生要求套在他們身上,不是為港人把關,而是戲弄別人。

行業保護主義離不開門戶之見,又或「多個香爐多隻鬼」一類私心。現在一些業界保護主義者最想「證明」的,是放寬實習後,港人子弟醫生也不會回流,這樣就可反證問題「完全」出在醫管局身上,無關保護主義。這套論述有誤導成分。公院工作環境持續惡劣,愈是可能嚇走有意來港的海外醫生,公院無法紓緩人手,倒過來又令公院工作環境惡化,要在短期紓緩這一惡性循環,必須為吸引專科外援進一步拆牆鬆綁,減少刁難,問題癥結不在於放寬實習「無用」,而是不能止於這一步。

醫者父母心,本港很多醫生每天都不辭勞苦服務病人,然而業界內的保護主義問題,確是改善本港醫療服務的絆腳石,政府的責任是確保專業自主不會變成私利先行,凌駕公眾利益。政府必須加緊推動醫委會改革,遏阻保護主義傾向,若然醫生業界抗拒採取更多措施,方便專科外援來港,政府應考慮收回專業自主權力。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