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上一篇

2019年明報元旦獻言:世局混沌 有所期待/世界華文媒體董事局主席張翼卿醫生

按已知和可預知事態,今年(2019年)全球經貿情勢、國際秩序重組與地緣政治角力等,或許會出現冷戰結束以來最嚴峻景况,特別是中國面對挑戰之嚴厲,將是40年前改革開放以來所僅見。全球何去何從,固然備受關注,中國能否跨越障礙、在崛起路途繼續前行,更與全球路向息息相關。

首先是主要國際機構都下調今年全球經濟成長預測,具體已經亮起3個警號。第一個是中美貿易戰,兩國在未來兩個月能否達成協議,是今年全球經貿榮枯的關鍵。第二個警號是債務風險突顯,全球股市市值偏高,顯示金融資產價格高處不勝寒,又一次金融危機隱約浮現。第三個警號是主要經濟體基於各自原因,疲不能興,歐元區經濟無起色,中國經濟放緩,拉動全球經濟力度不復過往,美國經濟衰退機率不低。都是壞消息。

國際秩序方面,隨着特朗普標榜「美國優先」,全球既有格局和秩序遭到衝擊甚至顛覆,美國甚至視中國和俄羅斯為威脅,正在無所不用其極地進行大國角力,國際秩序怎樣重組、將出現怎樣的新格局,目前毫無頭緒,這種混沌狀態不利於全球穩定。至於地緣政治熱點,包括烏克蘭局勢、俄羅斯與北約對峙、敘利亞戰局、美國與伊朗對抗、東北亞局勢仍然趨緊、美國持續在南海和台海滋擾中國等,值得注意是這些角力熱點大多數涉及軍事力量,例如美國與俄羅斯就《中程導彈協議》存廢,俄羅斯總統普京甚至發出假如廢除協議,不能排除爆發核戰等危言;美國與中國就南海和台海局勢,會否走向軍事對峙以至衝突,已經成為揮之不去的懸念。這些熱點實際上都是火藥庫,稍有處理不善,都可能出現嚴重後果。

上述各項狀况,顯示目前全球經貿與國際秩序、安全穩定,都十分脆弱,只要其中一項惡化,都會帶來很大衝擊。可以說,全球景况是冷戰結束以來最令人擔心,而且美國作為唯一超級強國,在特朗普總統領導下,行事無法預測,使全球籠罩在不明朗之中。這種氛圍,假若經貿危機猝發而不幸疊加地緣政治危機,甚或大國之間軍事對抗,則全球整體景况將難以想像。相信個別企業或投資者會採取不同策略,以祈在變局得益,或危機爆發時減少損失;在國家層面,美國一舉一動備受關注,然而其行誼卻無法預測,至於中國在不確定氛圍中會否營造局部可研判依循,則成為各方關注重點。

中國在全球的角色和作用愈來愈突顯,這是美國視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有以致之。迄今所見,美國對中國所採取攻勢,並非處理貿易逆差那麼簡單,而是要全面遏制中國發展,以維持其繼續主導全球事務和霸主地位。因此,即使中美貿易戰暫時告一段落,美國仍然會在各個方面遏制中國,兩國未來關係將在角力之中互動。中美貿易談判能否達至成果,中國在國際秩序重組發揮什麼作用,中美就地緣政治角力能否避免滑向對峙對抗,都會掀動全球格局。從這個角度而言,中國的角色和作用愈來愈重要。

中國國力與美國相比,仍有較大差距。目前美國處於主導位置,可謂強勢;中國則被動而忙於應對,處境可謂艱難。不過,中國之弱勢也並非毫無一拼之力,只要知己知彼,應對得當,還是可以有所作為。例如貿易戰,美國不可能一下子割斷與中國的經貿連繫,中國於此就有可操作空間,爭取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安排,從而有利於全球經貿以至金融世界的穩定。

中國的發展塑造了另類模式,走出一條與西方國家不同的道路,引起了一些發展中國家極大興趣。過去,中國於國家發展強調領土主權完整,在路線方針政策都有所堅持,尋求國與國之間互相尊重。值得注意是,這些年中國在強調原則立場之餘,都在發揮「和」字的正能量,體現「和為貴」、「和而不同」和傳統價值,未來中國會否繼續踐行,備受關注。過去40年,中國本諸「和」字的宗旨,營造了一個和平建設環境,在國際舞台開拓廣闊空間,創造經濟奇蹟,國力陡升,與此有直接關係。各方當然期望中國堅持和奉行「和」字的精神宗旨,應對挑戰,避免出現中美兩強對撼而至玉石俱焚的局面。

美國意圖遏制中國發展,西方國家基於歷史和現實原因,多數傾向附和美國,中國外部環境遇到嚴峻挑戰,看來並非短時間可以化解,因此如何做好其他外交工作,顯得十分重要,其中與東盟和睦相處、維護地區穩定與和諧國家的關係結構,倍加迫切。東盟部分國家與中國就南海主權存在爭議,現在美國等域外國家仍然利用這個議題,意圖擾亂中國和東盟良性互動。中國完全知道維持南海和平的重要,以往對東盟提出過「睦鄰富鄰、安鄰」政策,爭取做到「親、誠、惠、容」,儘管這些年風雲變幻,中國與東盟關係基本保持和諧,值得欣慰。各方期望中國進一步發揮「和」字正能量,使得這種和諧關係更加鞏固和堅實。

美國改變對中國戰略,一些高層官員的說法,顯得對中國的認知,建基於誤解、誤導與偏見,雖然中國官方對此有解釋或反駁,然而國際話語權現在由西方國家掌握,「中國觀點」未能得到足夠宣揚和重視。基於種種原因,國際話語權現况將持續一段長時間,中國不容易扭轉這方面短板。不過,讓國際社會認識真正的中國和對大同社會的追求,不在事態即興式講解與申述,宜應透過長期溝通,起到潛移默化效果;也就是說中國須逐步營造軟實力,使中國價值逐漸植入國際社會,為普世價值增磚添瓦。其中應該積極開展公共外交,除了政府推動,還須民間力量在各方面、各層次鋪開,講好中國故事,使國際社會認識真實的中國。

美國挑起貿易戰,雖云與特朗普個人認知有關,但是中國崛起,必然觸動美國利益而惹來反彈,中美博弈並非中國主觀願望可能避免。既然中美博弈是客觀發展必然規律,則中國只能妥善應對,在博弈過程中,如果能夠做到「和為貴」,處處以雙贏,甚至多贏為鵠的,久而久之,中國的善意會得到國際社會更多認同和接受。中國於此全球陷於不明朗氛圍之際,如果顯現其可信賴一面,在舉世動盪中成為一股穩定力量,則中國之強國地位,庶幾乎近矣!成為國際社會的穩定器,應該是中國要塑造的形象和追求的目標。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