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公義就是公義 商界不能凌駕

【明報社評】政府建議修訂《逃犯條例》,以單次個案方式,移交逃犯到內地及台灣等地,商界提出異議,要求剔除商業罪行,又或以「先暴力、後經濟」方式,分階段立法。有關建議不倫不類,變相為商業罪犯提供保護傘,甚至令社會產生錯誤理解,以為商業罪行嚴重程度一定比暴力罪行為輕。修訂《逃犯條例》的兩難,在於港人對內地人權法治缺乏信心、擔心條例遭濫用,然而香港亦不應成為罪犯避風港。保安局長表示「公義就是公義」,若說政治不應凌駕公義,商界亦沒理由凌駕公義;如果硬要遷就商界「斬件」處理、為小撮人提供特權保護,不如索性放棄修訂。

移交逃犯安排須審慎

剔除商業罪行不合理

香港與內地、澳門和台灣並無任何引渡協議。上月,政府因應去年在台灣發生的一宗港人謀殺案,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容許將逃犯移交兩岸及澳門當局,執法部門取得行政長官許可後,可就每宗個別案件,向本港法庭申請引渡許可。保安局長李家超表示,修例是要針對「兩項現實」,一是處理台灣殺人案,一是事件所暴露的制度缺陷,希望一勞永逸堵塞法律漏洞;反對者則關注疑犯移交後在內地能否獲得公平審訊,甚至擔心內地會假借一些刑事指控,掩飾政治原因,要求港方交人。

除了泛民陣營反對,一些商界代表最近亦對修例建議表示保留,不過他們所考慮的因素,跟泛民頗有不同。他們關注條例修訂涉及的46項嚴重罪行中,有多項屬於商業經濟罪行,擔心有港商在內地「誤墮法網」,因為侵犯知識產權和污染環境等指控,遭引渡回內地受審。有商界政黨要求剔走條例中的商業經濟罪行,「釋除商界憂慮」,亦有人支持分階段修例,先處理「殺人縱火」等暴力罪行,下一階段才處理經濟罪行。對於是否接納商界建議,政府未置可否,僅表示會努力向商界解釋,同時亦會「審慎考慮」每一意見。

兩岸四地交往頻繁,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意味香港與內地澳門關係勢將更為密切。公安部前副部長陳智敏表示,據他所知,由內地逃到香港的重要罪犯超過300人,全部「有名有姓」。為免香港成為逃犯避風港,移交逃犯問題長遠確有需要處理,不過話說回來,早在回歸之前,港府已與內地討論移交逃犯問題,迄今仍無協議,背後必有難以解決的重大分歧。兩地法律制度迥異,港人對內地法治人權缺乏信心,即使政府重申逃犯條例不適用於帶有政治和宗教性質的案件、移交後亦不得附加新控罪,又強調有本港法庭把關,信心問題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化解。

修訂逃犯條例,既要考慮客觀需要,亦要顧及公眾感受,一步到位處理未必合適,分階段是可以考慮的做法。然而必須指出的是,所謂「分階段」的意思,是指以法律制度的近似度,決定修例初期適用地區(例如先限於台灣),而不是將嚴重罪行分類拆開,為了遷就特殊利益群體,「擱置」處理某些嚴重罪行。兩者最大分別,在於前者是針對地域、考慮的是如何讓全港市民安心,後者則是針對犯罪者、考慮的是如何讓社會上一小撮人放心,當中牽涉的大我與小我,實有天壤之別。

政府修例建議涵蓋的46項罪行,諸如謀殺、貪污、商業欺詐、偽造文件等,均是國際公認的嚴重罪行,具體判刑輕重視乎各地法例和案情,很難以罪行類別區分。舉例說,在美國,逃稅便是極為嚴重的罪行,一經定罪可判監禁10年。看不出有何理由,支持將商業罪行從中剔走。

如果本港商界要求將經濟罪行剔出涵蓋範圍,是因為擔心以往在內地的商業活動有違環境衛生等法例,那麼港商在內地違規情况究竟有多普遍?情况究竟是一如商界所言的「誤墮法網」,還是部分港商無視法例但求賺到盡?保安局表示,移交逃犯由本港法庭把關,根據香港普通法原則,欺詐和偽造文件等商界罪行,必須有犯罪意圖,無心之失或錯漏不屬犯法,完全不會移交。商界倘若只是無心之失誤墮法網,其實毋須擔心引渡。

維護營商環境非託辭

移交逃犯標準勿亂改

本港畸形的政治制度,令商界可以透過功能界別選舉,在立法會穩佔多席。今次《逃犯條例》修訂,親商界議員頗有可能成為「關鍵少數」。也許部分商界人士覺得,這是要求政府豁免商業罪行的良機,然而這跟索要免死金牌,並沒多大分別,倘若政府同意讓步,將向社會發出極差信息,令普羅大眾覺得法律面前並非人人平等,某些人可獲特權。

近日,李家超談到台灣港人謀殺案與移交逃犯,強調「公義就是公義,政治不應凌駕公義」。既然政府對伸張法律公義有所執著,當然也不應容許商界凌駕公義。「維護香港營商環境」不應成為索要特權的託辭,早前有泛民議員與李家超會面,事後有與會者表示,當局強調46項移交逃犯罪行是國際標準,「不能斬一截出來」減少罪行涵蓋種類。政府不應為了滿足商界,出爾反爾。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