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內地城市搶人大戰 大灣區成最大磁場

【明報社評】國家發改委上周印發《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稱今年內地將加大戶籍制度改革力度,在城區常住人口100萬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已取消入籍限制的基礎上,100萬至300萬的大城市今年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300萬至500萬的大城市要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並定下全年推動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的目標。這是內地推動城鎮化的重大舉措,亦顯示中央城鎮化思路已由原先的發展中小城市,向重視大城市凝聚力轉變。在全國各大都市掀起的搶人大戰中,廣州、深圳等珠江三角洲城市已佔先機,顯示粵港澳大灣區對內地人才的吸引力十分可觀。

年內推1億人入城落戶

城鎮化新思路轉向都會

內地城市按城區常駐人口規模,分成超大城市、特大城市、I型大城市和Ⅱ型大城市,其中城區人口逾千萬的超大城市只有北京、上海、廣州、深圳4個,城區人口在500萬至1000萬之間的特大城市則有武漢、重慶、天津、成都、東莞等10個。今次開放戶籍重點的I型大城市和Ⅱ型大城市,I型包括西安、青島、大連、廈門、蘇州、寧波等13個城市,Ⅱ型則有福州、南昌、珠海、佛山、海口、常州在內的65個城市。

國家發改委這份文件,被內地輿論形容為是對實施近70年之久的城市戶籍壁壘的最重一擊,將會深刻改變中國未來面貌。同時,這也顯示中國政府城鎮化思路的重大改變,即在發展中小城市的同時,也在給大城市的擴張「鬆綁」。

這波放寬城市入籍限制的舉措,與中央近年重點推動的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協同發展、長三角一體化等區城經濟戰略,屬一脈相承。因為上述地區的發展,都是以都會圈、城市群面貌呈現。而在國際上,大都市圈的發展也都是以人口、產業的群聚效應作為發展條件的。

韓國首爾都市圈人口達2500萬,幾乎佔全國一半人口。集中了三星、LG、現代、起亞和SK集團等大公司總部的首爾,雖然只佔韓國面積的0.6%,但其地區生產總值卻佔韓國GDP的21%;日本東京大都會圈,人口3800萬,佔全日本人口三成,GDP達1.8萬億美元,佔全日本超過三分之一。美國三藩市和紐約兩大灣區都市圈的發展,亦印證了人口、產業密集帶來的發展效應。

面對出生率下降、人口老化、勞動力不足,為爭奪消費人口和高學歷人才,內地各大城市去年起就展開了「搶人大戰」,除北京因強化首都功能在減人外,包括上海、廣州、深圳在內的各大城市,都推出了優惠政策,吸引外地人才,而河北省會石家莊上月更成為首個可零門檻落戶的省城。

在這波「搶人大戰」中,廣東的深圳、廣州分奪第一、二名,去年深圳人口增加近50萬,相當於兩個鄭州、5個南京、9個上海的增量;廣州人口亦大增近41萬。而整個廣東省,去年常住人口增加了177萬,當中粵港澳大灣區中的9個市就佔150多萬。

穗深居人口流入榜首

證大灣區前景受認可

人往高處走,就是用腳投票,人口既是負擔,亦是資源,人流向哪裏,哪裏就產業興旺,城市繁榮。從全國範圍看,人口由北向南流動,東北三省人口下跌,經濟亦在凋零;而南來的人潮,又多向廣東聚集;廣東省內,粵港澳大灣區成為人流的主要目的地,廣州、深圳又成為吸引人流的最大磁石。

每年上百萬人投身廣東,落戶珠三角,足證大灣區的吸引力及發展前景廣受認可,而當地就業、人均GDP、消費也在呈現新的變化。廣東省去年城鎮新增就業近148萬人,登記失業率僅2.41%,較上年還略降,顯示新流入人口未造成就業壓力,帶來的是人口紅利。

廣東省大灣區9市的人均GDP,從2014年的10萬多元(人民幣,下同)上升到2018年的13萬元,5年提升近30%;去年廣東消費品零售總額近4萬億元,居全國首位;今年農曆新年假期,廣東的電影票房佔全國逾一成。

放眼世界,向超級大都市、向城市圈集聚,已成人口流向常態。同樣是去年,東京都會圈淨流入近14萬人;從去年8月到今年1月,紐約都會區勞動力增長了約7萬,三藩市灣區勞動力增長了逾12萬。

至去年底,廣東省的城鎮化率不足71%,與發達國家普遍的80%城市化率相比,仍有增長空間。隨着「一小時生活圈」的形成,大灣區內人員流動將更為頻密,據專家預測,大灣區人口到2050年將達到1.2億至1.4億,相當於現在廣東全省人口總量。這對於香港會產生的傳導效應,值得留意,在零售業、旅遊業,乃至各種專業服務方面,香港今後面對的都已經不僅限於750萬人的市場,既然要做大灣區的龍頭,如何面對這1億人口的市場,應及早籌謀。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