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放寬「外援」實習 敲問醫德良心

【明報社評】放寬海外專科醫生實習爭議,醫生組織提出新方案,表面劃一對醫管局、大學醫學院及衛生署要求,實際是架設新門檻,以取巧手段,為衛生署吸引海外醫生添加障礙,比原先方案更辣。專科外援若能通過本地執業試,已證明有足夠專業水平服務市民,新方案規定試後必須從事18個月臨牀工作,對於並非在醫管局工作的海外醫生是強人所難,並不合理,醫委會不應考慮有關方案。現時衛生署醫生空缺超過一成,部分服務輪候時間數以年計,醫生組織的建議,漠視相關服務輪候者的福祉,醫德問題需要思考。

魔鬼總在細節裏

業界新方案苛刻

本港醫生短缺嚴重,吸引合資格海外專科醫生特別是港人子弟回流,有助短期應付燃眉之急,未料本月初醫委會全數否決4個放寬專科外援實習方案,要求相對寬鬆的「政府方案」以1票之差否決。面對各界批評,醫生組織強調免除實習期是「業界共識」,一切錯在投票安排,「不存在保護主義」,云云。理論上,要證明業界代表沒有從中作梗、4個方案齊遭否決背後不涉機心算計,最簡單方法是醫委會同意暫停會議常規限制,直接重提原有4個方案,以「更周全」方式表決,不過醫生業界卻選擇提出「第5方案」,希望交予醫委會一併討論並付諸表決。

大半個月來,要求醫生業界以公眾利益為先的聲音此起彼落,倘若新方案的條件,比之前4個方案都要寬鬆,市民當然願意接受,可是事態發展卻令人懷疑,業界是否要社會「硬食」一個比「政府方案」嚴苛的不合理方案。

四大方案否決後,醫生組織拋出「差別綑綁」方案,醫管局、醫學院及衛生署的「外援」,要在試後分別綑綁工作1.5年、3年及4年才可免實習。方案一出即時惹來抨擊,大學醫學院認為應公平對待海外專家,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亦強調安排應一視同仁。

每個醫學範疇,各有各重要,醫生組織的建議,突顯了門戶之見,傳遞極度錯誤信息,令人覺得醫學院及衛生署醫生「低人一等」。近日醫生組織提出修訂方案,所有專科外援不管是在醫管局、衛生署還是大學醫學院工作,但凡做滿3年臨牀工作,包括試後臨牀工作至少1年半,可免實習。驟眼看來,新方案似乎是「一視同仁」,惟實際卻是搬龍門混淆視線,對於大學和衛生署外援設下的門檻障礙,隨時比原先的更辣更苛刻。

根據醫生組織說法,「臨牀工作」定義是在公院診治住院病人,又或「相當於上述要求」的工作。若要符合前者,所有醫學院和衛生署的專科外援,都必須暫停原有工作,申請借調到公院累積足夠臨牀年資;若要符合後者,則要由衛生署或大學提供工時和工作資料,由醫委會執照組「兌換折算」,定出試後綑綁年期長短,實際執行起來,大有可能就是醫委會業界代表說了算,是否持平公道必受質疑。當前大學醫學院和衛生署同樣需要人手,專科外援要申請借調到公院臨牀工作1年半,必然極之困難,很可能要等候多年。

勿讓業界牽着走

收回權力應討論

根據上次醫委會得票最高的「政府方案」,專科外援在醫管局等機構工作滿3年,考獲執業試資格,便可豁免實習,不設試後綑綁期。業界新方案雖然也有「試前試後合共3年」之說,惟跟「政府方案」的表述並不完全相同。新方案指出,專科外援在「公院工作的最少3年內」通過執業試,試後須綑綁在公院工作1年半,實際操作起來,公院專科外援會否隨時要工作接近4年半,才能豁免實習,外界存在疑惑,需要業界代表澄清。

為了解決醫生荒,本港需要增加醫科生名額,自然必須增聘大學醫科教授,教學研究工作不見得特別輕鬆,能夠在本港教導學生怎樣做手術或處理內科病症,專業水平毋庸置疑,去跟他們計較臨牀經驗,令人覺得相當奇怪。衛生署醫生嚴重不足,求診者輪候時間愈來愈長,以兒童體能智力評估服務為例,衛生署面對四成人手短缺,大批疑有過度活躍症的小朋友,可能要輪候數年才有機會接受衛生署醫生診斷,家長心急如焚,然而卻有人千方百計加添障礙,妨礙衛生署吸引更多外援效力。醫者父母心,部分人的醫德良心跑到哪裏去,這些家長應該很想知道。

醫生在不同崗位工作,都是為了病人,貢獻社會無分軒輊,只要能夠通過本地執業試,就證明他們有足夠專業水平服務公眾。也許在一些業界人士眼中,賺得錢多、桃李滿門就是成功醫生,可是對公眾來說,更重要的是醫德,只有那些事事以病人和社會利益為先的醫生,才是真正值得尊敬的醫生。放寬實習要求,僅是吸引更多專科外援應急的一小步,連踏出這一步都那麼艱難,市民怎能寄望「專業自主」可以解決眼前問題。政府不應該讓醫生組織繼續主導引入外援的討論、事事被業界牽着走。政府和立法會應該認真討論收回業界自主決策權力,不能太過軟弱。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