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大球場變公眾運動場 體育普及開放最重要

【明報社評】政府建議掃桿埔香港大球場重建為公眾運動場,除了歡迎租場訓練,在沒有大型活動時還會免費開放予市民跑步。香港大球場是全港最大型的多用途戶外康體場地,惟因設計配套等問題,除了一年一度的國際七人欖球賽,經常處於閒置狀態,隨着啟德體育園最快2023年落成啟用,香港大球場亦是時候重新定位。政府重新佈局本港大型康體設施,應該以盡量開放和便利市民使用為原則,既要善用資源避免重疊浪費,亦要妥善照顧體育界需要,確保本港體育運動普及化、精英化及盛事化的政策目標,不會走樣變形。

大球場歷盡滄桑

功成身退是時候

香港大球場於1955年啟用,至今已有64年歷史。對於很多足球迷來說,香港大球場是一個充滿回憶的地方,八旬長者可能會想起南巴大戰;五六十歲的也許會懷念起精工寶路華,年輕一點的,可能會想起1990年代東方王朝、曼聯和森多利亞等外隊訪港,乃至2009年東亞運港隊擊敗日本摘金。往事如煙,隨着本港足運衰落,大球場全場爆滿紅旗高掛的歲月,早已一去不返,遺留下來的只有一個經常空空如也的球場。

大球場租用成本並不便宜,本地波門可羅雀,門票收入根本不夠支付場租,近年大球場已很少舉行本地足球賽事。過去十多年,大球場看台爆滿的日子,大抵只有一年一度的國際七人欖球賽,然而談到舉行國際級賽事,大球場又有明顯不足,欠缺藥檢室和媒體中心等設施。

香港大球場使用率低,既有球市低迷等外在因素,亦有自身設計等內在問題。早年大球場設有田徑跑道,不少學校都會在大球場舉行運動會,然而1990年代擴建後,大球賽再沒有田徑跑道,草地質素又欠佳,加上球場設計沒有考慮噪音問題,舉行演唱會也要控制音量「細細聲」,以免附近居民投訴,結果一個外觀漂亮又有規模的球場,除了舉行「七欖」和偶爾舉行足球賽,充其量只適合舉行童軍大會操又或佈道會一類活動,普羅市民平日亦無機會使用。

政府耗資300億元發展啟德體育園,最快2023年啟用,主要設施包括可容納5萬觀眾的多用途主場館、可容納5000觀眾的公眾運動場,以及一個大型室內運動場。汲取大球場失敗教訓,多用途主場館將設有開合式上蓋,解決演唱會噪音問題。新場館的規模和定位與大球場完全重疊,只要建造過程和日後管理不出亂子,無論設計和功能理應遠勝大球場。大球場作為過去半世紀本港最大型多用途戶外康體場地,歷史任務即將完成。啟德體育園啟用之日,應該是大球場功成身退之時。

香港土地短缺,需要覓地建屋,然而見縫插針亦非理想做法。根據政府規定,每20萬至25萬人便應設有一個大型運動場,港島區人口116萬,大型戶外運動場地卻只有4個。當局將大球場重建為公眾運動場,全面開放給市民使用,做法合適。

重新佈局康體設施

啟德體育園須善用

近年政府投入更多資源推動體育發展,定下「普及化、精英化及盛事化」三大目標。推動體育普及化,首先要做到的,就是盡量對市民開放設施。以粉嶺高球場問題為例,雖然高球界肯定它對培訓精英選手和促進本地高球運動的作用,然而對一般市民不夠開放,成為了致命傷。根據政府最新文件,大球場重建後,座位數目將由接近4萬個,大幅減至9000個左右,球場將增設國際標準田徑跑道,以及公眾停車場等附屬設施,市民和團體可以訂場舉行足球、欖球和田徑訓練,學校亦可租場舉辦運動會,球場沒有大型活動的日子,將會免費開放給市民跑步。

兩年前政府提議拆卸灣仔運動場,以便擴建會議展覽中心,惹來不少反對聲音,有意見關注政府重建大球場方案,是否為取代灣仔運動場鋪路。灣仔運動場改建與否,可以從長計議,不過一事還一事,大球場重建與灣仔運動場問題應該分開處理,就算兩者功能有一些重疊,亦不代表必定要二擇其一,一切應視乎實際使用情况和社會需要而定。

政府配合啟德體育園發展,重新佈局大型康體設施,必須以開放及方便公眾使用作為大原則。啟德體育園有助提升本港體育基建硬件,根據政府與營運商的協議,公眾運動場只能作體育用途,室內體育館的非體育用途時間亦有明確限制,理論上有助外界監察體育設施有否得到善用,不過實際執行會否存在漏洞,仍需密切留意。體育園除了三大運動場,還有6萬平方米零售及餐飲設施,有人擔心體育園變成以盈利為先的大型商業項目,亦有人擔心主場館使用率不足淪為大白象。政府有責任確保啟德體育園未來不會荒腔走板,違背推廣體育發展和鼓勵市民參與的宗旨。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