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法國階級「大革命」 巴黎怒火在燃燒

【明報社評】巴黎發生半世紀最嚴重騷亂,凱旋門成為戰場,法國政府宣布暫停燃油稅計劃,推出利民紓困措施,盼息民憤。全球化在西方遇上強大逆流,法國這場由燃油稅觸發的「黃背心運動」,突顯城鄉和階級矛盾,以及普羅大眾對精英巨富的憤怒。一年半前法國總統馬克龍上台,遏阻歐美民粹主義浪潮,然而其政策中間路線為表、親富親商為實,未能為法國殺出一條血路。花都騷亂粉碎了馬克龍中間路線神話,西方民粹浪潮愈演愈烈,全球化面臨愈來愈大挑戰,如何改革資本主義,讓財富分配更加公平,西方頗有不知何去何從之嘆。

黃背心示威反精英

馬克龍妥協求罷兵

過去3周,「黃背心運動」搖撼了法國。示威導火線是馬克龍以減排之名調高燃油稅。在法國,司機車內必須配備黃背心,以便應付在公路「死火拋錨」情况。法國鄉郊民眾日常依賴汽車出入,早前才捱過高油價之苦,現在又要加稅,不少人怒不可遏上街抗議,「黃背心運動」迅速蔓延。上周六,巴黎爆發了1968年「五月風暴」以來最嚴重騷亂,香榭麗舍大道猶如戰場,激進分子一邊縱火,一邊在凱旋門噴上「馬克龍辭職」、「推翻資產階級」等塗鴉,有黃背心示威者形容,「這是一場革命」。

今次巴黎騷亂的畫面,令人想起半世紀前法國「五月風暴」火燒股票交易所一幕。這兩場社會運動,本質其實有顯著分別。法國「六八學運」由左翼牽頭爭取改革,相比之下,「黄背心運動」沒有明顯領頭人,主要靠社交網絡動員,參與周六巴黎騷亂的,既有極右亦有極左分子。「黃背心運動」一發不可收拾,反映了民眾不滿馬克龍施政,亦折射了全球化之下當前法國以至西方的困境。

過去廿年,經濟全球化為中國等發展中國家帶來莫大好處,西方發達世界亦有受惠,惟在新自由主義經濟當道下,小撮巨富精英成為最大得益者,打工仔得益有限,金融海嘯引發經濟危機,重挫民生,掀起反全球化民粹浪潮,英國公投脫歐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成為標誌事件。2017年法國大選,馬克龍提倡中間路線,以遏阻右翼民粹主義為己任,擊敗極右領袖馬林勒龐,當選法國總統,加上同年德國默克爾連任總理,總算壓住民粹狂潮。

法國經濟有三大死結,包括政府開支過大、勞工成本太高、核心競爭力不足。馬克龍承諾改革、創造就業、提升法國商界競爭力,讓普羅大眾分享經濟全球化好處。過去兩年,法國經濟增長步伐略有加快,失業率有所下跌,工資緩緩增長,惟通脹亦步亦趨,打工仔未覺受惠。馬克龍自稱政策非左非右,口頭禪是「同時」(et en même temps),保障低收入工人與放寬勞工法例規管可以「並行不悖」。馬克龍尋求削減政府開支、改革勞動市場等,大方向沒有錯,可是他的多項政策,諸如削減富人稅等,均屬親商親富右傾政策,愈來愈多法國人覺得「同時」是笑話,馬克龍是富人總統,代表精英階層利益,中間路線不過是政治包裝。

馬克龍以減排為由上調燃油稅,看在鄉郊民眾眼裏,不過是拿他們來開刀,不理民間疾苦,左翼質疑馬克龍巧立名目加稅幫補國庫,右翼認為他為了符合歐盟減排要求,吃裏扒外犧牲國民利益。事態發展成為一場反對馬克龍和精英階層運動,極左極右罕有聯手。馬克龍民望跌至不足兩成半,反觀超過六成半法國人都支持或同情「黃背心」,鄉郊民眾和藍領的支持度更高達七至八成。不少示威者要求上調最低工資,還原去年廢除的富人財產稅,現在法國政府讓步暫緩上調燃油稅,示威者會否「罷兵」,仍是未知之數。

馬克龍經此一役,管治威信不易恢復,加上德國默克爾民心漸失,放棄尋求連任,法德能否繼續發揮歐洲定海神針作用,向民粹主義和保護主義說不,需要密切留意。歐美民粹主義方興未艾,背後反映的是西方資本主義陷入危機,普羅大眾未能分享經濟成果,貧富懸殊變本加厲,就連《經濟學人》也表示要展開「新資本主義革命」。

法德抗民粹面臨考驗

資本主義改革覓出路

馬克龍主張以中間路線改革「法國特色資本主義」,走了僅僅一年多已陷入死胡同。歐美右翼民粹政客正試圖以經濟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應對這場資本主義危機,可是不少學者都懷疑,這種將內部矛盾轉化為外部矛盾的做法,是否能夠解決危機。近期美國民主黨有人提倡參考德國經驗,要企業負起更大社會責任,與員工分享財富,包括立法規定大企業董事局必須有四成代表由員工選出,至於政府則會考慮向企業提供政策支持,鼓勵創新發展。這種帶有社團主義(corporatism)色彩的改革路線會否成為主流,仍待觀察,然而不少美國人顯然意識到,資本主義已屆改革之秋。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