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中國無法分裂歐洲 分崩離析禍起蕭牆

【明報社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明天啟程訪問歐洲,他此行除赴布魯塞爾歐盟總部出席第21次中歐峰會外,還將到訪東歐國家克羅地亞,並出席在當地舉行的第8次中國與中東歐國家16+1峰會。今次是繼國家主席習近平3月下旬官式訪問意大利、摩納哥、法國3國之後,不到一個月之內,中國最高領導層的第二度訪歐,顯示中方對歐洲外交的重視。但李克強此行出席的16+1峰會,勢必又會遭到歐盟高層質疑是否分化之舉。觀乎歐盟近年內部的離心傾向,事出有因,惟指摘中國與中東歐的合作是分化歐洲,實屬杯弓蛇影,並不公平。

與中東歐前共產國家合作

16+1機制重經濟各取所需

中國與中東歐國家的「16+1」合作機制,是2012年4月開始的,每年一次在中國和中東歐國家輪流舉行峰會。在參與一帶一路的65個國家中,中東歐16國的地位舉足輕重。據報道,今年的峰會將進一步規劃「16+1」合作藍圖,還將簽署涉及基建、貿易、金融、教育、質檢、人員往來便利化和駕照互認等多個協議。

參與「16+1」合作機制的中東歐國家並非一個慣用地理概念,而是包含了3個地理區域,即中歐4國(波蘭、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東南歐9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斯洛文尼亞、克羅地亞、塞爾維亞、波黑、北馬其頓和黑山)、波羅的海3國(立陶宛、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其中,阿爾巴尼亞、塞爾維亞、波黑、北馬其頓和黑山5國尚未加入歐盟。在這些國家中,波羅的海3國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另13國都是前東歐共產陣營國家。因此,這16個中東歐國家亦是一個政治歷史概念。從領土大小、人口多寡、民族語言、宗教文化、經濟發展,這些國家的情况都千差萬別。

在與中國關係方面,冷戰時這些國家與中國同屬社會主義陣營,但中蘇翻臉後大部分國家也都與北京割席。待中蘇破冰後不久,這些國家也已在「蘇東波」中變天。因此,現在雙方合作的基礎就是經濟上各取所需:16國希望發展經濟,中國希望推廣一帶一路。

中國與16國經貿往來不多,雙方經濟互補度也不高。7年來,除不定期的「中歐班列」在四川成都至波蘭羅茲、江蘇蘇州至波蘭華沙、武漢至捷克和波蘭之間開行外,最大的基建項目就只有連接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至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的「匈塞鐵路」,該項目40億美元貸款中,大部分由中國提供。全長350公里的鐵路預計於2024年完工,通車後兩地車程將由現時的8小時縮短至3小時內。

即使是如此鬆散的合作機制,歐盟的主導者法、德等西北歐國家卻一直心有戚戚,懷疑中方有意分化歐洲。觀乎歐盟近年的內部矛盾和離心傾向,這種擔心情有可原,但卻是斷錯症、用錯藥。

歐盟內貧富懸殊致離心

指摘中國分化毫無道理

自從本世紀多次擴充之後,歐盟內部的經濟和文化差距進一步擴大,貧富懸殊嚴重,從美英發動伊拉克戰爭起,以法德為首的老歐洲,就與波蘭等中東歐國家代表的新歐洲立場涇渭分明,前者反對,後者支持;近年,由波蘭、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組成的維謝格拉德集團(Visegrad Group)及其他東歐國家,與西歐大國之間,各種矛盾日趨激化,經過英國脫歐一役,以及多國民粹勢力抬頭,歐盟更面臨分裂危險。

歐豬5國主權債務危機,令意、愛、西、葡、希與西歐國家在財務安排上激烈爭執;近年,歐盟內部又在三大問題上產生大分歧,一是關於歐盟改革,法德主張取消歐盟決議案一致通過的傳統,改為少數服從多數,遭波蘭等中東歐國家反對;二是難民問題,因匈、波、捷3國強烈反對,德法等國主張的按比例分攤難民的方案無疾而終;三是價值觀分歧,波蘭、匈牙利政府被指破壞司法獨立,在歐盟內部面臨極大壓力。

另一方面,自從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外交上推行單邊主義,貿易上以鄰為壑,對歐洲只重北約、輕視歐盟,在進出口貿易和軍費開支上施壓,聯儲局的連串加息舉措更令歐元區經濟雪上加霜。

歐盟的支柱德、法各有肘腋之患,焦頭爛額,無暇對歐盟內水深火熱的盟國伸出援手,更何况16+1平台中的西巴爾幹塞爾維亞、阿爾巴尼亞5國,申請加入歐盟多年,卻一直被拒之門外。如果對中國與這些國家的合作還心生醋意,指手劃腳,實在毫無道理。

中方一再表示,無意也無法分化歐洲,也歡迎歐盟參與16+1合作機制,事實上,克羅地亞的跨海大橋,已經成為歐盟出資、中方承建的首個樣辦工程,顯示歐盟只要放下心結,中歐在16+1平台的合作亦有可為。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