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長者淪羊牯公帑枉花 醫療券改革始於足下

【明報社評】長者醫療券推行10年,衍生不少亂象,政府建議為用於視光服務的金額設定上限,每兩年最多2000元。新做法對於避免長者醫療券戶口「一鋪清袋」,無疑有一定幫助,惟不足以撥亂反正,革除醫療券制度積弊。政府推出長者醫療券,原意是推動基層醫療保健,減輕公立醫院壓力,現實操作卻偏離政策目標,長者被當「羊牯」,濫收費用普遍。專業界別做不到律己以嚴,政府便有責任加強監管,不能怯於特殊利益又或民粹政客壓力。近年長者醫療券開支愈飈愈高,一年支出足抵一間地區醫院造價,政府應認真檢討相關公帑是否用得其所。

醫療券開支急增

政策偏離原目標

公營醫療系統爆煲,財政預算案大幅增加醫療開支,衛生署總撥款急升逾兩成半,達到110億元,當中42億元為長者醫療券開支,按年上升33%,比天水圍醫院造價還要高8%。預算案提出連續第二年為65歲或以上長者,一次過額外提供1000元醫療券,每人全年總額達到3000元,累積上限亦由5000元提升至8000元。去年有126萬合資格長者領取醫療券,預料今年將增至132萬,隨着人口老化,申領者勢將愈來愈多。

本港公私營醫療服務失衡,公院聘用全港六成醫護,卻要照顧九成住院病人。有了醫療券,長者可以到社區私家診所看病,多做疾病預防,對於促進基層醫療、發揮公私營分流作用、紓緩公立醫院壓力,理應有一定幫助,可是實際效果未如理想。部分人看上長者醫療券這塊肥肉,以各種方式巧取豪奪「呃長者」。奸商教唆長者用醫療券違規購買海味,仍然偶有所聞;其他較為常見的指控,還有醫生刻意向長者開「貴藥」、收取較高診金,以及有視光師和眼鏡公司要求長者用數千元高價配老花眼鏡,一口氣「榨乾」他們的醫療券。

政府有責任改善本港醫療服務,讓市民健康得到更佳保障,只要公帑用得其所,醫療開支不應吝嗇,問題是長者醫療券明顯存在不少流弊,未能達至政策目的,甚至淪為小撮人斂財搜刮的工具。中大公共衛生及基層醫療學院最新研究顯示,長者醫療券無助紓緩公院壓力,反而出現抬高醫療收費等情况。政府若不切實整頓改革,就算投入更多資源,結果也只會事倍功半,枉花公帑。

近年衛生署收到有關醫療券的投訴顯著上升,有社區組織表示,他們接獲的醫療券投訴,以涉及視光服務個案最多。根據衛生署數字,2015至2017年間,視光師的醫療券申報金額,由3700萬元急增至2.89億元,大升近7倍,佔長者醫療券總申報的比例,同期由4%急升至19%。直至去年底,視光師申報金額達到7.6億元,當中申報極高醫療券金額的宗數有增加趨勢。更巧合的是,近年每次政府調高醫療券累積上限,視光師「食盡」上限的申報個案隨即增加。姑勿論現象背後的成因,醫療券集中用在一兩項服務,會削弱長者使用不同基層醫療服務的效果,並非健康現象,政府有責任介入。

視光服務設上限

撥亂反正第一步

今次政府將長者醫療券可用於視光服務的金額,設定每兩年2000元的上限,視光業界大力反對。有業界代表聲稱,民調顯示96%受訪長者「反對醫療券定下服務收費上限」;五成半受訪者表示如無醫療券資助,不會自費驗眼,云云。然而必須指出,反對一刀切就所有醫療服務設定醫療券可用上限,跟單純針對視光服務設上限,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命題,不應將兩者混為一談。另外,現時政府亦非全面取消醫療券資助,長者依然可用醫療券驗眼。

根據政府說法,2000元這個上限,參考了視力檢查市場價格、綜援人士申領眼鏡津貼最高金額(每副500元),亦有聽取病人組織等意見。鑑於很多眼鏡公司都是「配眼鏡包驗眼」,問題說到底就是鏡片和鏡框價錢。很多長者配眼鏡時往往都會想,除了數千元的貴價眼鏡外,是否還有便宜得多的選擇。業界究竟是在捍衛長者眼睛利益,還是捍衛自身生意利益?這是不少人心裏的疑惑,業界需要正視。

每個行業難免有害群之馬,不宜一竹篙打一船人,然而長者醫療券設計存在缺陷助長亂象,確是一大問題。香港社會尊重專業,惟當專業界別做不到律己以嚴,政府便應出手加強監管,維護公眾利益。長者醫療券推行至今,已被視為福利措施,民粹政客為了選票,不介意慷納稅人之慨,只會要求「加碼」,不會接受縮減,甚至不會考慮政策是否合理,然而長者醫療券弊端已是顯而易見。當局必須大刀闊斧改革,確保公帑用得其所,防止長者醫療券計劃成為缺乏政策效益的財政無底洞,針對視光服務收費設定上限,應當只是撥亂反正的第一步。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