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專業自主權力非必然 倘違公眾利益應收回

【明報社評】醫委會否決放寬海外醫生免實習方案,抨擊業界保護主義的聲音此起彼落,多個醫生團體今天開會磋商,市民希望業界能夠提出一套切合公眾利益的方案,而不是為放寬實習加諸苛刻條件。醫生是耗用大量公共資源培訓出來的精英,業界決策必須以社會利益為先,向全港市民負責,醫委會主席提出改以「明票」方式表決,可以提高決策透明度,做法值得支持。重大民生事務,不能任由小撮利益持份者把持,倘若「專業自主」未能配合社會需要和公眾利益,政府就應收回權力。

放寬海外醫生實習

應採明票方式表決

海外專科醫生免實習方案遭醫委會悉數否決,社會輿論嘩然。議事堂上,議員猛烈抨擊醫委會,怒轟「專業自主不是大晒」,不少市民質疑,醫生業界孜孜念念的究竟是一己私利,還是公共醫療需要。雖然多個醫生組織齊稱對表決結果「失望遺憾」,堅稱錯在投票安排,然而醫委會由醫生主導,現實是4個免實習方案無一得到過半數支持,業界不可能推卸責任。當前公眾最關心的並非「死因」,而是醫委會和業界下一步打算怎樣做。

醫委會下次例會將於下月初舉行。根據醫委會的會議常規,相同議題6個月內不得再度提出討論,不過醫委會主席劉允怡指出,海外醫生免實習問題茲事體大,認為可以援引會議常規第19條,暫停執行相關限制,盼望可以盡快重啟討論,大原則是希望下次會議能夠以「明票」方式表決,拍板定出一個免實習方案。另一邊廂,多個醫生團體將於今天開會,就放寬海外專科醫生實習具體方案和投票方式磋商,盼能取得共識。

本港醫生人手嚴重短缺,每千人僅得1.93名醫生,顯著低於歐美和新加坡等地。增加培訓本地醫生是長遠治本之道,短期治標則需要尋求「外援」。放寬海外醫生免實習要求,目標是提高誘因,吸引合資格海外專科醫生,特別是港人子弟回流,減輕人手不足壓力,以紓燃眉之急。既然這是一個關乎社會迫切需要的重要課題,醫委會以「明票」方式表決,乃是應有之義。黑箱作業容易令市民產生「私心私利凌駕公眾利益」的懷疑,加強表決透明度,可以提高問責度,並讓外界清楚知道委員投票取向,醫生業界代表理應支持。

劉允怡表示,已就暫緩執行議程討論限制,接觸過一些醫委會成員,相信已得到超過三分之二委員支持,達到會議常規所要求的門檻,只是公眾對上次免實習方案「意外否決」記憶猶新,難免擔心臨場變卦。醫生組織應盡快公開表明態度,釋除外界疑慮。

專業自主有前提

公眾利益須捍衛

近月有關海外醫生免實習的討論,最大分歧有二,一是海外醫生工作滿3年並考獲執業資格之後,是否仍要「額外綑綁」在公營醫療機構數年;二是這些公營醫療機構應否只涵蓋醫管局,還是將衛生署等也包括在內。醫委會業外委員普遍支持「政府方案」,涵蓋所有公營機構兼不設額外綑綁。醫生組織則傾向只限醫管局,並設至少3年額外綑綁期,然而這種「放寬實習要求」方案,無異於「減辣後又加辣」,能否吸引海外專科醫生,令人相當懷疑。今天醫生團體開會,外界最關注的是業界會否提高叫價,試圖逼社會「硬食」一個比之前更辣更無吸引力的方案。

既然醫生業界認為,上次4個方案全數否決,只是出於技術原因,並非他們所欲,現在醫委會主席認為有方法暫擱會議常規限制,最理想的處理方法,就是對原先4個方案重新表決,由委員會決定投票方式,確保四大方案必然有一個得到通過,杜絕有人暗渡陳倉為方案「加辣」的可能。醫管局希望未來10至16個月內,聘請100名海外醫生紓緩人手,放寬實習安排需要「目標為本」,倘若方案無法達至此一目標,當局應考慮進一步降低門檻。

本港私家醫生收入,比起英美等地同行都要高,部分醫生更是「月球人」、「星球人」(即月薪甚至周薪超過百萬元)。政府投入大量資源培訓他們,目標是服務社會、照顧病人,然而醫生團體的保護主義傾向,確實令市民懷疑業界是否以社會福祉為先。政府的角色,是在市場失效、不同社會利益失衡時,適時介入,保障大我利益,一旦「專業自主」不能配合社會需要、甚至與民為敵,政府便不能抽手。

隨着人口老化,本地醫生短缺問題只會愈益嚴重。比起海外專科醫生免試等改革主張,放寬實習要求已是小修小補,如果醫委會連一個合理有效的放寬方案也通過不了,政府和立法會應認真考慮,是否將收回業界自主決策權力,提上議事日程。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