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貿易談判美惡意滿滿 中方赴會偏向虎山行

【明報社評】中美貿易談判又添變數,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要脅,周五起向2000億美元中國貨加徵關稅。一如早前美朝峰會,美方似乎又想在談判關鍵時刻,索要更多讓步,中方代表團如期赴美,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倘若美方要求無理,中方應表明立場,甚至像金正恩般退席離場。中美貿易談判弔詭之處,在於貿易戰打擊經濟,驅使兩國談判,然而當協議在望、經濟股市反彈之際,美方似乎又以為有更多本錢施壓。如果華府談判目的是處理貿易不平衡,中美理應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倘若美方懷有惡意遏制中國發展,外界就要有臨門一腳談判破裂的最壞打算。

特朗普出爾反爾

手法近似「特金會」

去年12月「習特會」同意暫停加徵關稅,此後中美展開6輪磋商,特朗普不時說談判「非常順利」,刺激美股上揚。上周中美新一輪貿易談判在北京結束,白宮官員公開表示,談判可望未來兩周有結果,豈料不過數天,特朗普卻突然改口,由之前說「接近達成歷史協議」,變成「不滿談判進展太慢」,宣布本周五起「加碼」向2000億美元中國貨加徵關稅,由去年9月的10%增至25%。

特朗普這次變臉來得突然,惟亦毋須太過驚訝,說到底,去年6月初中美談判代表亦一度達成協議框架,未料之後美方出爾反爾,向華發動貿易戰。由《跨太平洋貿易伙伴協定》(TPP)到美俄《中程導彈條約》,對特朗普來說,國際協議也可隨時撕毁退出,何况尚未正式締訂的協議,今次最新發展再次突顯「特朗普因素」對全球經濟的風險。

當前中美貿易談判形勢,跟今年初美朝峰會臨門一腳急轉直下,頗有相似之處。當時外界原本亦以為,兩國至少可以達成某種協議,未料談判最終破裂。最初特朗普企圖將責任推到朝方身上,聲稱是朝鮮要求全面撤銷制裁,美方不能接受,云云。可是綜合後來美國傳媒和朝方說法,事件始末應該是美朝連番磋商後,朝方相信兩國已就「逐步棄核換取逐步撤銷制裁」取得共識,可是在關鍵時刻,特朗普卻開出新條件,要求朝鮮全面棄核,金正恩認為美方懷有惡意,提早離場。

現在中美貿易談判迎來關鍵時刻,特朗普意欲何為很快揭曉,一大可能是他想故伎重施,試圖以大幅加徵關稅脅迫中方,索要更大讓步,並以所謂「中方企圖重新談判」之說,諉過於人。綜合近月西方權威財經媒體說法,中美就增加購買美國貨、知識產權和技術轉移紛爭等方面,已有大致眉目,餘下主要矛盾點在於執行機制,以及去年6月以來美國對中國貨的關稅會否全部撤銷。

貿易戰開打以來,中方對於開放市場和知識產權等議題,態度是只要符合共同利益,什麼都可以談,惟一旦涉及經濟發展模式,中方會「企硬」,美方在產業補貼等問題上,並未取得多少甜頭。當下華府策略,是為日後再向中方索要「留一手」,包括保留部分關稅措施,以及在協議執行機制加入條款,變相容許美方可以隨時「反枱」,重新對中國貨加徵關稅,中方不得反擊。中方認為這些要求無理,強調必須撤去2000億美元中國貨關稅,任何執行機制必須雙向,美方有權做什麼,中方一樣有權。根據上周美國傳媒說法,中美本已同意在達成協議後,即時撤銷大部分關稅措施,惟現在又橫生枝節。

認清貿易談判弔詭處

中方應隨時「提早班師」

明年美國大選,盡快掃除貿易戰陰霾,有利特朗普爭取連任。今次特朗普忽然出招,除了反映他的賭徒風格,似乎亦與美國經濟走強有關。貿易戰對華經濟影響比對美國為大,惟中美政治制度有別,中方忍痛能力遠比美方強。中美貿易談判弔詭之處,在於貿易戰損害到美國經濟時,特朗普便有意願去談,可是一旦協議在望,美股和經濟表現轉強,白宮又以為有更多談判籌碼可以「極限施壓」。

去年底美國經濟轉弱、美股波動,特朗普為求托市,不斷強調會跟中方締訂協議;隨着美國首季GDP錄得3.2%強勁增長,沉寂一時的「美國經濟強勁談判佔優論」,又再出現在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口中,然而必須指出,美國首季GDP亮麗,主要是靠政府開支增加,以及庫存和貿易改善撐起,作為經濟核心的消費開支和商業投資,增長僅為1.1%。與此同時,之前中方一系列刺激經濟措施,正漸漸發揮效用。就算從美方思維出發,當前美國的所謂「優勢」,不會比貿易戰初期為強,之前大半年美國在談判桌上做不到的事,看不到現在可以忽然做到。

美方在貿易談判上一再反覆,令人關注美方意圖不止是收窄貿易逆差,甚或爭取更大市場准入,而是要遏制中方發展空間。特朗普在本周新一輪談判前,突然威脅加徵關稅,中方代表團如期赴會偏向虎山行,除了要弄清特朗普有何意圖,客觀上亦可避免白宮有口實指控中方「破壞」談判。倘若美方惡意滿滿,提出無理由要求,中方應嚴辭拒絕,必要時更應該考慮提早「班師回國」。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