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村代表無關政權組織 選舉主任手伸太長了

【明報社評】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參選鄉郊代表,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再度引發DQ(取消參選資格)風波。港獨出現改變了香港,政府嚴格要求參選人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阻止支持港獨或自決的人躋身立法會等政權機構,然而鄉郊代表只負責村內事務,並非政權機構一部分,亦無宣誓要求,官方文件亦提到,村代表選舉雖由政府主辦,惟政府一貫立場是村代表選舉屬鄉郊社區內部選舉。根據基本法的描述,政權機構包括特區政府、行政會議、立法會及各級司法機關,村代表雖在政治體制內,惟只屬區域非政權組織,當局將針對政權機構的一套搬到地方村代表選舉,做法是否合度,值得商榷。

港獨是否自決選項

朱凱廸可說清立場

鄉郊代表選舉明年舉行,朱凱廸報名參選他居住的元朗元崗新村居民代表,選舉主任向他提出5條問題,包括「是否繼續不支持港獨」、「是否提倡或支持香港獨立為前途自決選項」等,朱凱廸回覆他不支持港獨, 至於和平主張港獨則是「基本法保障的權利」。朱在2016年7月30日與香港眾志及劉小麗發表共同聲明,支持港獨為自決選項,之後亦撰文爭取突破基本法框架的「民主自決」。選舉主任要求澄清,朱未有正面回應,選舉主任認為,「任何合理的第三人都會認為他並無改變立場」,跟朱遞交的參選文件聲明「擁護基本法」有出入,最後裁定他參選提名無效。

自2016年立法會宣誓風波以來,DQ爭議一再出現。今年初高等法院駁回了陳浩天的選舉呈請,確認選舉主任有權裁定獲提名參選立法會的人有否實質遵從「擁護基本法」聲明要求,然而每宗DQ個案情况不盡相同,選舉主任處理是否合度,需要逐一審視,很難一概而論。今次選舉主任DQ朱凱廸村代表參選資格,爭議之處明顯較大。

一國兩制是香港制度根本,亦是香港唯一活路。港獨否定一國兩制、違反基本法,中央和特區政府出手阻止,香港眾志周庭立法會補選遭DQ,突顯當局將所謂「自決」視為港獨的另一種表述形式。朱凱廸可以選擇劃清界線,說明現在不再支持港獨為自決選項,以絕「港獨疑惑」,然而他沒有這樣做。朱凱廸認為,由於特區政府「可以任意搬龍門」,不會為了遷就選舉主任而作出一些「相信可獲選舉主任接受」的答案,有關說法亦甚為奇怪。如果朱真的不支持港獨為自決選項,沒理由僅僅因為懷疑別人拒絕相信,就不說出心中所想平息爭議。

朱凱廸支持港獨為自決選項的聲明,發生於2016年立法會改選提名期結束之後,朱宣誓就任議員時,人大亦未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從事件時序和法律角度而言,很難因為當年選舉主任確認了朱的提名,以及立法會容許他宣誓,就說今次選舉主任的決定是「政治審查搬龍門」。今次DQ最大問題,是政府應否將針對政權機構的遊戲規則,搬到非政權機構的村代表選舉中。

基本法第104條提到,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及其他司法人員,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人大釋法強調這是參選或出任相關公職的法定要求和條件。有關條文針對的全是政權機構。至於「非政權機構」,基本法第97及98條提到,特區可以設立這類區域組織,發揮諮詢角色或提供文娛衛生等服務,其職權和組成方法由法律規定。

村選屬鄉郊內部選舉

未必要跟足政權機構

村代表制度一早存在於新界鄉郊,現有《鄉郊代表選舉條例》,乃是因為2000年終審法院裁定村選制度違反人權歧視非原居民後才制定。鄉郊村代表選舉屬於公共事務,由政府部門主辦,惟其性質跟政府創立的區議會體制有重要不同。政府文件清楚說明官方立場,村代表選舉屬鄉郊社區的「內部選舉」,政府「純粹充當支援和輔助角色」。

立法會選舉加入簽署「擁護基本法」確認書安排,政府可以解釋目標是確保當選人符合宣誓就職法定要求,可是村代表制度並無宣誓要求。誠然,2014年《鄉郊代表選舉條例》修訂後,加入了村代表參選人必須簽署聲明,表明擁護基本法及效忠特區,今次選舉主任亦是引用這一法例條文,拒絕確認朱凱廸提名,可是考慮到村代表屬於「非政權機構」、政府對村選僅扮演支援角色,當局將針對政權機構的一套,加諸「鄉郊內部選舉」之上,究竟是否合理合度,相信有爭辯討論空間。

政權機構與非政權機構有別,村選跟立法會以至區議會選舉性質亦有不同,即使同由政府主辦,也不代表必定要劃一標準要求。政府強求統一,反而可能衍生界線應該劃在哪兒、統一到什麼地步的問題,例如某些專業組織有份參與立法會功能界別乃至特首選舉,如果政府因此強行要求它們在內部選舉加入擁護基本法要求,相信將惹來極大反彈。朱凱廸參選村代表被拒,事件涉及這條界線的劃定,最合適的做法是由朱凱廸提出選舉呈請,交由法院定斷。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