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改革開放長路在半途 現代化強國須講法治

【明報社評】北京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強調要擴大開放,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改革開放是世界歷史大事,標誌中國經過百多年掙扎,終於找到實現現代化之路,昏睡百年的巨人蘇醒,顛覆了西方主導的世界秩序和發展觀,西方學者紛紛研究中國模式,希望了解這個「紅天鵝」現象。過去40年,中國在工業、科技等領域的現代化成績斐然,惟在法治等方面的建設仍有明顯不足。中國要在本世紀中葉成為現代化強國,「下層建築」固然重要,更關鍵是搞好「上層建築」,國家法治做得好,才能在國際社會得到相應的尊重。

百載尋覓現代化之路

解放思想提升生產力

習近平改革開放40周年講話,談的主要是大方針,而非具體改革開放新措施。「方向決定前途,道路決定命運。」習近平講話若要一言蔽之,就是中國走對了路必須堅持下去。現代化的核心精神,在於善用工具理性,依據科學定律,追求效益效率最大化。自晚清洋務運動以來,中國試過很多方式,希望克服社會、制度、文化等障礙,實現現代化,惟無論是中體西用、君主立憲、共和革命乃至斯大林主義計劃經濟,均未竟全功,文革更是一場空想主義盲動災難,直至1978年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中國兜轉一個世紀,才找到通往現代化之路。

蘇聯瓦解,西方學者形容是早已注定的「大失敗」,皆因社會主義制度缺乏自我完善能力,可是中國改革開放成功,卻成為顛覆西方所有傳統理論的黑天鵝(或曰「紅天鵝」),很多專家不再輕信「中國崩潰論」,亦不再認為改革開放必然令中國變得更像西方。中國改革開放成功,有部分涉及歷史偶然因素,例如新中國初年經歷過激烈土地改革,土地由國家掌管,減少了日後改革發展阻力;有部分則是由於舉國解放思想,以務實主義代替意識形態教條,全面解放發展生產力。

愈來愈多西方專家放下成見,嘗試理解中國成功之道,有學者認為不能用民主與專制的二分法理解中國政治,改為將焦點放在中國決策過程的靈活彈性;有學者認為中國奉行的既非民主亦非獨裁,而是唯才制(meritocracy);有學者還形容中國進化為「幻影民主」(phantom democracy),雖然沒有民主選舉,打壓網上串連活動亦毫不手軟,可是政府對於網上輿情的緊張,亦驅使當局積極回應民情,情况跟民選政客擔心選票有幾分相似。不少西方專家都承認,北京確實走出一條獨特道路。

習近平提到中國是有數千年文明史、人口眾多的大國,推進改革沒有教科書金科玉律,也沒有可以對中國人民頤指氣使的「教師爺」,改什麼不改什麼完全視乎自身需要。美國正企圖迫使中國改變發展模式,習的說法隱然在向華府說不。一個國家的城鎮人口比例,是工業化和現代化程度的指標,當前中國城鎮人口不足六成,跟歐美高達七至八成仍有顯著距離。誠如習近平所言,中國現代化之路,現時只處於半山,下一個40年,經濟改革任務將更為艱巨;而同樣艱巨的,還有政治上層建築的現代化改革。

提升軟實力爭取認同

中國法治須拿出成績

習近平展望未來,提及「九個必須」,一邊強調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一邊堅持從全面從嚴治黨。習近平提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然而單靠淨化黨內政治生態、堅持用人德才兼備,並不足以實現國家治理現代化,還必須要有健全法治作為基礎。改革開放40年,中國法治有一定進步,最明顯是保護私有產權,近年中央還落實司法責任制,倘遇冤假錯案,必定追究責任,希望努力讓「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可是一涉及敏感政治案件,國家機器霸道一面便顯露無遺。

以維權律師王全璋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為例,王於2015年被捕,與外界隔絕,被囚超過3年,至今當局仍未啟動任何法庭程序處理控罪,不管當局如何辯稱「依法處置」,看在一般人眼裏,都會質疑是堆砌理由,未經審訊長期剝奪一個人的自由。中國可以拒絕照搬西方一套,然而社會主義一樣要講法治講民主,不能簡單說一句國情不同、觀念不同,就將不合理的作為說成合理。

中國幅員極廣,一些地方司法和執法人員濫用權力,陽奉陰違,需要中央加強約束。去年習近平提出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現已升格為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加強黨對法治建設的統一領導。習在改革開放大會亦提到,要深入推進全面依法治國,令法律體系日益健全。「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是中共黨章明文規定,也是憲法基本要求,能夠切實律己律人,中國法治自然可以走上康莊大道。近年中國政經軍事硬實力持續提升,惟軟實力始終搞不上去,別人以有色眼鏡看待,雖是原因之一,不過中國亦需要在法治等方面拿出成績,否則難以在國際社會得到與國力相適應的尊重。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