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平成」見證中日浮沉 「令和」盼守和平願景

【明報社評】日皇明仁退位,30年平成時代告終,揭開德仁天皇令和時代帷幕。平成時代是近現代日本歷史重要轉折點,明治維新以來所展現的強勁發展動力一去不復還,陷入「迷惘30年」,經濟疲不能興,低欲望社會形成,民眾失去方向感,政治全面保守化,明仁天皇反而成為了遏抑右翼氣焰的象徵。論國際格局,平成時代也是中日一浮一沉的分水嶺,日本亞洲一哥地位不保,不少人心理上未能接受這一百載巨變,右翼趁機坐大,德仁天皇能否秉持父親和平主義理念,為人心指明正確方向,將關係到亞洲地區和平。

坂上之雲精神消失

平成「迷惘30年」未脫

戰後日本和平憲法訂明,日皇作為國家和國民的總體象徵,沒有實權,然而在日本民眾心目中,日皇的地位仍是無可比擬。明仁天皇親民形象深入民心,任內一直以宣揚和平為己任,屢與國內右翼力量唱反調。他在退位前發表的最後一次講話,亦表達了對長子德仁繼位後的期許,希望日本和全世界和平。

看待平成時代,需要從近代日本發展軌迹的縱軸,以及國際形勢變化的橫軸理解。1868年明治維新揭開序幕,標誌日本走上現代化發展之路,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和1905年日俄戰爭,日本戰勝成為了亞洲一哥。之後的大正時代,日本繼續追求富國強兵軍事擴張,同時亦在國內邁出民主化腳步,然而軍國主義抬頭,最終扼殺了日本稚嫩的民主。昭和時代,日本先後兩次試圖國際稱霸,首次是1930年代起透過武力侵略,企圖建立「大東亞共榮圈」,結果以美國投下原子彈告終;第二次則是戰後浴火重生,挾着迅速壯大的經濟實力,為「日本第一」力拼,惟最終敵不過美國。

日本著名小說家司馬遼太郎的《坂上之雲》,描寫明治時期年輕人奮發圖強,希望日本能夠成為與歐美列強匹敵的故事。這一精神由明治一直貫徹到昭和時代晚期,然而隨着1990年代初泡沫經濟爆破,平成時代的日本,社會經濟以至精神面貌出現根本變化,《坂上之雲》精神不復再,取而代之是低欲望社會。日本經濟低迷接近30年,通縮壓力揮之不去,政黨輪替無力回天,「安倍經濟學」雷聲大雨點小。年輕一代看不到機會,失去目標和希望,很多人選擇過「佛系」生活,但求「小確幸」,莫說結婚生子,連買車置業也有很多顧慮。

當然,平成時代日本並非一無是處,很多地方仍然見證了日本的實力,更不能將帳算到明仁天皇頭上,然而無可否認,平成時代日本多方面均走下坡,人口老化、少子化危機深重,地震天災屢起,人心迷惘失去方向,異端邪說和極端行為自然容易滋長,1995年奧姆真理教沙林毒氣襲擊、2008年秋葉原隨機殺人事件均是例子。日本社會上下充斥憂患感和無力感,亦為右翼發展提供了最佳土壤。

明仁堅守和平主義

守護憲法子承父責

平成時代之初,適逢冷戰結束,日本政壇亦迎來巨變,1993年自民黨失落一黨獨大地位,左派首度有機會上台,村山富市成為首名亦是唯一真正屬於左派陣營的日本首相,留下了著名「村山談話」,就日軍殖民侵略暴行致歉,只是好景不常,政黨連場傾軋整合後,日本政壇全面保守化,傳統左派進步力量邊緣化,之後出現的所謂自民—民主「兩黨制」,嚴格來說只是兩個保守派政黨之爭。2013年安倍晉三回朝,日本實際重返冷戰時自民黨一黨獨大格局,右翼大聲疾呼,日本要重新成為「真正強國」,必須解除和平憲法束縛,成為「正常國家」。明仁所發揮的作用,就是匡扶社稷,抵住這股保守思潮,呼籲國民堅守和平主義道路,守護和平憲法。

明仁父親裕仁在二戰的角色,史家爭議頗多,明仁決意摸索一條與父親不同道路,和平主義是他為日本留下的寶貴遺產。明仁致力協助日本與鄰國修好,登基不久即破天荒訪問中國,對日軍侵略為中國人民帶來苦難深感痛心;二戰結束70周年,明仁講話對戰爭表示「深刻反省」,與安倍講話迴避日本戰爭責任形成鮮明對比。明仁提出「生前退位」,外界一直認為與他想拖延安倍推動修憲有關,至於德仁過去亦強調要堅守和平憲法,向沒有親身經歷戰爭的下一代正確傳遞歷史,傳承和平信念。安倍向以修憲為職志,眼前最大阻力在於民間支持不足,德仁繼任後能否一如父親般,凝聚人心守護和平主義,不僅影響日本的走向,亦將關係到地區和平。

從國際格局而言,平成時代一邊見證了日本走下坡,同時亦見證了中國崛起,《坂上之雲》的精神離開了日本,來到了中國。2011年中國經濟規模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雖然中國仍是發展中國家,人均GDP跟日本仍有顯著差距,可是亞洲逐漸重回以中國為首的格局,趨勢相當明顯,對於近百年習慣了「日本第一」的日本保守勢力來說,當然不會甘心讓中國取代一哥地位。中日是亞洲兩大強國,互爭雄長是正常現象,最重要是互相尊重,維持既競爭亦合作的良性關係,兩國對此均有責任。令和時代,日中如何理順關係,對兩國領導人都是一大考驗。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