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發展棕地迷思太多 認清真貌迎難而上

【明報社評】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報告列出8個優先處理選項,發展棕地獲得83%市民支持。棕地問題是政府土地發展規劃不周的結果,為了善用土地和改善鄉郊環境,政府必須迎難而上,改善亂象,然而發展棕地絕非解決土地短缺的萬靈丹。增加土地供應沒有無痛選項,很多人明白土地問題迫在眉睫,卻因意識形態又或小我考慮,抗拒填海造地等選項,結果發展棕地成了「最大公約數」,成為最多人支持的選項,可是一系列現實操作問題和影響往往被忽略。當前社會看待棕地有太多迷思,高估發展棕地「療效」,不利對症下藥,對解決土地問題是禍不是福。

八成市民倡棕地

迷思誤區要弄清

社會人士對土地問題意見南轅北轍,土地小組報告的主張,不可能討好所有人,不過報告內容的確相當紮實和科學,糅合了大量量化數據及質化意見。小組主席黃遠輝表示,報告承載了社會主流意見,隨着小組工作結束,希望各界放下爭拗,然而現實是報告出爐後,仍然有人認為報告「不能反映」甚至是「騎劫」了民意,彷彿只有得出他們所認同的結論,才算是「反映主流民意」。如果人人都抱着這種心態,香港社會實在很難前行。

土地小組從18個土地選項中,鎖定8個作為「優先處理」選項。有人質疑小組未為8個優先選項再「排次序」,「有違」小組成立目的,未能化解土地問題爭議。有關說法對土地小組並不公道,背後反映的是另一套邏輯。土地小組在諮詢文件已明言,沒有任何一個土地選項可以徹底解決土地問題,必須多管齊下,土地小組責任正是梳理民意、兼顧現實,定出哪些選項優先做、盡快做。相比之下,要求就8個優先選項再排次序,做了一個選項不夠才做下一個,其邏輯是否定多管齊下,假設單靠某一兩個選項就能解決土地問題,這種想法既不符現實,也不利香港長遠發展。造地過程漫長,若不多管齊下,等到發現「第一選項」救不了火,才去推進其他選項,香港恐怕已經病入膏肓無藥可救。

新界有逾千公頃棕地,根據土地小組委託進行的大型電話調查,發展棕地是最多市民支持的選項,小組報告亦認同,政府應以棕地作為重點推展的選項之一,然而正如小組所言,民意基礎強大,不代表棕地可以「手到拿來」,畢竟棕地有大量經濟作業正在進行,並非閒置土地,重置賠償相當複雜。發展棕地存在很多不確定因素,過度高估發展棕地對解決土地荒的作用,奢談「先棕後藍綠」,有可能影響深遠。

社會人士看待棕地,有很多迷思和誤區,例如以為棕地要麼是爛地,要麼就是廢車場、貨櫃場或回收場,烏煙瘴氣浪費土地資源,政府不願處理只因懼怕鄉事壓力,云云。很多人視棕地如同有礙觀瞻的「公害」,覺得發展棕地是「事不關己」的「無痛」選項,可是現實絕非如此簡單。

棕地非無痛選項

收地緩慢須直面

棕地問題某程度是政府長期忽略物流用地規劃的結果。政府缺乏配套安排,棕地作業者遂見縫插針覓地經營,衍生亂象。誠然,部分棕地涉及違規經營甚至霸佔官地,然而也有很多棕地作業與市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當中既有食品物流中心,亦有電子商貿貨倉以至紮鐵工場等,市民日常生活,由網購到一些食品供應,都有賴它們提供服務。部分棕地工場還僱用了數以百計的本地工人。據政府估計,洪水橋新發展區涉及的190公頃棕地,就有超過3000名工人在工作。如果這些棕地作業突然終止,不僅影響工人生計,市民生活也會受到影響。也許很多人覺得部分棕地屬於「低端作業」,可是一個社會若要正常運作,就是需要一些「低端作業」維持。

發展棕地,必須先認清棕地真實全貌,妥善處理重置賠償。興建多層式大廈容納棕地作業是方法之一,惟當中有不少複雜問題需要解決。首先,多層大廈需要覓地興建,意味擺脫不了土地短缺「零和遊戲」困局,屯門龍鼓灘近岸大規模填海,可以用來重置部分棕地作業,然而環保人士又會提出反對。多層大廈租金比棕地呎租高很多,政府不僅要用公帑興建,還要提供財政支援,吸引棕地作業者遷入,可能引發爭議。更複雜是部分棕地除了有經濟作業,還與寮屋夾雜。現在保育人士主張「先棕後藍綠」,可是一旦要清拆寮屋、遷走經營多年的棕地𠝹木廠等,又可能出現「不遷不拆」保育爭議。

新界棕地雜亂無章,政府有責任迎難而上,理順土地用途,可是發展棕地並非解決土地問題的萬靈丹,也不足以為香港建立土地儲備。發展棕地牽涉不少收地問題,以涉及50公頃棕地的古洞北/粉嶺北新發展區為例,政府重啟規劃超過10年,迄今仍未正式展開大規模收地程序,各界必須直面發展棕地知易行難進度緩慢的現實。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