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倫常案折射支援不足 須讓照顧者看見希望

【明報社評】短短一周,本港接連發生倫常悲劇,每個故事情節雖然有異,然而都折射了社區照顧服務支援不足的問題。照顧年老殘疾智障人士壓力不容小覷,不少照顧者為此身心俱疲,現屆政府上任時提出社區照顧「零等候」,現實卻是輪候時間愈來愈長,服務不易取得,照顧者徬徨無助,無力感愈益強烈。香港對於照顧者的支援既不方便亦不足夠,談不上政策友善,政府有必要投入更多資源,與民間團體合作增強支援,讓照顧者見到曙光和希望。

老弱殘疾照顧壓力大

家人勞心勞力嘆無助

近日,本港發生多宗令人搖頭嘆息的倫常案件。一對年長夫婦相守四十載,無兒無女,隱蔽而居,不料妻子在家猝逝,丈夫既驚惶復不捨,竟在單位伴屍一個月,直至屍臭難掩,鄰居投訴,事件才曝光。接着有年長同居情侶同患頑疾,復要勞心勞力照顧成年智障兒子,最終兩人因病厭世尋死墮樓。未幾,又有相依為命多年的三姊妹,鬧出駭人案件,年近六旬患有輕度弱智旳三妹,襲擊行動不便長期卧牀的姊姊,挖出其左眼。

三宗事故分別涉及「雙老家庭」、長期病人及智障人士照顧,每宗案件背後各有悲涼故事,然而都不約而同指向照顧老弱殘疾支援不足的問題。隨着本港人口老化,沒有兒女照顧的雙老家庭愈來愈多。政府數據顯示,只與配偶同住的長者,由2006年大約18萬人,急升至2016年接近30萬人,佔長者人口比率四分之一。積蓄較多的雙老家庭,可以聘請外傭照顧起居飲食,可是對於很多基層雙老長者來說,日常生活已要知慳識儉,甚至需要申領綜援,他們往往只能相依為命,靠老伴互相照顧,萬一其中一人不幸患上長期病,另一半無論身心都要背負極大壓力。

本港「病弱雙老」問題有多嚴重,並無確切數字,惟不少社區組織都指出,有關問題愈益普遍,部分長者由於老伴患上腦退化症,唯有時刻在旁照顧,以免發生意外或走失,連自己有病也不敢離開半步入院就診。尤其令人關注的是,很多病弱雙老居於貧困社區,鮮與他人接觸,生活較為隱蔽,即使有病亦不懂求助,遑論未雨綢繆,預早排隊輪候政府支援服務,外界也難以察覺這些隱蔽雙老。部分長者高估自己照顧老伴的能力,低估了照顧者長期承受的壓力,當發現無法應付時,往住已經太遲,部分人出現嚴重抑鬱徵狀,甚至萌起輕生念頭。

另外,不少需要照顧智障子女的家長,也感到缺乏支援。根據政府最新數字,嚴重弱智人士宿舍的輪候時間,竟然長達15年,嚴重肢體傷殘及中度弱智人士宿位,亦分別要輪候14及10年。當局為智障人士提供的日間照顧中心服務時間有限,不少家長最擔心的就是自己年紀愈來愈大,健康每况愈下,害怕隨時離世,智障子女頓失照顧。

社區照顧服務零等候

勿讓政策目標淪空談

三年前,電影《一念無明》在社會掀起甚大迴響,長期照顧患病家人的壓力,惹來不少人關注,近年政府亦銳意要加強社區照顧服務,然而成績難言理想。本港土地短缺,無論院舍還是日間護理中心等設施均嚴重不足,遠遠未能為有需要人士提供足夠服務,從而減輕照顧者的壓力。現屆政府推動居家安老政策,提出社區照顧「零等候」,惟根據政府最新數字,現時有超過1.2萬人正在輪候各類型的長者社區照顧資助服務,多項服務輪候時間長達一年半,簡單如送飯、陪診、協助長者洗澡等服務,也要排期近一年,這還未考慮到其實有很多有需要人士,根本不在輪候冊之上。

病弱長者和殘疾人士的需要很多都是即時的,不能一年後才幫忙,政府服務嚴重不足,緩不濟急,自然打擊了照顧者的求助意欲。病弱長者所需的很多家居服務,諸如陪診冲涼送飯等,其實並不難做,只要肯投入資源聘請人手,就能有所改善。政府有必要增撥資源,加強社區照顧服務,否則「零等候」只會淪為空談。政府亦應加強對全職照顧者的支援。近年政府推出殘疾及護老照顧者津貼,惟不少意見認為,當局所訂的門檻太高,受惠人數太少。當局應考慮降低門檻,簡化要求,讓照顧者感受到希望和支援。

本港有不少長者隱蔽在家,不易辨識,政府可以加緊伙拍社區組織,增聘人手,找出需要幫助的長者。當局也可以多借鑑外地經驗,例如台灣「長照服務」發展便比香港完善成熟。針對人口老化,台北當局為滿足未來龐大的長照需求,減輕家庭照顧負擔,兩年前開始實施「長期照顧十年計劃2.0」,盼望建立優質、平價、普及的長照服務體系。台灣的長照服務規劃,比香港更有系統和全面,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值得政府參詳。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