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醫生專業自主 不能凌駕公眾

【明報社評】公立醫院醫生短缺,政府希望放寬海外專科醫生申請註冊所需的實習期,吸引他們來港執業,未料4個方案全遭醫委會否決,再度令人質疑醫生業界保護主義當道,小撮人私利凌駕公眾利益。事後有人歸咎投票方式誤事,然而事實擺在眼前,醫生業界原先表示「大致已有共識」,可是最終沒有任何方案得到醫委會多數成員支持,投票結果反映醫委會改革力度不足,輸家是全港市民。專業界別獲得賦予自規自管權利,前提是必須服膺於社會整體利益,倘若業界未能以公眾為先,政府便應加強介入管束,不能止於表示遺憾或失望。

合格海外醫生免實習

醫委會否決出乎意料

本港醫護人手嚴重不足,醫生與人口比例是每1000人只有1.9名醫生,較諸美國的3.3、英國的3.7等低很多。公營醫療系統爆煲,前線醫生疲於奔命,已是鐵一般的事實。增加培訓本地醫生需時甚久,遠水難救近火,適量輸入合資格海外醫生,有助紓緩燃眉之急,可是本地醫生組織卻堅持,現今香港醫生比例已比本世紀初為高,問題「不是醫生不足」,只是公私營醫療服務失衡,云云。

現時合資格海外醫生來港執業,需要通過不少關卡,有過來人形容,部分要求嚴苛得不合理。近年社會有聲音批評醫生業界保護主義強烈,要求業界容許更多合資格夠水平的海外醫生,特別是負笈海外學醫的港人子弟回流執業。去年底,醫委會終成立專責小組,從放寬實習要求入手,希望減少不必要的門檻。

比起改變執業試要求,又或仿效新加坡等地採取國際著名大學醫科畢業免試執業等機制,小組提出的方案,其實只是很有限的改動。醫生業界表示,他們對放寬實習有基本共識,問卷調查亦顯示,多數醫生贊同通過執業資格試的海外專科醫生可免除實習期,各方都以為醫委會定會通過方案,豈料事與願違。

近年醫委會改革紛爭不休,醫生業界堅持醫生委員需佔一半,才可確保「專業自主」。雖然醫委會改革方案去年終獲通過,業外委員由4人增至8人,然而醫生專業代表實際仍佔主導地位。今次醫委會否決放寬實習要求,業界與業外代表均表意外和失望,有業界代表還說,大部分委員都有共識豁免實習期,反對者「一隻手都數得晒」,問題出在投票機制安排,不應將4個方案獨立投票,言下之意是業界沒有阻撓通過方案。

由於投票是以暗票方式進行,外界永遠無法知道現場29名代表各人取態,亦無法肯定倘若換了其他投票方式,是否一定有方案獲得通過;究竟是否有人出爾反爾誤導他人、所謂投票機制「誤事」是否轉移視線藉口,同樣無法排除。外界唯一肯定的是,由醫生業界主導的醫委會,否決了4個豁免實習期方案,兼且反對票全都超過半數。除非有人敢說醫委會投票結果未能體現醫生專業自主,否則業界很難推卸責任。

醫委會改革欠力度

政府必須加強介入

回顧過去數月討論,醫委會內的業外代表,傾向支持海外專科醫生在公立醫院執業滿3年、通過執業資格試便可免去半年實習期,醫生業界代表則傾向額外「綑綁」海外醫生多留公院工作5年,才可免去實習期,意味這些海外專科醫生必須留在公院至少8年,始能私家執業,對於本地私家執業醫生來說,這可以減少爭生意的機會,可是業外委員大多認為,此安排對海外醫生不夠吸引力,有違初衷。今次醫委會否決的4個方案,內容大抵以業外委員主張為本,根據醫委會議事規則,方案否決後,半年內不能重提。有醫生委員表示,4個方案闖關失敗,他們願意考慮其他方案,惟如果相關方案就是「綑綁多5年」,對於吸引海外醫生來港、紓緩人手不足,實在難有幫助。

醫委會今次「落閘」,全港市民和前線醫生固然是輸家,醫委會和醫生業界的形象和公信力亦受重挫。公眾一定會問,醫生業界代表關心的究竟是小撮人利益,還是社會整體福祉。香港公營醫療危機水深火熱,政府、醫管局和醫生業界都應負起責任。醫管局需要多聽前線醫護意見,改善內部溝通管治,減輕醫生工作壓力;醫生業界亦應拋開保護主義思維,向合資格海外醫生打開方便之門,紓緩醫生荒。

專業自主值得各界尊重,惟專業團體亦須尊重公眾利益;倘若專業自主變成私利先行、凌駕社會需要,政府便不能坐視。醫委會改革最大目標,是令到醫生專業能夠更好地服務市民,今次投票結果反映醫委會改革力度不足,業界保護主義問題並未掃除,政府必須加強介入,不能僅僅說句對投票結果失望便了事。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