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秦嶺僭建別墅事件 折射官場不良文化

【明報社評】中央電視台上周播出紀錄片,詳細曝光了陝西西安市秦嶺北麓僭建別墅整頓背後的細節,披露這宗涉及逾千幢的僭建別墅案,經國家主席習近平六度批示,歷時4年,終於要派遣中央工作組到當地「專項整治」,才得以解決。除了反映內地官場在歷經反貪腐風暴多年後,官商勾結、權錢交易仍未絕迹外,亦暴露內地的敷衍塞責、欺下瞞上、層層蒙騙的官場文化根深柢固。此案有習近平多番批示、緊追不捨,尚且歷經曲折,其他類似的個案不知凡幾。

秦嶺被尊為華夏文明的龍脈,陝西境內的秦嶺就有終南山、華山、太白山等名山,眾多文人墨客都留下了詠懷秦嶺的詩篇,李白「秀色難為名,蒼翠日在眼。有時白雲起,天際自舒捲」的詩句,描寫的就是終南山紫閣峰的美景。

習近平六度批示督促

陝地方政府虛應故事

由於大量砍伐樹木,上世紀90年代秦嶺北麓的生態就已遭到相當程度破壞。近10多年來,陝西省會西安市更興起了在避暑的「後花園」秦嶺北麓建別墅的風潮,一些發展商紛紛購買山村農民的宅基地(類似香港的丁地)建造豪華別墅。那些「房子種在森林中」的廣告,不僅沒有古人「白雲生處有人家」的詩意,反而是對公共生態資源的肆意破壞。

2014年5月,看了中央電視台有關秦嶺北麓別墅破壞生態的報道後,習近平作出第一次批示,要求陝西省委省政府關注此事。但陝西省並未認真對待,到6月西安市才成立調查組,7月向市委報告,稱已查清秦嶺僭建別墅共計202棟,並已拆除或沒收。這個數字從市委報省委,再由省委報到中央。事實上,秦嶺僭建別墅漏報了1000多棟。而那202幢僭建別墅,其實大多數是農民自建,那些售價動輒數百萬甚至上千萬元的富貴別墅未受影響。在拆卸這202幢別墅的同時,仍有別墅興建或開售。

2014年10月到2018年4月,習近平又針對秦嶺僭建別墅作過4次批示和指示,陝西省和西安市仍未有真正行動。在央視的紀錄片中,已被留黨察看兩年、免職降級的時任西安市長上官吉慶坦言,「怕這些問題延續這麼些年了,背後肯定有這樣那樣複雜的人際關係,要拆這個別墅,肯定要傷害某些人的利益等等……覺得這些事情是在我之前的事情,多少有一點新官怕理舊帳。」這番話顯示,僭建別墅的背景極為複雜。

直到去年7月,習近平對秦嶺違建別墅作出第6次批示,「首先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的問題。」當月下旬,中央專門派出由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掛帥的專項整治工作組進駐陝西,秦嶺僭建別墅的大規模拆卸才真正展開,到去年11月,共查出僭建別墅1194幢,拆除1185幢,沒收9幢。據報道,拆除的別墅由發展商按原價向業主退款。

在習近平的強勢督促下,秦嶺僭建別墅群終告消失。但人們不禁要問,對於沒有最高層督促的同類事件,結果又如何呢?內地媒體總結事件對官員的三大警示是:政治規矩、政治意識淡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滋生;不願擔當、不敢擔責嚴重。如此將重點放在樹立習近平的個人權威方面,顯然未能對焦。

樹立個人權威未對焦

須法治肅貪問責並存

事件首先反映的是內地法治不彰。既不依法辦事,也執法不嚴。早在2003年,在秦嶺北麓禁止房地產開發已經寫入當地政府文件,2008年的《陝西省秦嶺生態保護條例》、2013年的《西安市秦嶺生態環境保護條例》以及2015年的《西安市秦嶺生態環境保護管理辦法》,都規範了西安秦嶺北麓的項目立項、審批環節,但都形同虛設,未能阻止僭建潮。如果全國的破壞生態事件都要靠國家主席批示來解決,恐怕主席不眠不休也管不過來。

執法不嚴的主要原因還是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合伙走法律罅。今次拆除的連片豪華別墅,很多是以文化旅遊等項目的名義獲得官方批准的,手續齊備,如由某著名航空公司發展的數十套別墅,就冠以「×航西安草堂科技產業配套園」之名,以科技產業之名獲得許可證,背後的利益轇轕啟人疑竇。看來,習近平上台6年來的鐵腕反腐肅貪,仍未竟全功。

事件中陝西地方官員表現的敷衍塞責、陽奉陰違、整頓弄虛作假、督察走馬觀花,都令人觸目驚心,一邊是嚴打違法僭建的口號標語,另一邊是大量別墅的銷售廣告,同時並存,有關官員卻視而不見,安之若素。這種荒誕的畫面在內地很多地方屢見不鮮,為所謂「政令不出中南海」作了最佳註腳。儘管習近平上任後,中央權威有所強化,但如果只是對領袖個人權威的敬畏,而未建立負責任的文化和問責的制度,所謂擔當和責任心畢竟難以持久。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