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鼓勵青年探索中國夢 不能沒有自由之思想

【明報社評】今天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凡關心國家未來發展方向的有志之士,都應該際此時刻,討論五四運動精神。一百多年前的青年,徬徨無計,在愛國主義的感召下,紛紛參與五四運動。一百年後的今天,青年也有迷失困惑,同樣應該在愛國的大旗下,延續五四宗旨,勇於探索。國家應該為敢於承擔的青年創造條件,讓他們成為國家的主人,香港回歸了22年,更應該從國家主流的身分,傳承五四精神。

一百年前的今天,北京學生走上街頭示威,呼籲外交部官員不能在巴黎和會上簽訂「喪權辱國」的條約,無疑是保疆衛土的愛國壯舉,這是觸發五四運動的導火線。更深層的原因,是自鴉片戰爭之後,中國被列強瓜分,傳統文化也變得支離破碎,即使在辛亥革命之後,推翻了積弱的滿清皇朝,但南北分治,軍閥割據,袁世凱稱帝,張勳復辟,中國仍然陷於不知何去何從的處境,全國上下一片迷失、徬徨、困惑之感,青年信仰更出現空前的危機與混亂。

在這個背景之下,五四運動開啟了各個層面的吐故納新。在文藝和文學方面開展推動新文化運動;以個人主義和女性主義探索國民思潮改革;以現實主義、功利主義、社會主義甚至無政府主義,重估傳統政治觀念。這些思索與實踐,對中國社會、經濟和政治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如何評價五四運動可能至今都未有定論,但有一條可以肯定的,參與者都以愛國的精神關心國家民族未來發展的方向。歷史學家周策縱總結出一個不容置疑的說法:「五四運動最重要的目的在於維護民族的生存與獨立。」

當今青年再次出現徬徨無助的情緒

一百年後的今天,國家已經強大,國人毋須再為民族的生存與獨立而擔憂,然而,由於不同的原因,青年又再次出現遲疑、糾結和迷惘的情緒。國家的經濟結構在轉型,由粗放的製造業向創新、高科技產業升級,與此同時,全球化的步伐加快,各種生產要素在不同國家製造、在不同生產階段配置到不同地方,產品的設計與銷售等等,都包含國際元素,這種新型的組織生產方式,跟目下年輕人所接受的教育和培訓是不相配的,企業為提高生產效率,管理制度只管向榨取員工的精力與時間下手。年輕人在大城市因為房價超高而不能安身立命,在996的長時間加班工作模式中缺乏個人空間,思想乾枯,健康堪憂,但又不能擺脫來自家庭、企業主以及社會整體的壓力,老齡化社會的來臨,很快就需要他們承擔更沉重的稅賦,年輕人普遍對當下與未來,都存在懷疑與不滿的情緒,他們的青春歲月像無舵之舟漂泊不定。

雖然一百年前後中國青年所面對問題的性質不能比擬,形成原因與面向解決的對象迥異,但有一點是相通的,青年中瀰漫着躁動不安的情緒,對社會的穩定,國家的富強,民族的前途,都是隱憂。而這種新型問題的出現,以傳統的思維與方法去解決,是無濟於事的,必須要由青年人以新思想、新思維來參與探索解決問題的新思路。五四精神,在於鼓動青年敢於探索,勇於承擔,為國家民族的前途分憂,青年能夠以開放的態度、開闊的思路去思索,必須讓他們有獨立之精神與自由之思想,而目前的很多政策與做法,是與五四精神是相悖的。

五四精神內地與香港青年相通

香港的青年與內地青年憂戚與共,一百年前五四運動,香港學生也有抵制日貨運動,雖然並非廣泛參與,但出於愛國的舉動,跟北京學生南北呼應。然而,香港當時受殖民地管治,港英政府對學生的風吹草動都嚴防死守。及後在各種政治思想探索方面,都未能跟國家的主流同步,在不同年代由於戰亂從內地來到香港避難的遺老遺少,更是以強化孔孟之道與新文化運動抗衡,香港青年在很多方面跟內地的主流處於孤懸一隅的狀態。

香港回歸已經22年,內地與香港的青年仍然未能同心同德,這種狀况不利於一國兩制的執行,五四精神的核心價值是愛國主義,應該以此作為交集,鼓勵兩地的年輕人就此多交流、多溝通,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缺失了這種活動,是錯失良機。香港青年應該主動積極,對五四運動的由來與影響,多加認識與研究,然而,任何一方以墨守成規,抱着對五四精神只有一種詮釋的態度,都不利於交流與溝通,也不利於香港青年融入國家主流的最終目的。

青年是國家的棟樑,一百年前的中國青年,以飽滿的熱情和承擔的精神,為國家民族付出獻身的勇氣,五四精神是否能夠得以延續,需要依靠當下的青年傳承這股精神,也需要國家為此創造寬鬆的環境,讓青年能夠發揮所長,為國家開闢一個生機勃勃的精神面貌。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