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放寬海外醫生實習 不要塗脂抹粉方案

【明報社評】醫委會全數否決4個放寬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期的方案,惹來各界嚴辭批評,醫生專業團體反駁指一切錯在投票技術安排。食衛局長陳肇始說,上月與醫生業界主要持份者會面,「原則上認同」放寬實習要求,然而細察各方說法,業界所講的「共識」僅屬空洞原則表述,掩蓋業界主張與「政府方案」之間的重大矛盾和分歧。現在「政府方案」遭否決,任何取而代之的新提案,比起原方案只可以更寬不能更嚴,若是顯著收緊,只會坐實有人講一套做一套,口說支持豁免實習,實際卻在架設障礙,打擊海外醫生來港意欲。

假共識掩真分歧

掀口是心非爭議

一石激起千重浪,醫委會否決放寬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期方案,在社會掀起極大迴響。有團體批評「醫生專業保護主義橫行」,由醫管局顧問級醫生組成的公立醫院顧問醫生協會,亦批評醫委會決定罔顧病人福祉,將醫生放在市民的對立面,要求個別投票反對的委員主動公開解釋理據。擁有逾萬名醫生會員的香港醫學會表示,他們對4個方案全數否決亦感錯愕,問題出在投票安排。醫學會會長強調,會方早前調查指出,大多數會員支持海外專科醫生豁免實習,相信醫學會的醫委會委員不會違背會員意願,不存在醫療霸權又或保護主義。

醫生業界一直對外強調,免除實習期是「業界共識」,言之下意是沒有阻撓方案通過,就連食衛局長也說,上月與醫委會、醫專、醫學會等業界持份者會晤,會上各方對於放寬實習「有共識」。可是小心分析,不難發現這個所謂「共識」其實相當含糊。免除實習期最大目標,是要提供較多誘因,吸引更多合資格海外專科醫生來港,關鍵在於誘因有多大。

回看過去數月醫委會業內與業外委員說法,雙方對於提供多少「誘因」分歧甚大。業外代表主張,海外專科醫生在公院工作滿3年,考獲執業資格,便可免除實習;醫會學等業界代表的要求則嚴得多,傾向額外「綑綁」海外醫生多留公院工作3至5年。醫學專科學院(醫專)方面亦有意見支持「綑綁5至6年」,之後才讓海外專科醫生私家執業。

「綑綁」海外專科醫生方案,符合本地私家醫生利益。海外專科醫生若要額外綑綁5年,等同要他們在公院做足8年,始有機會私家執業,倘若「放寬」門檻定得如此高,根本吸引不了他們來港。今次醫委會否決的4個方案,首兩個方案大抵就是以業外委員意見為本,可視為「政府方案」;後兩個方案則是業界妥協方案,以綑綁3年為限,惟跟業界部分人希望綑綁5年或以上,仍有一定距離。

醫生業界提新方案

只可更寬不可更嚴

根據醫學會所做的調查,近三成受訪醫生認同「工作滿3年可免實習」主張;27%則認為要在醫管局做足6年,較貼近醫委會業界代表主張;完全反對免實習的則有兩成。調查反映醫生對具體做法意見紛紜,可是醫生業界卻搬出一個相當特別的解讀,硬將首兩個不可能並存的主張,與5%贊成全免實習的意見「共冶一爐」,說成六成醫生贊同在「指定條件下免實習」。這種解讀令到外界和官員產生「已有共識」的錯覺,忽略了「指定條件為何」這一核心分歧。從公關操作角度而言,這種解讀亦可成為醫生業界的擋箭牌。由於醫委會以暗票方式投票,委員毋須公開交代投票取向,這個所謂的「共識」,可以成為業界反駁「阻撓方案通過」的彈藥。

君子可欺之以方。今次醫委會全數否決4個方案,也許不是投票機制問題,而是港府不虞有詐,一廂情願以為大方向已定,具體分歧必可化解。根據醫委會議事規則,遭否決的方案半年內不可以原封不動重新提出。醫會學建議提出「其他不同方案」討論,醫專亦表示希望醫委會盡快重新討論這個議題。本港醫生人手嚴重短缺,放寬海外專科醫生實習要求,有助緩解燃眉之急,然而關鍵始終在於具體方案內容。社會需要真正幫得上忙的方案,而不是塗脂抹粉、裝模作樣的安排。

放寬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條件,只可更寬不能更嚴,倘若真的無法重提「政府方案」,應考慮將免實習門檻,由「公院工作滿3年」,降為2年甚至1年。市民希望醫會學、醫專以及其他醫委會委員,可以提出有意義有建設性的方案。如果新方案是將「綑綁5年」回鍋,又或較政府方案顯著收緊,市民只能理解整件事是一場騙局,有人耍手段否決了「政府方案」,然後要社會「硬食」一個以小撮人利益為依歸、根本無補於事的方案。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