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改善院舍人均面積 理想現實尋求平衡

【明報社評】政府檢討安老院及殘疾人士院舍條例,社署工作小組可望下月提交報告,就提高院舍法定人均面積等多項建議諮詢公眾。本港院舍良莠不齊,院友生活空間狹窄,情况有待改善,增加院舍人均面積是應有之義,惟亦要平衡理想與現實。本港院舍需求遠大於供應,倘若人均面積門檻定得太高,有可能導致宿位供應更為緊張,令長者輪候時間更長。政府興建一間安老院,沒有十年八載難成事,為了應付人口老化壓力,當局必須雙軌並行,一邊加快興建院舍步伐,一邊投入更多資源,推動居家安老。

助長者有尊嚴生活

避免影響宿位供應

數年前,本港私人院舍接連爆出虐老醜聞,突顯院舍質素參差,社署監管力度不足。2017年,社署成立工作小組,檢視安老院及殘疾人士院舍實務守則及法例。社署表示,小組初步提出19項建議,包括引入院舍主管註冊制度、擴大違規監管範圍,以及加重罰則等。

根據小組建議,包括全港99%安老院及42%殘疾院舍在內的「高度照顧院舍」,每天至少要有一名護士當值8小時,法定最低人均面積則由現時6.5平方米,上調至9.5平方米,相當於現時甲一級院舍水平。修例生效後將設8年過渡期,讓院舍有時間逐步減少宿位,以符合法例要求,確保現有院友不受影響。

現行監管院舍法例於1990年代生效,20多年來未有修訂,多項條款已不合時宜,亦未有反映社會對改善院舍質素的期望。連同寢室和共用空間,現時院舍人均面積僅為6.5平方米,較諸一個標準車位還要小,住宿長者莫說缺乏私人空間,連在牀邊擺放輪椅和所需護理儀器的空間也未必足夠。提高院舍人均面積,讓院友生活得更體面和有尊嚴,政府責無旁貸,可是當局制訂具體政策目標,亦要顧及實際情况。

人人都想住大些住好些,然而限米煮限飯也是無奈現實,很難空談理想。有意見認為,小組報告所訂目標太保守,主張院舍法定人均面積應該躍增至16平方米。作為長遠目標,這當然是一個值得追求的理想,可是若要將之化為法定要求,就要考慮實際承受能力。以一間100人的院舍為例,即使人均面積只是上調至小組提倡的9.5平方米,也要減少30個牀位,根據當局推算,全港現有安老院宿位將因此減少近7000個,部分不夠40個宿位的小型私營安老院,可能因為收入減少,會無意甚或無法經營下去。

政府的推算是否準確,各界當然可以斟酌,可是院舍人均面積顯著增加,一定影響宿位供應量,亦是無可否認的事實。人均面積法定門檻定得太高,是一場危險的賭博,有可能令安老院舍宿位供不求應問題更為嚴峻,令輪候長者人數和年期暴增。目前全港有3萬多名長者輪候院舍宿位,隨着「高齡海嘯」來臨,輪候長者數目勢將急增,考慮到本港增加土地供應阻力重重,政府增建數以百計資助安老院舍談何容易。即使「16平方米」要求僅適用於新建院舍,現有院舍以10年內達至9.5平方米為目標,現實操作上是否可行,仍然叫人懷疑。

安老服務多管齊下

提高護理人手比例

本港私人安老院舍質素參差,一大原因是院舍服務嚴重供不應求,難以汰劣留強。董建華年代,社署推出「改善買位計劃」,透過向私人院舍「買位」,以補資助宿位不足,惟之後10年,政府並未積極增建安老院舍應對人口老化。2008年政府修改《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取消根據人口設定安老服務比例,更導致資助院舍供求規劃嚴重脫節。2005至2017年,全港資助宿位增加不足8000個,當中全新興建的僅佔兩成多,相比之下,同期輪候資助宿位的人數,卻增加了1.7萬,增幅接近一倍。

昔日政府短視,埋下了今天禍患。近年政府重新將人口比例納入安老規劃標準,承諾10年內增加近萬個宿位,算是亡羊補牢,填補10多年安老規劃空白。政府追落後壓力沉重,必須多管齊下,諸如在更多私人發展項目賣地條款中,加入興建院舍等要求;除此之外,當局亦要加快推動居家安老,投入更多資源加強配套支援,藉以減少院舍需求壓力。因應私人院舍良莠不齊,政府監管應當從嚴,提高人均面積則要務實。提升私人院舍服務質素,除了擴大院友起居活動空間,改善護理人手比例也可以起到重要作用,政府應考慮逐步提高人手比例要求,讓院友得到更佳照顧。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