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强化特權毁棄公義 逃犯修例不要也罷

【明報社評】《逃犯條例》修訂爭議,政府建議抽起9項罪行,不在移交考慮之列。政府表示剔除的並非全屬商業罪行,然而細察具體內容,新方案明顯是為商界度身訂做,看不到剔除準則何在。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惟前提是不能犧牲基本原則和社會公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商業犯罪不應享有豁免移交的特權,政府一直強調修例是要堵塞法律漏洞,避免香港成為逃犯天堂,可是新建議卻違背初衷,容許香港成為一些商業罪犯的避風港,削弱本港現有法律框架,向社會釋出極壞信息。修例新提案不倫不類不公不義,這種強化特權的安排,實在不要也罷。

修例剔除 9 項罪行

如為商界度身訂做

香港現與19個國家執行逃犯移交長期協議,未有簽訂協議的國家及地區,只能以個案形式提出移交要求,由港府根據《逃犯條例》決定。目前本港與內地、澳門和台灣並無長期移交協議,上月港府建議修訂《逃犯條例》,行政長官可根據條例所列出的46種罪行,提出啟動移交程序,交人與否由本港法庭把關。政府強調,修例既是為了處理去年台灣發生的港人謀殺案,亦是為了填補現有制度缺陷,避免香港成為罪犯藏身之所;泛民關注逃犯移交內地能否獲得公平審訊,擔心內地假借刑事指控掩飾政治原因,要求港方交人。泛民反對修例,方案能否通過,立法會商界議員遂成為關鍵少數。

近期商界不斷要求政府將環保、版權、稅務等多項商業經濟罪行剔除。觀乎最新修訂草案內容,政府對於商界多項建議,幾乎是「有求必應」。當局剔除的9項罪行,涵蓋範圍包括破產清盤、企業行為、證券交易、知識產權、環境污染、逃避課稅、貨物進出口及跨境資金轉移、非法使用電腦,以及虛假商品說明。政府解釋當中部分罪行涉及個人行為,不單是商業罪行,然而在普羅大眾眼中,新安排就是為商界度身訂做;政府同意將申請移交逃犯的門檻,由最初建議可囚至少1年的罪行,提高至可囚3年或以上,實際亦是一些商會的主張。

《逃犯條例》提及的46項罪行,諸如謀殺、貪污、逃稅、商業欺詐等,均是國際公認的嚴重罪行,案件輕重要視乎具體情節,不能簡單以罪行類別區分,不能說商業罪行嚴重程度一定比暴力罪行為輕,政府以「先處理較為嚴重的罪行類別」為由,剔除9項罪行,理據值得商榷。保安局長李家超表示,今次收窄罪行涵蓋範圍,考慮之一是港府與19國執行的長期移交協議,並非每一份都將46項罪行悉數納入。有關說法不倫不類,強行將蘋果與橙比較,有混淆視聽之嫌。

長期移交協議涵蓋的罪行範圍,是雙邊談判結果,46項罪行是基本法律框架,由締約雙方根據各自民情和法律,協商是否刪減,強調的是共識;相比之下,個案式移交機制則是單方面制定,毋須跟其他政府磋商,剔除多項經濟和商業罪行是自我設限,不僅不合邏輯,甚至可能向外界發出錯誤信息,令人以為香港樂意包庇商業罪犯,為一些在內地犯下嚴重商業罪行的人提供逃生後門。翻查港府與19國執行的移交協議,大多有涵蓋違反破產法律、環境污染以及逃稅等商業罪行,如果政府真的認為修例「必須」參考現有長期移交雙邊協議,當局實應解釋一下為何要把上述罪行剔除,而非跟從大多數協議的做法。

政治妥協講底線

政府應臨崖勒馬

政府強調今次修例目的是完善個案式移交機制,不欲香港成為「逃犯天堂」,諷刺的是,新修訂方案不僅未能全面堵塞法律漏洞,反而弄出更不公平的安排,變相放生一些商業罪犯。理論上,非協議國家及地區現時仍可就46項罪行,向港府逐次提出移交要求,可是剔除商業罪行後,非協議國家反而不能再就有關罪行要求移交逃犯,變相削弱現有法例框架,效果適得其反。

從政者為了實現政策目標,有時難免要政治妥協,然而妥協必須有前提有原則,不應接受無理要求。10多年前政府為求落實強積金計劃,同意引入對冲機制換取商界支持,結果一套不公不義剝削打工仔的制度,持續至今仍然未能廢除,慘痛教訓歷歷在目,政府不應重蹈覆轍。政府迫於商界壓力,《逃犯條例》修訂剔除多項商業罪行,有違公平公道原則,比起強積金對冲剝削打工仔,性質更為惡劣。

修改《逃犯條例》爭議,已由原本是否信任內地司法制度的問題,演變成條例修訂設計本身不公不義的問題。行政長官強調今次修例是受同理心、憐憫心驅使,不欲兇殺案逃犯逍遙法外,既然政府如此重視伸張公義,更應臨崖勒馬,不應硬推一項強化商界特權、毁棄公平原則的條例修訂草案。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