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破「high-tech揩嘢」思維 灣區創科還須協作

【明報社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近年本港創科事業取得良好進展,希望香港可以告別「high-tech揩嘢」年代。香港並非沒有創新科技發展要素,問題是多年來得不到應有的政策支援,加上扭曲的經濟生態,局限了很多人的思維。近年政府願意投入更多資源「施肥澆水」,無疑有助原本貧瘠的創科土壤變得較前肥沃,然而若要茁壯發展,仍須打破很多瓶頸,各界需要切實調整心態。創科發展很難單打獨鬥,政府需與大灣區其他城市積極摸索互利協作模式,確保香港創科事業紮實向前。

政府改善創科土壤

不保證能開花結果

《明報》昨天舉辦「香港再定位:邁向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高峰論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多位講者分享了他們的看法。林鄭表示,近年政府投放數以百億計港元,推出多項政策優惠和人才措施,大力注資研究基金,改善創科基建,取得一定成效,以往香港在創科方面「有種子無土壤」的情况已見變化。她還特別提到,政府建議在科學園建設醫療科技和人工智能兩個世界級創新平台,吸納全球頂尖機構落戶香港,與本港大學及研發機構,共同設立研究中心,初步反應相當好,已有美國的哈佛、史丹福、約翰霍普金斯;英國的帝國、倫大;法國巴斯德和德國弗勞恩霍夫研究所等多間歐美著名大學與本港學府簽訂合作備忘錄,願意落戶香港,反映外界看好香港創科前景。

過去廿年,本港不止一次提出發展創新科技,每次都是雷聲大雨點小,甚至淪為笑柄。「high tech揩嘢,low tech撈嘢」,是以往很多港商的口頭禪。他們眼中,從事高科技行業又或開發工作,往往損手虧本(俗稱「揩嘢」),反觀毋須依靠科技的投機炒賣,卻經常可以盆滿鉢滿,然而過去10多年新加坡、深圳等鄰近地區的發展經驗已清楚說明,香港若不投身創科發展潮流,早晚必會失去競爭力,現在政府努力施肥改善創科土壤,總算是走對路,然而並不足以保證本港創科發展開花結果。

本港不乏創科發展條件,單看科學、教育、資金和法制等每個環節,都有很強實力,可是若要促進創科發展,必須建立起一個生態系統,將這些元素緊密扣連起來。若與鄰近地區政府相比,港府在創科方面的投入仍嫌不足;本地企業的科研投入,亦遠遠不及內地和韓國。香港有一流科研人才,問題在於必須克服急功近利賺快錢的營商文化,以及解決科研技術產業化的結構障礙。

走出既有框框,往往需要借助外力,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對於香港創科發展,正好可以發揮這樣的作用。港科院創院院長徐立之指出,在發展創科道路上,深圳是香港一個良好合作伙伴,大灣區擁有一流學府,加上研究、生產的基地,科技創新上中下游都能包辦。本港在「上游」科研方面有優勢,亦能充當投資融資平台,至於「下游」產業化方面,則是深圳等大灣區城市所長,理應是天作之合,不過部分港人看待大灣區發展,仍然離不開兩種極端心態,一種是高自驕大看扁別人,另一種則是憂慮香港「被規劃」、「被融合」。這兩種心態,都會妨礙香港與區內城市平等互惠合作。

港深「強強合作」

不能只做中間人

曾幾何時,香港與深圳是「前店後廠」的關係,現在深圳已是中國創科中心的代名詞,GDP總量超越香港。當然,香港在法治、制度和國際化等方面,仍然有難以取代的優勢,然而必須承認現今港深關係已變成平起平坐的合作伙伴關係,雙方應該互相借助、互補不足。無人機企業大疆和人工智能新貴商湯科技的冒起,正好說明港深兩地合作潛力。

若說大疆是研究起源於香港的深圳公司,總部設於香港科學園的商湯科技,則是一間同時扎根於港深兩地的企業。商湯科技香港公司總經理尚海龍形容,商湯科技走出了一條香港起步、深圳成長、面向全球的大灣區科技協同新路徑,強大科研實力讓香港成為商湯的「大腦」,商湯深圳則借助大灣區良好的產業配套,成為商湯的「端中心」,亦即應用中心。港府應與深圳方面緊密合作,多去複製商湯科技等「大灣區企業」的成功經驗。

大灣區發展,強調破除制約創新要素流動的障礙,未來本港與深圳等灣區城市的人才往來勢將更加頻繁,誰能吸引更多人才和創科企業落戶,既要看政府政策是否有力到位,亦要看各地創科生態是否良好,香港在這兩方面仍須努力。香港需要提升自身創科實力,不能止於作為創科產業上市融資地方。香港應好好把握大灣區創科發展機遇,積極參與其中,而不是僅僅充當「中間人」;更要注意,如果外國科研機構和企業落戶香港僅屬掛單性質,但求進軍內地,並非切實將研究發展項目帶來香港,對本港創科發展幫助將非常有限。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大灣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