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紅磡站調查添困惑 市民信心仍待加固

【明報社評】沙中線紅磡站工程問題,獨立調查委員會提交中期報告,認為連續牆及月台層板建造工程安全、剪鋼筋僅屬個別情况。這次調查由終審法院前法官夏正民領導,獨立毋庸置疑,不過報告結論確實顛覆了不少人對事件的理解,一些工程師亦感意外。紅磡站月台是否安全,只能相信專家,問題是專家意見亦莫衷一是,公眾無從判斷。看待獨立調查結果不應輸打贏要,然而市民感到困惑的是,何解施工多處不符規定卻仍然「安全」、所謂「安全」的定義應當如何理解、為何驗筋未完已可得出結論。公眾對月台安全心中有刺,政府港鐵必須設法拔除,不能草草了事。

紅磡站中期調查報告

顛覆公眾對事件理解

去年10月,委員會就紅磡站工程展開聆訊,聽取了72名證人證辭,經過3個月調查,於上月底提交中期報告。委員會確認紅磡站施工有不符合約規定情况,亦曾發生剪鋼筋事件,惟剪筋「既不普遍也非有系統」。報告結論是連續牆和月台層板工程結構安全,毋須拆卸重建或加固。

調查報告不少內容,都是建基於去年底5名專家證人聯署的備忘錄。報告列出多項原因,作為信納車站結構安全的解釋,包括大多數專家認為連續牆頂部設計改動對安全沒有影響,所有證供都顯示結構剩餘承托力充裕;大部分接駁欠妥的螺絲帽,對結構影響亦微不足道,月台層板石屎有蜂巢狀也可以修補。至於代表政府的大律師認為,車站結構是否安全「目前下判斷言之尚早」,報告斬釘截鐵表示,委員會不同意政府代表的觀點。

報告結論與不少人對事件的理解存在甚大落差,社會出現不同意見,自是可以理解。舉例說,委員會接納部分專家證人供辭,認為紅磡站東西走廊月台層板底層鋼筋是「不必要」,有本地專家質疑相關說法是否有點武斷。有意見甚至認為,委員會未有考慮全盤證據,較多採納港鐵、禮頓以及委員會所聘請的外籍專家證人證供,較少提到政府和分判商中科興業委任的兩名本港專家證人意見,質疑當中是否有偏聽的問題;亦有人質疑,委員會採納3名外國專家意見,惟其中一人並未到過現場視察。

紅磡站工程問題,牽涉專業知識,專家各執一辭,市民也不知道應該相信誰。數年前高鐵工程延誤嚴重超支,當時政府亦是任命夏正民法官,領導委員會獨立調查。今次夏正民重作馮婦,與委員會另一成員、英國土木工程師學會前會長Peter Hansford合力調查,理應駕輕就熟,外界不應對委員會是否獨立公正妄作猜測,然而公眾對於「紅磡站結構安全」確有很多疑惑,這些疑慮一日未能徹底釋除,市民心裏始終留有一根大刺。

紅磡站月台仍在「鑿石驗筋」,根據目前港鐵的超聲波測試複檢結果,在開鑿複檢的48支鋼筋中,約有27%扭入螺絲帽長度不達標。委員會承認,中期報告提交當日,仍未能確定鋼筋最少要扭入多少才可確保安全,港鐵提交的螺絲帽強度測試亦未有最終結果,暫時無法就鋼筋初步測試結果,諮詢其他獨立專家證人。雖然中期報告內容反映委員會不認為這些疑問會影響調查結論,可是市民難免想弄清楚,為何毋須「等埋」驗筋結果。

多處不合格依舊安全

市民困惑關注耐用度

另一個令市民感到困惑的問題,是紅磡站施工明明有多處不合規格卻仍然安全。例如報告引述專家證人證辭,認為施工期間改動連續牆頂部設計是更好做法,又說月台層板底層鋼筋是不必要,即使少了50%仍然安全。聽了這些說法,公眾難免會問,何解原先設計會有相關要求?原有鋼筋接駁設計究竟是「多此一舉」還是「多一重保障」?少了這一重保障,是否代表安全度仍然一模一樣?如果不按作業指引施工仍然安全,業界何必跟從守則辦事?公眾想弄清楚「結構安全」的定義為何,是說月台承受能力與原本設計一樣,還是確實有所削弱,只是大抵在一般情况下不會出事。

港鐵高層表示,沙中線月台工程完成已有兩年多,列車測試亦已進行數月,迄今未見任何不尋常迹象或有裂痕,相信整體結構仍是正常,然而外界關注的是月台長遠的安全度和耐用度,若說港珠澳大橋能抵抗7級地震,三合土的壽命長達120年,現在紅磡站又是什麼樣的狀况?工程除了安全,誠信及質量也相當重要,紅磡站工程明顯未按原有設計規格施工,當局必須追究到底。中期報告認為月台毋須加固,建議裝設儀器監測車站移動幅度等,對於回應民情減少疑慮未必足夠。市民信心需要時間重建,政府和港鐵仍須採取有力措施,加固公眾信任。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