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為國家培養人才 香港又添一員

【明報社評】香港科技大學日前跟廣州市政府和廣州大學簽訂協定,在廣州南沙興辦一所研究型大學。這是香港高等院校在內地辦學的第三家,這對科大的發展是一個里程碑,也是香港高等院校為內地培養人才一個新的標誌,同時對促進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也有添磚加瓦的作用。國家主席習近平要求香港要主動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在內地興學培養人才當然是一種主動積極之舉,但香港高等院校在內地辦學,還有很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需要改進,國家也應該主動積極去改善,才能促使香港更加主動積極。

香港的大學成就斐然,在世界排名一百強當中就有4間來自香港,但要繼續進一步發展,無論在物理空間和科研領域方面都有所限制。科大目前研究生人數達到5560,將來在廣州校區要招收4000研究生,增加七成;科大香港校區面積0.6平方公里,廣州校區1.13平方公里,擴大幾乎一倍,同時因着科研項目以及人員的互通,在內地辦學,的確為科大未來發展提供了一個新的天空。

香港的大學科研成果突出,但往往只體現在學術刊物上的文章篇數和被引用的數量,由於香港欠缺高科技製造業,科研成果難以轉化成商業產品。目前在世界市場佔據七成份額的無人飛機製造企業,和在無人船擁有巨大市場潛力的製造企業,創辦者都是科大的內地畢業生,他們無法在香港設廠生產而要轉投深圳和珠海。科大校董會主席廖長城表示:「粵港澳大灣區要打造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人才是關鍵。科大期望能將多年來累積的辦學經驗和理念,帶到廣州,為大灣區培育具創新能力的國際化高端人才。同時期望今次合作能有助加強本地知識轉移,彌補本港高科技製造產業的不足,促進科技與商業協作,為香港開展經濟增長的新動力。」

香港院校身分模糊

稅金高昂粵應予優惠

大灣區的成功要素是同時具有科研機構的集中,並且在鄰近有製造業的集群,還需要有金融機構給予融資的配合。科大到廣州南沙辦學,在科研機構與製造業的有機結合創造了一個示範,但金融業的配合是否能夠形成機制,還要拭目觀之。粵港澳大灣區需要新型的人才隊伍,粵港兩地的大學和科研機構,單獨分別以不同的教育模式來培養人才,是否能夠滿足大灣區的需要,是一個亟待探討的問題。

香港的高等院校到內地興學,始於13年前,香港浸會大學與北京師範大學在珠海合辦的聯合國際學院,已經培養出一萬多名畢業生,無論在升學深造和就業市場的競爭力,都成績可觀。香港中文大學(深圳)2014年開辦,已經有4000多名學生,而今科大將會在廣州南沙落戶。香港的高等院校在內地開設分支機構,不但是直接為國家培養人才,而且還將香港的管理模式帶到內地,為內地探索大學管理模式的改革提供一套經驗。然而,香港高等院校在內地辦學,遇到的問題也不少。

首先是身分模糊不清,國家為外國大學到內地興學制定了《中外合作辦學條例》,這是法律的保障,也是身分的界定。然而,香港高等院校到內地辦學,只能「參照」這條為管理外國大學而設的條例,遲遲沒有給香港高等院校量身訂製一條《內地與香港合作辦學條例》,香港是中國的特區,高等院校在內地辦學是為國家培養人才和在科學研究做貢獻,應該盡最大可能為其提供方便而不是立足於「管」,更不應跟外國大學等量齊觀。

科大在2007年在南沙已經設立霍英東研究院,當時運到南沙的科研設備都要納稅,這個問題現在雖然已經解決,但香港高等院校在內地辦學,其法人地位是「民營非企業」,既不是企業,也不是經濟組織,也非公益事業,每一分錢的收入都要繳納高昂的稅金,連捐款也當做收入徵稅,經濟壓力可想而知。

廣東省為吸引香港的高等院校在內地辦學,紛紛開出十分優厚的條件,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和香港科技大學(廣州),都是由當地政府撥地並且出資興建校舍,是「交鎖匙入駐」的模式,而且深圳市政府還按每個學生給予定額補助。然而,不同城市的財力不一,資助的模式與多寡十分懸殊,今後要建設粵港澳大灣區,廣東省政府應牽頭制定劃一的資助政策,但最起碼應該在個人所得稅方面提供優惠,對來自香港的教師實施「港人港稅」,作為吸引人才的計劃。

培養人才了解所在地區

應鼓勵港生作內地交換生

香港高等院校在內地辦學,除了在直接為國家培養人才,還應該着眼於促進內地與香港的聯繫,香港的大學都有鼓勵學生到外國大學做交換生的政策,但對於鼓勵學生到內地交換,則乏善足陳,既然在內地的分支機構同屬於一個母體,為何不可以鼓勵香港學生到內地的分支機構做交換生呢?

未來的世界是人才之爭,所謂人才,除了學識學養之外,還需要對所在的地區有所了解,才能服務於這個市場,才能貢獻於這個地區。香港高等院校到內地辦學,在打破區域藩籬方面有所突破,在培養什麼樣的人才以及如何培養方面,也應該有新的探索。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