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醫護短缺須多管齊下 增聘海外醫生勿再拖

【明報社評】流感疫潮肆虐,公立醫院迫爆,病房猶如戰場,醫護不勝負荷,接連集會控訴,再度突顯公院醫護嚴重短缺的絕望真相。當局呼籲「包容」,問題是醫護和市民已經「包容」太久,決策者必須拿出果斷行動,回應公院醫護吶喊,不能僅以一句「人手不足沒有即時徹底解決方法」了事。減少醫護行政工作,雖然有助減輕人手壓力,然而若要紓緩短中期缺人危機,加強招聘海外合資格醫生,尤其是負笈海外讀醫的港人子弟,實為必要選擇,醫生專業團體應該放下保護主義心態,政府官員亦應迎難而上,不能畏事避難。

土地問題公院爆煲

危機本質如出一轍

本港公營醫療系統「爆煲」,需要對症下藥,有意見將問題歸咎於新移民,有關說法建基於印象觀感,多於科學證據,相比之下,人口老化影響卻是清晰可見,醫管局主席梁智仁提到,長者病情較為複雜,住院時間一般較長,加劇了公院牀位緊張。展望未來人口老化,市民對公營醫療系統依賴只會有增無減。本港土地房屋問題水深火熱,公營醫療問題其實亦不相上下,若論背景成因,兩者共通之處也甚多﹕政府短視、官員避難、政策失敗、缺乏規劃、管理失當,無不導致供求嚴重失衡;部分持份者私心太重,小我凌駕大我,導致社會不斷空轉,無法走出困局。

政府未有積極擴大公營醫療容量,20多年來未見龍頭級醫院落成,又沒有大力增加資源培訓醫護,以往有些高官甚至認為,公營醫療系統「不要辦得太好」,否則只會吸引更多市民使用廉價公共醫療服務,加劇政府財政負擔。政府高談公私營合作分流病人多年,政策成效有限。公院醫生不勝負荷,即使成為顧問醫生,月薪不過20多萬元,反觀投身私營市場卻有機會當上「月球醫生」甚至「星球醫生」(即月薪或周薪超過百萬元)。公私營醫生環境待遇差天共地,政府就算動用銀彈挽留人才,也難以扭轉公院醫生流失趨勢。

土地問題也好,公營醫療問題也好,政府都是等到「水浸眼眉」,才去追落後。近年政府開始催谷醫科生學額、增加醫學院教育資源,然而就像造地一樣,培訓醫護新血,沒有十年八載成不了事。無論是土地問題還是公營醫療爆煲,當局都必須本着多管齊下原則,盡用各項短中長期措施。公院醫護人員表明,他們需要的不是當局賣口乖「噓寒問暖」,也不是聊勝於無的津貼加碼,而是當局切實拿出短中期可行方案,盡快救他們出生天。

公院不少醫護投訴行政工作太多,醫管局有責任理順情况,減少醫生行政工作,然而要在短中期顯著紓緩公營醫療系統壓力,最實際還是盡快增加醫護人手,加快引入合資格海外醫生,是一個最合情理的短中期選項。以往本地醫生團體一談到這個問題,總是抱着懷疑抗拒態度,然而眼見公院人手短缺水深火熱,近日有業界人士亦主張,向合資格海外醫生打開大門,諸如重新考慮認可英聯邦醫生資格。政府是時候提出具體方案,讓社會和業界取捨,不應怕事避難放棄作為。

業界須棄保護主義

政府不能怕事避難

不少國家如新加坡、英國和澳洲等為了應付醫生不足,都向海外醫生招手,然而本港卻面對保護主義阻力。回歸前,香港容許在英聯邦地區受訓的醫生免試來港執業,輿論從沒懷疑他們的質素,然而回歸後本地醫生團體以「專業自主」之名,奉行保護主義路線。業界不再承認英聯邦醫生在港執業資格,連負笈海外讀醫的港人子弟也未能倖免。

業界人士常稱,增聘外來醫生,可能良莠不齊,影響醫療質素,有人甚至利用部分市民抗拒內地心態,進行政治操作,將增聘海外醫生,等同向內地醫生「大開中門」。然而增聘海外醫生不代表一定拉低醫療水平,容許負笈海外的港人醫科畢業生回港執業,更是合情合理。倘若有人認為,現在回復港英時代英聯邦醫生免試做法「政治不正確」,大可仿效新加坡,選定全球約150家頂尖醫學院,容許這些學府的醫科畢業生可以先在本地有條件註冊,在指定醫院服務受訓,若表現理想,即可申請正式註冊執業。

近年特區政府提倡以「有限度註冊」方式,增聘海外醫生來港工作,當局還修例將「有限度註冊」年期由最長1年延至3年,希望在外國執業的港人醫生回流,然而礙於醫生業界阻力,進展有限,醫管局近6000名醫生,有限度註冊醫生僅得20多名。有業界代表聲稱,有限度註冊醫生的申請人毋須應考本地執業資格試,又未必懂得中文等,「有損公眾利益」,云云,卻未提「有限度註冊醫生」全部要經醫委會審批。專業團體自律自管,前提是要符合公共利益,為了大我利益,醫生業界應放下保護主義心態,支持增加合資格海外醫生來港執業,當局和醫委會亦應增加誘因,吸引海外醫生特別是港人子弟回流,諸如豁免實習要求,以及為他們創造一條階梯,得以在港成為正式註冊醫生。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