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政策靠魔鬼細節過關 政府贏心計卻輸格局

【明報社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立法會質詢環節,就長者綜援合資格申請年齡「忽然提高」,與議員舌劍唇槍。議員要求撤回安排,林鄭反駁新安排是立法會通過。魔鬼常在細節中,今次爭議可說是典型例子。議員審閱文件粗枝大葉,現在才發現米已成炊,未有做好議事本分;政府在厚如枕頭的草案中,悄悄「楔入」政策改動條文,「過人一戙」,亦未免不夠光明磊落。提高長者綜援申請年齡要求影響很多人,社會應該有更多討論,不應出現新政策「忽然生效」情况,今次爭議折射了行政立法關係問題,亦反映政府與社會溝通不足。

撥款草案楔入條文

悄改長者綜援年齡

近日社署宣布,下月1日起,長者綜援的合資格申請年齡,將由60歲升至65歲,當局同時將上調綜援、生果金和長者生活津貼金額,預料每年額外投放約12億元。政府解釋,上調長者綜援申請年齡並非為了節流,而是考慮到本港人口老化,港人人均壽命延長,以及退休年齡延至65歲的趨勢,當局亦希望長者綜援可以跟醫療券、長者生活津貼的合資格申請年齡看齊,讓政策協調統一。消息一出,泛民建制議員均表不滿。有議員要求政府收回安排,然而林鄭表示,財政預算案已通過有關安排,無法煞停。林鄭還說,上調申領年齡是立法會批准,她對議員如今表示反對,感到「很驚訝」。

國際社會對「長者」並無劃一標準,聯合國和世衛均沒有就老人的定義劃下絕對年齡界線。世衛資料顯示,現時大部分發達國家以65歲為界,劃分長者和非長者,日本老人學會甚至建議政府將老人的定義,由現時的65歲,改為75歲,65歲至74歲只屬「少老」,仍是推動社會進步的支柱。隨着人均壽命延長,確有不少六旬出頭的白領和「少老」,希望繼續投身職場,不想太早退休,以免生活變得百無聊賴,可是同一年齡層亦有不少人打拼多年積勞成疾,若財政情况許可,寧願過退休生活。

如何就長者年齡劃界,並非數字遊戲,而是一個直接影響很多人的重要問題,與民生息息相關,社會應該有更多討論。早在6、7年前,本港社工界、醫學界和一些關注長者團體,批評政府長者政策混亂,不同部門處理長者事務的年齡門檻不一。政府希望統一,本非壞事,問題是當局未有先與社會好好溝通,便將65歲這個門檻定了下來,悄悄改變長者綜援申請年齡,事後還振振有辭,指出去年5月立法會通過《2018年撥款條例草案》,當中已包含有關安排。泛民建制議員聽在耳裏,難免覺得政府使詐。

《撥款草案》厚如枕頭,總目共有900多頁,提高長者綜援申請年齡的段落,「隱伏」於第802頁社會福利署2018/19年度「需要特別留意的事項」之中。觀乎建制泛民議員反應,很多議員顯然沒想過「魔鬼藏在枕頭中」,不知道草案內原來有着這樣的段落。有泛民議員承認當時可能「睇漏眼」,有建制議員則表示,當日為免政府出現財政懸崖,才投票支持通過整份草案,沒想到政府會將新安排與其他開支綑綁起來,一併通過。政府的處理手法,有欠光明磊落。不過,今次爭議也令人關注,議員們平日有否做好議事把關工夫。

政府耍手段不光彩

議員把關粗疏失策

近年公眾對政黨滿意度拾級而下,有市民不滿部分議員恍如「舉手機器」,亦有人覺得部分議員吵鬧炒作,關心政治議題多於民生。議員監察政府,要跟官員鬥智,細閱政府文件是議員本分,就算文件厚如枕頭,議員忙得不可開交,亦應該找助理們幫忙,可是現今議員們有否先了解政府文件才去議事,莫說有政策局長公開質疑,不少市民心裏亦有一些疑惑。2017年施政報告首提上調長者綜援申請年齡,當時並未惹來社會太多討論,然而事情理應已經進入議員們的視線範圍,有建制派議員亦提到,去年4月曾在立法會提出質詢。長者綜援改動事關選民福利,理應是政黨政客爭票良機,若說泛民建制數十名議員審議《撥款草案》,竟然人人「睇漏眼」又或視而不見,到了近月才開始要求當局擱置有關提議,未免令人失望。

前年施政報告發表後,政務司長表示,政府願意就上調長者綜援申請年齡聽取各方意見,有關建議還要經過立法會審批,各界毋須過分憂慮,云云,然而現在各界卻赫然發現,原來建議已糊裏糊塗通過。過去數年,政府推出長者生活津貼,社福開支大幅增加,金額數以百億元計,現在當局改變長者綜援申請安排,所省開支甚少,若說政府悄悄改動政策是要「諗縮數」減少市民福利,似乎亦不盡然。當局是否因為擔心政黨為爭選票,妨礙劃一長者政策年齡門檻,才想到利用《撥款草案》暗渡陳倉,外界不得而知。從策略上來說,政府這次「偷雞」是成功的,然而當局放棄光明正大討論,未有正式諮詢公眾和立法會,代價將是加深行政和立法機關之間的不信任,加深社會對政府的猜疑。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