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特朗普敘利亞撤軍 再顯其不顧道義

【明報社評】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宣布,美國「已經擊敗」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ISIS)勢力,駐敘美軍將會撤回。有報道稱,美軍將在60到100天內從敘撤走。雖然特朗普在競選時就曾表示要從敘撤軍,又多次抱怨美國多年在中東的軍事行動耗資巨大卻「一無所獲」,但他此舉還是標誌着美國中東戰略的重大逆轉。從公布決定的時機看,特朗普此舉實際是調整全球軍事部署、改善與土耳其關係、瓦解俄伊土同盟等利益算計,但與他偏袒以色列、包庇沙特王儲等作為一樣,是置一手扶植的「敘利亞民主力量」(SDF)於不顧、是視道義底線和國際形象於不顧的偏執外交體現。

對敘政策重大轉折

國內嘩然盟友憂慮

美國對敘利亞的軍事介入始於2011年向反對巴沙爾政權的「敘利亞民主力量」(SDF)提供非軍事援助,隨着與盟國對敘境內蓋達組織和ISIS目標空襲逐步升級。2015年,美軍特種部隊正式進駐敘利亞前線,逐步增兵到2000多人。特朗普上台之後,去年以來,為懲罰敘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美軍先後兩度向當地發動導彈襲擊。雖然美國介入敘利亞事務並非完全出於公義,但美軍在當地的存在,對於打擊當地的蓋達和ISIS極端勢力,確實起到震懾作用。在美軍支持下,以庫爾德族武裝「人民保護部隊」(YPG)為主力的SDF,也成為當地打擊極端勢力的一支重要力量。

現在,特朗普突然下令自敘撤軍,是美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重大政策轉折,不僅在國內引起嘩然,亦引起盟友的憂慮。就在兩周前,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還表示,在敘利亞還有很多事要做,因老練的ISIS戰士還在負隅頑抗。有報道指馬蒂斯及多名國安事務高官曾經力阻特朗普撤軍,甚至在特朗普宣布撤軍後,國防部發言人懷特(Dana White)還發聲明說,「對付ISIS的作戰尚未結束」。就連特朗普的共和黨支持者、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委員格雷厄姆 (Lindsey Graham)都警告,撤軍將在敘利亞內外產生「災難性後果」。英國政府表示,「伊斯蘭國」仍然是一個威脅,英國將繼續與敘利亞的其他盟友合作,打擊當地的極端組織勢力。

特朗普撤軍,敘利亞總統巴沙爾、他的後台俄羅斯以至伊朗都會得益,然而最大受益者應該是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而特朗普此舉主要目的,也被認為是改善與土耳其的關係。自從2016年土耳其發生未遂政變之後,美土關係就急轉直下,土方直指流亡美國的教士居倫是政變策劃者,要求引渡,美方則以證據不足為由拒絕。土方後來扣押美籍牧師布倫森,美國採取制裁措施,令土國出現經濟危機。埃爾多安隨即靠攏俄羅斯,參與俄方與伊朗主導的敘利亞談判,並以YPG與其國內庫爾德分離組織有關連為由,派兵入敘與其對峙,令美土這兩個北約盟國面臨兵戎相見的危險。

但今年10月形勢丕變,先是土耳其揭發美國的另一盟國沙特的王儲涉嫌下令殺害《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卡舒吉,令美沙關係頓陷尷尬,接着土耳其又釋放美籍牧師布倫森;美方投桃報李,解除制裁,本月8日更宣布,將對土耳其出售價值35億美元的導彈,以換取土方放棄採購俄製導彈。

值得留意的是,就在特朗普宣布從敘利亞撤軍前,埃爾多安曾與特朗普通電話,通報土耳其可能很快會對YPG發動新軍事行動,據說特朗普對此作了「積極的回應」。同日,土耳其外長聲稱,特朗普告知埃爾多安,美國正準備引渡居倫。

全球戰略佈局調整

瓦解俄伊土敘同盟

由此可見,由敘利亞撤軍的決定,可能並非外界所言,是給俄羅斯、伊朗送大禮的愚蠢決定,而是一次精心策劃的與土耳其利益交換。

從美國總體戰略佈局看,美國正在將全球的「觸角」收回到與本土或直接利益相關的戰略要地,在特朗普眼中,那些與美國無直接利害關係的次要戰略支點,美軍規模要縮減。

但這並不意味美國會放棄在敘利亞庫爾德地區的利益,美軍撤出後,美國可以增加對YPG的軍援,土耳其要徹底消滅YPG並不容易,由於庫爾德控制區處於土耳其、伊拉克、伊朗、敘利亞等多國內陸交界處,無港口直接與外界交易物資,依附美國是唯一選擇,况且英、法等盟國軍隊仍留守當地。美國並不擔心撤離後會對該區失控,實力增強的庫爾德武裝仍將是美國影響中東局勢的一枚棋子。

美國從敘利亞撤軍,明顯是與土耳其交易的一部分,避免了與土耳其的正面衝突,也可以試圖瓦解俄羅斯、伊朗、土耳其三國在敘利亞問題上同盟。作為北約盟國,美國對土耳其在中東地緣政治的重視,並不亞於對以色列、沙特等國,只是,與維護美以、美沙同盟關係一樣,特朗普今次為了挽救與土耳其關係,撇下一直支持的友軍,再度暴露出其不顧道義形象的手法。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