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鄭若驊解畫反添疑惑 外判檢控準則應澄清

【明報社評】前行政長官梁振英UGL事件,律政司決定不提檢控,事件衍生出律政司應否尋求獨立法律意見的爭議。司長鄭若驊表示,外界對外判檢控制度有誤解,惟其解釋未令公眾疑惑一掃而空,反而引發新的疑問。根據《基本法》,律政司主管刑事檢控工作,不受任何干涉,是否提出檢控又或外判案件,由律政司全權決定。鑑於有人提出司法覆核,鄭若驊拒絕評論UGL個案可以理解,不過她提到「案件涉及律政司同事,我們才會外判」,與去年律政司提及的外判案件一般原則似有出入,令人混淆,鄭若驊應該耐心向公眾解釋澄清。

文件提6項外判情况

涉及律政司僅屬其一

本月中,律政司以「沒有合理機會定罪」為由,決定不就UGL事件向梁振英提出貪污檢控。事隔兩周,鄭若驊結束休假返港,首度開腔回應事件。鄭若驊反覆強調律政司工作不偏不倚、無畏無懼,只會根據證據決定是否檢控,不受當事人身分地位影響,呼籲外界不要將法律問題政治化。對於不檢控梁振英,鄭多次表示,律政司之前已作解釋,「再無補充」、「不能評論」;至於未有尋求獨立法律意見,鄭表示社會對外判檢控制度「有誤解」,又說律政司若無利益衝突或任何顯性偏頗,為何還要另外多找一個法律意見,律政司不將案件外判是「有擔當」、「不卸膊」。

UGL風波糾纏多年,早前英國方面表示證據不足,不會繼續調查,今次律政司決定不提檢控,亦強調證據不足是唯一考慮。UGL事件由曝光一刻已高度政治化,很多人對事件的看法,都攙雜了大量政治好惡,律政司任何決定都一定惹來爭議。有市民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推翻律政司決定,鄭若驊未就案件作出更多補充或評論,屬於意料之內,然而對於未求獨立法律意見一事,鄭的說法卻令外界感到疑惑。

鄭表示,「除非案件涉及律政司同事,我們才會外判」,可是以往多宗涉及政府高官的事件,包括前財政司長梁錦松「偷步」買車風波、行政會議前成員林奮強在政府加強調控樓市前放售物業、前特首曾蔭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案,以及前廉政專員湯顯明酬酢風波,律政司都有外判案件,這些先例亦令社會形成了一種約定俗成觀念,認為涉及高官的案件,都應該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以示公允。誠然,案件一宗還一宗,律政司如何處理每宗個案,要考慮具體案情,未必可以一概而論,然而公眾難免想知道,律政司處理涉及前高官的案件,大抵是以什麼準則,決定是否尋求獨立意見。

去年律政司向立法會提交的撥款申請文件,提到一般而言律政司會在6個情况下外判案件,案件涉及律政司內人員,僅屬其中之一,其餘情况還包括律政司內沒有相關專家技能、確保案件處理連續性,以及認為案件適宜尋求外間獨立意見,「以免予人有偏袒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問題」,等等。鄭若驊的說法,令人對「6個原則」是否有變產生疑問。鄭若驊今年出任律政司長,外界希望知道外判案件方針有否改變,鄭若驊應該解釋澄清。

社會有約定俗成看法

律政司長應耐心解釋

當然,律政司文件所列的6個情况,只是一些大原則,具體判斷執行仍然有很大詮釋空間。舉例說,文件未有提到,但凡事件備受公眾關注又或涉及高官,就一定要找獨立法律意見。嚴格來說,有關看法只是基於「避免偏袒觀感和利益衝突」原則所作的演繹,律政司可以辯稱,公眾關注和牽涉高官,只是外判案件的「需要而非充分條件」,倘若案件證據太過單薄,不提檢控是理所當然,徵詢外界法律意見不過多此一舉。可是在UGL事件中,律政司對「證據不足」解釋有限,加上事件已進入司法覆核程序,外界亦無法進一步了解,在這種狀况下,不管鄭若驊如何強調本着法律專業辦事,也總會有人提出懷疑,總之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鄭若驊認為律政司既「無利益衝突」亦「無任何顯性偏頗」,因此毋須尋求外界法律意見,然而有否利益衝突和顯性偏頗,是否應該由律政司自己說了算,大有商榷餘地;律政司問了外界獨立法律意見,也不等於「沒擔當」,畢竟檢控決定權最終還是操於律政司手上,根本無從「卸膊」。

《基本法》訂明,刑事檢控工作由律政司全權決定。律政司根據廉署的UGL事件調查報告,決定不提檢控,未有尋求獨立法律意見,論法律程序說不上是錯,亦不代表不提檢控的決定一定有問題,不過律政司這次判斷,與社會對涉及高官案件的約定俗成看法,存在甚大落差,這一落差直接影響了決定的公信力,亦令到事件更易變得政治化。今次爭議已超越UGL事件本身,牽涉何時應該尋求外判法律意見的原則,既然鄭若驊認為社會有誤解,就應該盡量耐心向各界解釋清楚。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